[军旅]我是军人(37)

顾坦这小子像个愣头青,他站在所有的营连长前面,开始了自己的陈述,对于穆胜高的喜好,或者说上级的喜好,他自入这个队伍后不能说没有揣摩过,后来他感觉太累,不如活出自己的真性情,于是就像返璞归真般,干什么事情就实实在在,说什么话也实实在在,这样心中腾出了不少空间,不会说像当年揣摩领导意图那样一方面搞得自己心里那么累,另一方面揣摩后总有一种欺骗自己本心的感觉。

“从我对这种类型坦克技术性能的了解,我认为上面的两挺机枪应该属于车长必须掌握的内容,但在我们现有的各种学习资料中,却将这两种武器系统全部归属于另一个乘员,和主管者没有丝毫牵连,这就导致了武器装备的实际性能和实装操作的一个脱节,在座的各位都知道,而且我们在私下里骂过娘,认为制定规则这群人不知道是基于一种什么考虑,这对于我们单车作战能力形成上是影响极大的,就如掌舵和划桨的两个人,掌舵什么都会干,划桨的人不会用手中的东西,这船怎么前进……”

说到这里,穆胜高笑了起来,“你比喻的还挺像,行,继续说”。

“再拿我们的坦克两项比武竞赛来讲,如果还照搬大纲的训练内容,车长仍然不训练,那么高射机枪对目标射击时,是不是另一个乘员还要临时跳到车长的位置进行射击,即便在比赛的时候能够完成相关的操作和换位,但我们在战争中也要按照这样的套路出牌,那个时候恐怕敌人不会给我们留下这样的机会”

尹大谋点点头,他感觉顾坦说的有道理。

“再者,我一直感觉修订新武器规则的那一批人很有可能是以前老旧装备的一些专家,他们编写大纲时,一方面没有认真仔细的到装备上进行实际操作,另一方面就是按照自己的老思路老思维进行了想当然的编修,我们假如不切实际的那他作为圣典,不仅影响的是现在的训练,恐怕影响的是以后的战斗力吧”顾坦说完这句话后,用“汇报完毕”结束了他的发言。

然后静静的站在那里听候穆胜高的发落,穆胜高和尹大谋在笔记本上记录下这些问题后,抬起头来看着他,毕云成托着头感觉顾坦这一番话好像有点不好收场,但此时得他即便想保护他,也不能说什么了,只能将希望寄托在穆胜高是否英明上,假如不英明的话,顾坦无论前面的成绩有多好,也有可能被一下子拍死,以前很多人在领导面前讲话要讲究艺术的教训让他一直小心翼翼,不过他知道顾坦为什么敢于在自己可能要提升的关键时候讲出这些真话。

“说完了?没有其他的话要说了?”穆胜高问。

“暂时没有了”顾坦回答。

“什么叫暂时没有,你说的东西我都记录下来,从你们营长那天晚上把你的那套资料给我交过来的时候,我就想向你请教一下问题,今天听你这一些话,感到受益更多,能够有这么多的想法和做法,我佩服你的勇气也佩服你脑袋瓜里想着训练的这个事情,还行!”,穆胜高对顾坦的这一番评价让毕云成缓了一口气。

“毕营长,对于他们私自动用高射机枪的事情,你们营里怎么不阻拦一下?”

“这个首长”毕云成吞吞吐吐的回答了两句感觉交不了差,然后索性说“首长,这是我的问题,没有监督和约束好部署,这是我的失职”毕云成很顺畅的说完这句话。

“算了,我也不问那么详细了,对于你们的做法其他单位要跟上去学习,什么叫先进经验,不是嘴上吹得天花乱坠,文章写得极其秀美,而是要有真本事、真功夫,不过你不会写也不行,上面看不见你,对吧”他笑着说了这句话。

“顾坦你小子私自动用武器装备是一项不小的错误,不过高射机枪本来也属于随车的武器装备,也不能完全按照私自动用来处理,倒是你现在探索的训练方法值得推行,之后还有什么好的东西给我报过来。”

他接着说,“大谋,这定去紫云山进行比武的连长,你怎么想?”

“我看顾坦算一个”

“这个咱俩的意见一致”

听完这句话,顾坦说了句“首长”,“长”还没有完全说出口,被毕云成轻声训斥了一顿“下去再说”。

顾坦只有按下后面的话语。

“你们来别在那里唧唧歪歪的,怎么顾坦这建功立业的机会,你心中有什么疑虑,没事儿,说出来,我和参谋长在这儿现场给你解决”穆胜高继续微笑着说。

“首长,我下去跟您汇报吧”毕云成抢先把话说了出来。

“那行,今天的方案你们估计已经学习的差不多了,上面具体比什么已经说得很明白了,现在我们的关键就是要抓紧时间定人定车,各单位要抓紧时间研究部署,留给我们的时间可不多,至于后续的一些矛盾问题,来了新的咱们就解决新的,我们团是老牌坦克兵了,怎么着也要有这样的底气对吧……”,后来穆胜高把相关的一些准备工作讲了讲,然后又听取了一下各营的问题,就结束了会议。

后来穆胜高和李庆志意见达成了一致,将之前要考核的那些人进行了考核,军事理论和技能成绩确实是一塌糊涂,让他们自身认清了不小差距,但对他们提升并没有引起造成太大的影响,顾坦自己书写的一些意见建议他看完后,也考虑不少事情,在全团范围内推广了一部分,本想大刀阔斧的进行,无奈时间不是特别充足,外加其他事情的冲击,能不让一些刚刚推行的东西夭折已经不错。

毕云成感觉到营队能够在短时间内能够得到许多认可,心中也自然高兴,他现在对穆胜高的意图理解的也比较清楚,放开手干就行了,把住安全,创新训法,是他最近的得意之作,也是顾坦的得意之作。

顾坦自会议开完后,就被毕云成叫到屋内进行思想教育,这事情他先没晗玥讲,因为他自己内心还没有想明白,事关取舍的问题并不是那么容易做一决定。

你可能感兴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