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蓝琥珀(上)

深蓝琥珀(上)_第1张图片
图片发自App


又是落日时分,芊芊端坐在云岚之巅,任凭金黄色余晖酒在她淡青色衣裙上。清凉的山风温柔地吹拂着她的如缎长发,仿佛情人的手。

云岚山濒临碧落海,雄奇险峻,景致深幽,本该是文人墨客游山玩水的绝好去处,或者王公贵族骑射狩猎的不二之选,奈何此处常年云雾缭绕,山中虎狼猛兽甚多,附近也有胆大心细的壮汉进山探险,最后都不见回还,久而久之,便成为人迹罕至的所在了。

落日渐渐沉入海平面之下,绚丽的晚霞也慢慢淡去,芊芊睁开琥珀色的眸子,缓缓站起身来,一道单薄瘦弱的身影在落日霞光照耀下的云岚之巅更显孤寂。

“云朵,我们回去吧。”芊芊低声道,语声淡淡如菊。

话音刚落,旁边草丛里一骨碌滚出来一只纯白色的小狐狸,它抖了抖身上的草屑,长长伸了个懒腰,圆溜溜的大眼睛里还残留着睡意朦胧,扑棱扑棱大耳朵,乖巧地迈动几步,轻轻一跃跳进芊芊怀里。

“云朵可真会享受,我在这里苦苦修炼,你却睡懒觉。唉,师傅派你来监督我用功简直就是多此一举嘛!”芊芊左手抱着胖乎乎的云朵,右手替它梳理一下柔软的皮毛。

云朵一副很惬意的样子,低低叫了一声,不知道是赞同还是抗议她的牢骚。

一轮明月渐渐爬上夜空,山雾开始升腾弥漫起来。

在这云岚之巅,也就是每天日落之前的一个时辰才会散去云雾,这段时间也是芊芊修炼的绝佳时分。师傅让她每日在山顶打坐,面朝大海,吸纳天地灵气,感悟日月星辰的运行法则,至今已有半年光景了。

师傅平时很严厉,脸上不带一点笑容,不过,芊芊觉得,即使师傅凶巴巴的也是非常好看的,不,应该说是俊美非凡,那样轮廓分明的五官让人无法挑剔。尤其是那双深蓝色的眼睛,明亮而深邃,就像她每天都会看到的碧落海一样,神秘又迷人。

芊芊想起深蓝色的明眸,嘴角忍不住勾起一抹微笑。忽然,云朵从她怀里跳了下来,一溜小跑钻进左侧密林里,白影一闪而逝。

“云朵快回来!天快要黑了,再不回去会被师傅骂的……”芊芊一边喊一边紧跟过去,这个淘气包,太不让人省心了。

芊芊第一次看到云朵是三个月前的一个清晨。那天本来师傅说好了带她下山去采办些日常用品,行至半山腰,忽听一阵撕咬拼杀的声音,师傅说飞禽走兽自有其生存之道,要芊芊不必理会。

芊芊也不想忤逆师傅的意思,可是当那只浑身血迹斑斑的母狐颤颤巍巍地逃到他们面前,放下嘴里叼着的幼崽,一声哀嚎两行热泪对着她前腿跪倒的时候,芊芊的心一下子就软了。

她琥珀色的眸子里泪光闪闪,求助地看向师傅。师傅没有言语,只是折下旁边一截树枝,几下打断了追过来的两只饿狼的腿,把伤狐母子救回了冷月阁。

虽然师傅精通医术,可是母狐伤势太重,最终还是无力回天。而狼口余生的小狐狸却在芊芊的精心照料下很快康复了,芊芊很开心,给它取名云朵,意喻如云朵般洁白无暇自由自在。

此时云雾渐渐浓重,位于山顶下的这片密林地形复杂,常有猛兽出没,芊芊虽然经过努力修炼,一般的危险可以应付的来,但是毕竟此处危机四伏,还是不要惹事为好。

芊芊挡开拦路的枝叶草藤,追了半柱香功夫,才看到云朵停在一颗古树之前,低低的吼叫着。

那棵古树足有三人合抱粗细,树身有一个水桶般大小的窟窿,不知是天然形成还是被挖出来的。

云朵的吼叫声更加愤怒,甚至有些凄厉。芊芊心中疑惑,云朵向来温顺听话,即使偶尔淘气胡闹也从未见它如此暴躁,难不成是这树洞里有什么蹊跷?

她注目细看,心里咯噔一下,差点惊叫出声!

黝黑的树洞里,一双绿荧荧的眼睛正闪烁着冰冷的寒芒!

