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我们用狗咬狗的方式进行反击——电影《狗咬狗》

        不知道大家有没有看过电影《狗咬狗》,那时的陈冠希还没有经历“艳照”风波,脏着小脸,露着一双明亮的眼睛,邪恶而又愤怒的面对香港这个社会。那个时代的港影很容易吸引一帮年轻气盛的朋友,包括现在,再看这些电影除了画面略糙,其他的都带着一种肾上腺飙升的感觉。

 

        我不算一个合格的港影迷,只能说是看过几部口碑还算不错的电影,《狗咬狗》是我比较喜欢的一部,其中的原因当然也包括那时的陈冠希真的不是一般的帅。他在里面饰演的是一个在柬埔寨的一所集中营长大的杀手,从小就跟一群同龄的小孩被关在一起以互相残杀来谋生。所以当他来到香港谋生也只会杀人。在故事的开头,就在一家餐厅杀死了一名法官的太太,值得看的是,在杀人之前他用最快的速度吃光了面前桌上所有的食物,当警察赶到时都十分的惊讶,便给他起了一个绰号“饿狗”,这应该是在影片中唯一的名字。


        既然电影叫《狗咬狗》,那么应该还有另一条“狗”,应该就是那个叫阿伟的小警察,阿伟的父亲也是一名警察,从小阿伟就把父亲当偶像,励志成为一名好警察,可当他发现自己一直引以为傲的父亲竟然参与了一起毒品走私案时,心智崩塌拔枪对向自己的父亲。从此以后,他不再积极上班,虽然在案发现场能第一时间发现罪犯,但父亲的事情促使他形成了暴戾的身性,他殴打警局里的疑犯,发现“饿狗”的踪迹时不顾后果的追去,结果使自己同事、队长死在“饿狗”的枪下,包括他自己也受到了重伤。事后,他来到“饿狗”曾经呆过的柬埔寨集中营,开始了“饿狗”曾经的生活。



当我们用狗咬狗的方式进行反击——电影《狗咬狗》_第1张图片


图片发自App


      电影中也穿插着一段凄美的爱情故事。一个女孩跟着妈妈来到这个城市,跟着一个男人住在垃圾场,后来妈妈死了,男人不愿放过小女孩,她遭到非亲生父亲及其残暴的的性暴力,可当“饿狗”逃亡时无意中制服了她非人的父亲后,女孩要便义无反顾跟着他。女孩是多么的善良啊,即便是遇到非人的遭遇也不忘给自己死去的母亲上香。而“饿狗”虽对待他人残暴却也不愿伤害一个无辜的女孩,两人用相互听不懂的中文和柬埔寨语进行极少数的交流,女孩的一个笑仿佛能融化两人身上的阴霾。


        故事的结局总是不好的,“饿狗”在那一晚杀死追捕他的警察后,带着女孩离开了,两人回到了柬埔寨,可曾经的集中营并不欢迎他们,两个人从新开始平凡的生活,在那个人吃人的时代,人们总要想方设法的活下去,即便如狗一般。“饿狗”为了给怀孕的女孩筹集剖妇产的钱,再次回到集中营,遇到了已经变成曾经的自己的阿伟,阿伟如恶狗般的追着他,狗咬狗的最后一站开始,奈何“饿狗”要保护自己心爱的人,心有余而力不足。同样,女孩不忍看着他再为自己受伤,主动死在阿伟的匕首下,“饿狗”疯一样的捅死了阿伟,然后用匕首划开心爱的人的肚子,抱着即将出生的孩子,慢慢倒下。结尾的夕阳灿烂而刺眼。


      也许我们不懂为何总有人疯狂的信奉杀戮,可或许只有这样,深藏在社会深处的一面才能被撕开血淋淋的展现在我们面前,用最深的恶意奉献上对这社会最绵薄的一击。


当我们用狗咬狗的方式进行反击——电影《狗咬狗》_第2张图片
图片发自App

你可能感兴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