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个被包养的女同学,后来怎么样了?

1、      我是前几天,逛chanel专柜的时候,突然想起这么一件事。

三年前,大一的时候,我还是个穷鬼,每月零花钱就薄薄的一小叠,一千来块。

我世界观第一次受到冲击,是跟李同学逛街的时候,她打开钱夹儿,就用这么厚的一叠,一千来块,买了一件小衬衫。买完过后她突然说,哎,我香水快喷完了,你陪我去看看,就拉我去了chanel。她很熟络地跟柜姐讨论香水持久度的时候,我翻了下价签,1085,心里一阵寒战。

这个李同学,声称和我来自同一座小城,但此刻我觉得她好陌生。她用两个小时,就花掉了我两个月的生活费。

以前她不是这样的。开学没多久,我们一起去音乐节的时候,订的酒店,都是便宜到不能更便宜的民办小旅馆,不隔音,一到凌晨三点,货车飞驰的噪响,刺溜溜地探进来。

李同学失眠了,虽然戴了某宝买的十块钱助眠眼罩。在睡梦中,我听到她埋怨,再也不想住这种破地方了,再也不想住了。

她遂愿了。

不知什么时候开始,她的朋友圈,成了一块高端酒店大展台。从喜来登,希尔顿,到万豪,都是有一整面落地镜的套房,她很爱在落地镜前蹲坐着自拍,发到微博上,凡人一路点zan相迎。毕竟她美。

她会在每个星期五的下午,大概四点吧,专选课结束过后,踏着声音清脆的小高跟,溜进一辆黑色的特斯拉。一位满脸褶皱、小腹微凸的中年大叔,步伐疲软,替她开副驾驶的门。

那个被包养的女同学,后来怎么样了?_第1张图片
图片发自App

2、李同学说,她高中也谈过几段恋爱,小男生们太幼稚了,所以现在只爱大叔。

她大概也知道,我对她的暴富很好奇,所以主动告诉我,她在跟大叔谈恋爱,大叔对她很舍得花钱。

当时我年轻呀,我还不懂,钱色交易对一个世界观尚未筑牢的小姑娘来说,算是一场声嘶力竭的海啸了。她要怎么去面对,自己在贩卖尊严交换银子的事实呢,还不是只能心有戚戚地欺骗自己:

我这不是被包养,是在谈恋爱呢,男朋友给女朋友花钱,是十足正常的。

作为一个接受着高等教育的人,她原本应当饱满自洽的世界观,只能在金钱面前,削足适履。

李同学大三的时候,成绩实在太差劲,辅导员叫来了她的家长。那是我第一次看见她的妈妈,亚麻衬衫,风尘仆仆,嘴里纷沓滑落的小城镇的乡音,像被刀削平了一截儿,尖且锋利。

她妈妈不会说普通话,在办公室里一字一句用我们都听不懂的家乡话,数落她。她把头埋得很低,仿佛那些批评的字眼儿,如此便能高高绕在她脑袋上盘旋,不跟她擦身。

批评话她听不进去的。她也没办法告诉妈妈,自己这么好看的一身衣服鞋子包包,从哪里来,她朋友圈向来是屏蔽妈妈的。她没有颜面面对自己的亲人了。

她也没办法扭头,钻回一月一千生活费,清汤寡水的日子里了,当你买惯了五千块的包,一定会看不上五百块的,觉得它们丑陋粗糙,难以忍受。

物欲的窟窿一旦被凿开,只能用越来越高价的宝贝,去喂饱它,去塞住它。

那个被包养的女同学,后来怎么样了?_第2张图片
图片发自App


3、我大四的时候,一个月的稿费已经有五位数,跟李同学的交情,已经褪得非常浅。只是有一个晚上,她砰砰砰地敲我宿舍的门,几句寒暄后便说,大力,我借你五千,急用。

她说她病了,可什么病呢,她死活不说。

我终究没有借给她。朋友分析说,她要么是不可告人的病,要么是……想买包的心病呗。

那阵子我听说她在四处借钱,什么理由都编,有同学给她借了三千,约定时期没还,一看,已经被她拉黑。

她在年级上的口碑,逐渐跌进谷底。临毕业的关头,继续念书的人都申好了offer,还没找到工作的,都找人抱团,求人介绍,但李同学没有,她知道不会有人介绍给她的。

她已经在朋友圈晒遍了大牌,演尽了纸醉金迷,她忘了她也只是个囊中羞涩的大学生而已。

她忘了哪天金主用腻了她,所有联系方式全都拉黑,卡停掉,警告她不可再来叨扰,她是一点办法都没有的。对他的“负心”,她甚至没有资格声讨。

本来就是小三了,本来就奔人家钱去的,哪里有脸谈真心。

她才二十岁,人生充满无限可能,但她已经闭眼跳进了满是污泥腐臭的声色场,这个自作聪明的决定,为她把大多数的路,堵回去了。

4、

为什么写这篇文章,是因为前两天在后台看到这样一条留言。一个小姑娘问我:

有个小公司的老总想包养我,每个月给我两万…我知道包养这件事不对,可我很穷,而且我想就几个月,把想买的都买完,我就再也不跟他联系,断得干干净净,这样是不是就行了?就这么几个月,以后我就规规矩矩做人。

气得我啊...傻姑娘,被包养是一条没有回头的路,二十岁靠出卖肉体买回来一只gucci,从此你再也不想背zara背h&m,你的经济源头是随时可能被切断的,但你已经被撑开的胃口,萦萦环绕的虚荣心,是切不断的。

这世间大多数悲剧的诞生,源于欲望与能力的错位。

要先有了金刚钻,再说揽不揽瓷器活的问题。否则两袖空荡的你,只能对着虚高的人生目标哀叹。

当个普通人也没什么不好,20岁背不起大牌,勤勤恳恳工作到30岁,肯定背得起。一个人不能活得太急,太贪,不能奢求通天捷径,因为所有表面上的捷径,背后必定是加倍的代价。

最怕你在还没有能力满足欲望的年纪,通过作弊,伸手摸到了一点儿天,就轻飘飘地觉得,你可以永远躺在云端上了。其实不是的,你在这天上是站不稳的,你随时可能跌回坚硬的地面,会跌得粉身碎骨。

到那个时候再哭,可就太晚了。

你可能感兴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