吾乃无人敌!?

生活需要做自己不愿意的事儿,为想要的付出代价。

以前工作的时候,我把自己当做最懒的,为什么呢?我不是为了工作而工作,而是为了钱。

要是不为了稻粱谋,我才懒得工作。

奈何四袖清风,一贫如洗,什么硬骨头,也要低下头颅。

小时候未出入社会,喜欢侠义的小说;那时,想法虽然有,单纯很多。因为,仁义就是混的法则,其实是不是还有问题;不过,那时候相信。

走向社会,忍就成了我的法则。

你不是想骂我吗?

来,你骂的不行,我帮你骂。

忍,忍,忍。

堪忍,任劳任怨,没有一句怨天尤人,反而乐哈哈。在社会要是没有这点心态,别说反击了,气都把自己气死了。

现在呢?

我能把概念来回琢磨,懂得仁义不是混的法则,是什么呢?是一种个人修养,而“忍”也是一种修养,也是一种态度。

原来如此,感觉时光,让我越来越清晰。

做人需要忍,需要仁、需要义、也需要有能耐,有计谋,因为时势不同,需要的着重点不同。这个程序,让我换算了很多概念;如果,我们本土文化,首推崇儒家,那么儒家能代表中国文化么?不能,但是它能表示中国文化,修养的那一部分。

哈,我又在卖能自己那点三教九流的认知了。

调整自己的时候,我给自己尽可能的制定一些标准。就是今后不要谈那些深奥的学问,要简单的来。我能懂,别人不一定懂;所以,有些成语也要少用;用日常的大白话来诉说,邻家小哥般的说点嘴皮子。

这个嘴皮子要说的浅,是为了传递让别人能懂,能理解。就算不理解,也要记住;但是表达的深意与处世的运用,要能频繁,还能有料,是真的有见地。

难不,非常难,不是一时半会就能懂的。

我看的侠义小说,非常的多,我可以说对我最有帮助的有三个阶段:看侠义小说、开始上班、做生意。没有办法,我需要一步一步的成长,并没有那种书香门第、贵族底蕴的耳熟能详。

侠义小说的时候,是在学校的,每天根本不听课,就是低着头看小说。我那时候,可以说是整个校园阅读最多的;因为我从小学四年级一直看到辍学。几乎天天都在看,我看的速度还很快;因为我是学生,并没有多少钱。看小说,流量没有及时开,粗心大意,经常把话费卡欠费,不但耗费流量,还耗费钱,一章需要2毛钱左右。一百章都不够我看的,我一天最少看300章,大约60w字左右。后来我才知道,有个平台叫宜搜,专门依靠流量看小说,一时之间我更疯狂的看了。

那时候很穷呀,而且,我也不买书,为什么呢?因为,买书的很贵呀,比流量还贵,根本经不起我看。去网吧下载小说?别提了,下载的那些小说,我早就看完了,在去下载也是半斤八两,差不多,都是重复的。

不过,尽管找到一个网站,每个月光流量就花费50元左右。这个看小说的习惯,一直就没有改过。我记得那时候,我刚升中学,斗破苍穹特别火,他们都追斗破,我不追我是养肥了再追,不然都够看。

玄幻小说,我还是比较喜欢辰东,老一辈的武侠,我最喜欢还是风云。电视剧金庸的天龙八部,我喜欢97黄日华版的;古龙就是小李飞刀,不过,我比较喜欢天龙八部的主题曲:难念的经。周华建演唱的,的确是我眼中的神曲。

又是陈年老醋了,很多人都觉得我说这些,没有点色彩。其实,这些回忆,在我内心里反而更加重视。

因为,从那以后,我再也找不到以前那种没日没夜的快乐了。为什么呢?因为开始上班了,上班就非常辛苦,只要有点时间我才能看小说,我都是挤出来的时候去看。

每天都是微薄的收入,几乎没有业余生活,都奉献在小说身上了。后来,我觉得心里失落了,在生活面前,我必须需要物质,要是在整天上班,有点时间就看小说;这一辈子,就没办法生活了。

于是,就想着做点什么。

实际上我也就5年时间,这五年接触做生意的,接触做项目的;就让我到了现在,说实在我内心一直都还在想:可以无忧无虑的看小说,看书,这都是最向往的。

有人说我高度不行,因为我谈论的都是乡野陋事,不足挂齿。我也觉得是这样子,我写过一篇文章是“资产1个亿”,里面我就谈过,我想提升高度这一类。

我不是企业家,所以,接触不到那些企业老板;也没有那么多高大上的言论,就是普通的言论。看严肃文学的时候,你看白鹿原、也或者活着与1942,这些都是生活中小人物的事儿。不过,那种事儿也有些时代的意义;但是刘震云写的小说,就是鸡毛蒜皮,就是家常事儿,这种风格我写的出来,但是文笔可能不够好。

