送别

                         

      昨天(2019-1-27)又一位长者亲戚离开了人世,他是我四妹夫的父亲,一位九十多岁高龄老人,虽然他的寿命远远超过平均寿命,但是对于他的离去我还是不能接受,因为他不是自然死亡,而是跳楼自杀。四妹夫是家里独子,另有一个同母异父的姐姐,生活在老家不远的地方。四妹一家住在芜湖县湾址镇某个小山村,由于兴修水利工程他家的老屋和农田被拆迁占用,二老只能寄宿在女儿家。因拆迁补偿和高龄补贴,老人生活无忧。四妹和四妹夫十几年前到合肥,先后在城皇庙和长江批发市场做点食品批发,没挣多少钱,只够供养两个儿子上大学和养家糊口,好在十年前合肥房价不高时在批发市场附近买了套商品房,也好让一家人在合肥有安身之处。四妹夫虚伪好面子,看人家买房他想买房看人买车他也想买车,我当初给他反对意见说买车车是消费品买到手就失钱,养车还要花钱。不如把买车的钱用来按揭首付多买套房,毕业家里有二个儿子将来成家要独立门户,他不听。硬是买辆车放在店铺门口,其实车也没什么用成了摆设,一年回老家一两次开一下而已。如今合肥房子涨了几倍,那辆车子贬值快没了,如今一家人挤在一套房内,加上生意做不下去,生活苦不堪言。3年前四妹夫在老母亲去逝后就把老父亲接到合肥和他们一起生活,在农村生活一辈子的老人到城里很难适应,农村乡里乡亲互相串门你来我往好不热闹,城里进屋门一关邻里不相识,老人好似进了牢房,出门溜达到处是车没有家人陪又不放心,要陪有没时间。一家人过着无奈的生活。18年底,四妹的小儿子陷入套路贷,从手机网贷几万元,结果拆东墙补西墙本滚利利滚本,说不清还不清,要债电话让家人亲戚朋友不得安身,爷爷也气这个不争气的孙子,精神一下子崩溃了。老人本来心脏不好,又犯哮喘,诊所怕担风险为了应付老人拿点药,到大医院检查医生要求住院老人死活不肯怕花钱,他知道儿子一家生活不易,也许毛病缠身心情低落产生绝望,拿起凳子垫脚扒上厨窗从二楼跳下去了,头先落地当场死亡。可怜的老人在离春节最后一星期以这种方式结束生命。假如家人多关心老人一点,抽点空带老人坐下地铁散散心也许不会这样,假如带老人出去游游公园偶尔在外加加餐让老人开心也许不会这样,假如有病一定要听医生该住院就住院也许也不会这样,假如没有孙子不行正道,引来债务纠缠叫家人生活不安也许也不会这样,没有这些假如老人过这个年应该相安无事。可惜已成事实,望着遗像,我只能含泪送别,爷爷一路走好!明天(元月29日)我会去遗殡馆送您最后一程,愿天堂的您不再痛苦忧伤,一路走好!

你可能感兴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