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毕业了

前些天,朋友晒着,毕业了,后面加个大大的微笑。以前带过高三的孩子晒着:毕业时的大餐,人生头一次大醉,我们毕业了。一个进,一个出。当年笑着进校园,如今哭着出母校,像似了这反转的人生,哭着来,笑着去,孤独来,无奈去。

我上高中时,学校的墙蹿到二层高,中间却放出几根花边的栏杆。高二封校,打了证明才能出去。我们眼巴巴地站在阳台上,无奈地望着这外头的世界,不过一墙之隔,却是天差地别。有次,和几个同学组了队,偷偷弄好了证明。出校门时,小碎步走到门卫大叔面前,递上皱巴巴的纸。双眼张望四周。大叔无言,挥一挥手,放掉了。

我们出去找了家馆子,凑了些钱,胡吃了一顿,盘盘精光。自由的滋味就如同那白净的盘子,印着我们几个放肆的笑影:我以后要做富商;我以后要当官;我以后可要做科学研究。一开始,我们总是想改变社会的。

后来,笑着进了大学,哭着去了社会。毕业时,几人再相聚,诉说工作的无奈:福利待遇不够,父母逼着相亲,考试竞争激烈。相聚一半,电话不断;彼此碰杯,梦碎一地。此刻突然明白,当年刻苦求学,为的不是改变社会,而是不让社会改变自己,不用委曲求全,不再低三下四。

饭后,几人摇晃着路过当年的高中。苍白的路灯下,学生如沙丁鱼般沿着高墙,走出校门。一人说道,回到学校该多好,每天只要完成作业,就无需考虑这般多了,就这难看的校服。我也每天愿意穿啊。

有时,人生好似了这堵墙,当年你在里头,渴望外头的自由,如今你在外头,怀念里头的安稳;当年你想出来,拥抱外头的自由,如今你却想进去,依靠里头的安稳。

房贷,结婚,生娃;焦虑,犹豫,彷徨;

你真的准备好了吗?你真的想清楚了吗?

入了社会,也常出入灯红酒绿。有时,望着那群蹦跳着的人们,在旋转的灯光中像个陀螺般不停地旋转,仿佛若失去了灯光的鞭子,便是死去了。是否,人类一定要通过群体的狂欢来寻找彼此的认同。还是说,在如此的狂欢中,才能忘却自己的孤独。终究明白,人本质是孤独的,哪怕是在中酒精麻痹,亦或在歌声里陶醉,甚至在饭局的相互吹捧中得意。都不如在夜醒时分后,于黑暗中体会自己的无奈,于冷风中拥抱自己的孤独。

生活难免无奈,人心时常孤独。可又有几人,会欣赏那样的无奈?水有行尽处,山有登顶时。人作为社会之子,有着社会的孤独与无奈。然而,人不仅是社会之子,更是自然之子,银河之子,乃至宇宙之子。孤独与无奈,却在明月时,山水间找到慰藉;在银河中绚烂的星光中,找到安慰;在宇宙博大的胸怀里得到沉静。

云海生孤月,

天河落人烟。

尔等奈我何,

独舟星辰间。

你可能感兴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