因为,我受到学院派的教导不深厚,所以,就是野路子出身,没有什么专业的训练。

别人写的文章,不是干货,就是精华,我写的文章呢?不是故事就是自白,本来可以一句话表达的事情,非要码那么多字。我不怪这么说的人,因为现在是一个静不下心的时代;别说1000字,就是700字,都不想那么下功夫。

所以,新闻现在通常都是传播的标题,尽量10多个字就把新闻事件写出来,还要有诱惑力。基本都是标题就成为了文章,范围而在我身上标题都不重要,随便一写,重要的是内容。

内容什么呢?就是身边的事儿。

有人不理解,每天发生的事儿,真的能写那些多字么?

我说一句你就理解:西游记一本书大几十万,整本书就透露一句话:路在脚下,走便是了。

我说的不一定对,但是这个表达模型是没有问题。那么,我们就知道这么一句话,就不去看西游记内容了?

那么整个很多宗教体系的经典,就透露三个字:善护念。那么,是不是因为知道这三个字,就不去了解事情了呢?

肯定是不行的。

我给自己的定位的是:文学的路子。我不一定成为文学家,但是,成为一个爱文学、写文学的是力所能及。因为,文学没有什么标准的定义,所以它容易进入,却不容易做好。

文学写什么都可以,这是一个比较杂的体系。我从小就看小说,所以,对于文学还是蛮容易上手的;当然,容易是容易,我还是觉得咱们做好,不容易。

说这么说,其实我是在为自己加油。

因为,我经常是一位梦想家,一会一个梦。经常没有持久性,他们都说,我跟妹纸只是要联系方式的那一会热情,过后就无影无踪了。

现在我有一点非常尴尬,上学的时候,我是领头的。不管是找女孩子,还是做什么,我都是他们模仿的。现在呢?人家都成双成对,我呢?还是孤家寡人。

我身边有女同学,就讨论为什么一定要结婚。

我一听哎呦不得了,你们也变得哲学起来了。探讨归探讨,她们还不是,该怎么做就怎么做。我认为,我们要是活的好,就好嘛;干嘛像那些世俗条约,实际上看似有人逼你,真正逼的不多。

我们总是放大问题的强度。

这个时代,也挺乱的,我们都觉得上大学还是蛮清纯的年纪。实际上呢?虽然我没有上过大学,我听闻了很多上大学人的言论。

有的小伙特能爆料,跟我说什么?

他们放假的时候,一群人就找一家KTV,在里面上演了群P。就是一群人,做那点事儿,女孩子都特放得开;我就调侃他,你们太不地道,在人家KTV地盘,自己就把想要的服务给办了。让人家里面的小妹,情何以堪?果然,资源太少了。

还记得,我认识一个妹纸,整天在家闲着没事儿;没有钱了,就找家会所做上一做。也不是找上一家,她们都固定的规定;有时事情,有内部的大姐领头。

我现在了解婚姻关系,就挺注定找对象与夫妻相处的事迹。找对象这方面,对于我很难,因为眼高手低;没有那么多能力,偏偏要求还不少。

夫妻相处呢?

上回看到一对小情侣吵架,咋啦?

女孩子可能是逛街不满意了,就是买衣服的那点事儿;就骂男的,上去甩了一巴掌。男的怒了,于是就疯狂了,回了一巴掌,嘟囔一句:你TM敢打老子,找死?又“啪”打了个大嘴巴子。

我看那个女的有点面熟,咋那么像,上回跟我吹NB的某人的炮友呢?

也可能是我看错了,乱说吧。

跟一个小伙聊天,他说,有个朋友,做直销去了,进去呢?也没花多少钱,到是炮了几个里面的姑娘。

我说,有没有把他的上线搞定?

他说,有。

我说,你联系联系,我见见他。

关于家暴我的看法,的确有些不能让人容忍。就算对象在说话,也不能人身攻击呀,不管女的打男的,也不应该,偏要招惹危险人物。

我有一个观点,就是家暴最多的就是在无知的人群。无知产生恶,所以,鲁莽的处世风格,就不可避免。另一种呢?就是产生在感受生活特别压抑的,这就是不会相处,也算是笨。

实际上,真要探讨,还有俩个比较虚的概念。一个是心理疾病,不管是施暴者,还是受虐者都有心理疾病,后天原因也有,先天也有,可能出生在不良好的家庭,但是共同点就是形成了价值固定,有了心锚。

另一个就是人格分裂,也是一种心理疾病,也是一种精神疾病。人格分裂,这个理论比较玄,就是很虚幻。为什么呢?双重人格,或者,多重人格,说到底跟受刺激的原因相符不打;这是异化的疾病,所以他的病根很玄乎。

SM就有点不是疾病,反而是一种状态。SM并不像我们旁观者看待的残忍,当事人是非常的享受的,基本都是自愿的。

我找到那位在直销风流的小伙,问问他的经验之论,人家就说:日久天长,没有什么技巧。

我信不?

有点信,也有点疑惑,要是太久了,没有情感因素,就有点问题了。首先要有性观念,这是不可避免的,不然咋可能上床。

我问他,最后一步怎么办到的?

他给我讲,通常最后一步最难,很多人就是丧失在这里。他是从亲吻慢慢地开始,最后一步的时候呢?女的要是反抗,就要么强硬一点,为什么呢?她都跟你双人世界了,肯定是有备而来,是愿意的。我想想也对,就是意识不到,但是潜意识是愿意的;那么真的,反抗的比较强烈,怎么办呢?

就要以退为进,有一次,有个女的就死活不让最后一步,他就不强硬,也不说话。就在沙发上玩手机,不理那个女的,让他朋友给他发条信息,说有事找他。这个事不能打电话,因为那样显得紧迫,就是发信息,也不是太要紧,现在也可以,明天也可以。

他在社交软件上,让他朋友发完这条信息的后,给女的说:我是真的喜欢你的,我也不强求你,你好好休息,我朋友找我有点事情,也不是很急,明天也能做。但现在气氛这么尴尬,我看还是现在去吧。

然后他刚到门口,女的就在他背后抱着他了,还哭了。于是他没有开门,俩个人就如愿了。

我说,你是个天才。

他说,我当时也没有想到会这样,就觉得很尴尬,想要脱身,但也不太过明显离开,就是委婉的有点事但不很要紧。

他也给我谈直销的了,我根本不想谈这玩意儿。他不是奔着直销去的,而是看见一个小姑娘很好,奔着姑娘去的。进入听课之后,就觉这里面的女的不能娶,多找几个玩玩是可以的。

我恨的牙根痒痒,你咋能这么贬低人呢?真是放肆,不教训教训你是真不行,走,我请你喝酒。

我事后就像在,我们都生活在世间,根本没有出世间。世间法于我而言,才是第一标准,在红尘就是红尘人;你看那些隐居的人,那些人也还是没有出世间,还都着魔了。

出世法让我们明白本体,但是出世法,很难说。只是一个真照,可以觉了;实际上只要有生命,就要是在世间法。人这一辈子,与其着相什么出世间,不如着相如何在世间成为一等人。

着相跟着相不同,着的好,报的好。

我去直销里面听过课,因为有朋友是做这玩意的。不得不说,直销的理念的讲课的,还是蛮有可取之处的;真不是我说,市场上很多销售公司,都喜欢招收那个讲课的。

但是呢?这些讲课都很忠贞,尽管赚不到、尽管吃不上肉,还是认准直销是趋势。他们只要是被固定化,就走不了,不会换找别类型的项目的。

反正,现在我之前认识做直销的都不做的,但是,那些价值固定的一直没有换过。

我去听课的时候,我也有些心动,你看你们经常全国各地去开会;我呢?整天宅着,你们活的真不错,整天接触的到新鲜的人。

最让我心动的是什么呢?

他们的讲的钱,我从来没有见过那么多钱,给我一讲,就把我弄迷糊了,蠢蠢欲动。

回家睡了一觉,顿时觉得不好,给我那么多钱我该怎么花?我还是不夺人所爱,把机会让给别人吧。羊肉就那么多,吃一份少一份,我展示我的大爱精神:不争。

市场是无穷的?

可别,市场就是一只羊,就是固定的那些。一家好,另一家就不好,所以一个类目,只有前三能盈利,其他的基本都是亏损的。

这几年我经常听到第一人,这些人还真敢往自己身上扣名号。甚至于,还接触到一位写作第一人,我就问他跟白话文还是文言文?他说,是xx白话文写作第一人。(XX是什么呢?是一种类目,例如心理学、物理学什么的。)

我就问他,李敖认识你不?

他说,李敖是谁?

这个时候,出现很多会吹的人,却没有什么作品。人家韩寒在有负面,最起码人家还有包装的书;人家80后第一人金哥,再有负面,人家也是万万人之上。你有啥?就说自己是第一人?

应了那句笑话?如花想当村花,大家都不乐意,你长那么磕惨,你凭什么呢?如花一句话征服所有:俺当村花,你们都可以比村花还美。

金哥确实很牛逼,谁不都惧,怪不得朝鲜是强国,世界谁与争锋?

以后,我也封个称号:

吾乃无人敌!?

你可能感兴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