随着一声悠长的狼嚎,一只瘸腿的母狼走出了树洞,那两团恶毒的目光紧紧盯住面前的不速之客。

云朵发出更加愤怒的吼叫,芊芊猛然间醒悟,原来是云朵敏锐的鼻子嗅到了仇敌的味道,才不顾一切的跑过来准备复仇。可是,芊芊看了看面前身长足有七尺的母狼,体型比小牛犊还要大些,再扭头看看毛绒绒胖乎乎的云朵,多说也就大猫一样,这实力悬殊的,真是无语了。

月光冷冷洒在这片密林里,斑驳的月色下,芊芊看到云朵的眼睛里满是无所畏惧的血红色。那种坚定不移,是视死如归的决绝!

芊芊叹了口气,想起初遇云朵母子时候的惨烈景象,心中忽然腾起一团烈火,什么都不顾了。

“好吧,云朵,今晚我们就一起战斗,为你母亲报仇!”芊芊两步走到云朵旁边,冷眼盯着凶神恶煞的母狼,淡淡说道“师傅当初放过你,我可没有那么仁慈!”

云朵似乎听懂了她的话,扭头看她一眼,目光炯炯,流露出感激之色。

就在此刻,母狼一声低吼,后腿发力,纵身猛扑!血口张开,直奔云朵脖颈而来!

芊芊惊呼一声,没想到母狼如此狡诈,看准时机就痛下杀手。手腕一翻,一把寒光闪闪的匕首已经握在手心。

这把匕首短小锋利,名曰“冷情”,是师傅特意送给她的防身之物。

云朵甚是机灵,身影一闪躲过攻击。与此同时,芊芊刀光一划削去母狼半个耳朵。

母狼吃痛,闪身退开几步,没料到偷鸡不成反蚀把米,绿幽幽的目光中更加阴森。

显然这只白白胖胖的小狐狸不足为虑,倒是这个多管闲事的人类必须要先干掉。

思量一下,母狼立刻发动攻击,拧身扑向芊芊,尖利的爪牙恨不得把眼前这个弱不禁风的少女撕扯成碎片!

芊芊不敢大意,手持匕首,凝神戒备,脚步向后一错,身影微侧,挥刀刺向狼腹。

母狼吃过亏,早有戒备,身影一晃,轻巧躲过腹部要害,左后腿一沾地面,立刻发力改变方向,利爪猛然袭向芊芊左肩。芊芊目光闪动,横刀防卫,她已看清母狼右后腿行动不便,显然是那天被师傅打断之后落下了残疾。

母狼眼中凶芒闪烁,毫不停歇,中途猛然折身冲向云朵。原来它竟然是声东击西,假意逼退威胁更大的敌人,实际是要先行解决了并不起眼的弱势对手。

云朵第一次面临生死存亡,却也浑然不惧,眼见仇敌气焰如此嚣张,心里对自己的莽撞复仇稍微有些后悔,可是当它嗅到那种深深烙印在记忆里的仇敌味道,身体里无法遏止的战意立刻喷薄而出。

忽然之间,奇异的景象发生了,一团氤氲着浓郁灵力的气息自云朵体内缓缓溢出,迅速环绕其整个身体,圆滚滚的身体突然爆发出骇人的气场!身旁的草木如被狂风席卷,东倒西歪疯狂摇晃起来!

“难道……云朵竟然是传说中的神兽?”芊芊见此情景简直又惊又喜。转念又想,假如果真如此,师傅应该早就知晓的,怎么从未提及?

电光火石之间,云朵再不犹豫,全力以赴径直冲向尖牙利爪的母狼!

白影触及狼身的霎那,只听轰然一声巨响,母狼惨叫着飞跌出去,重重摔倒在三丈开外,口中鲜血淋漓,浑身抽搐动弹不得。

“厉害了,云朵,干的漂亮!”芊芊已然收起匕首,拍手叫好。

喘息未定的云朵虚脱一般趴在地上,毕竟是第一次摧动灵力,而且瞬间消耗殆尽,难免有点吃不消。

芊芊正想走过去看看它,忽然云朵浑身一机灵,剧烈颤抖着弓起身子,浑身白毛都炸了起来,蓦地,一个纵跃飞扑向芊芊。

心头猛然一惊,芊芊顿时愣住了,怎么回事,难道是云朵被仇恨冲昏了头脑,激发了魔心兽性,连平日里最亲近的人也不放过吗?

与此同时,身后忽然感受到凌厉的杀机!芊芊第一反应就是,这股杀气暴烈至极,对方鬼魅般的暗袭显然是要一招毙命,不留活口。

当下已经来不及细想,剪头一痛,一只利爪已然撕破衣服,三道殷红的爪痕立刻渗出鲜血。

紧要关头,云朵拼尽全力的一击也只是稍微撞开了对方,偏离了芊芊的要害,否则恐怕立刻就要血溅当场。

落地的瞬间,云朵就昏死过去。

芊芊还来不及看一看云朵的伤势,狼嚎声起,凶猛的进攻又开始了。原来,是出外觅食的公狼听到伴侣的示警,及时赶回救援。

芊芊眼光闪动,紧紧握住手中匕首。不能慌,要冷静,这只公狼显然富有谋略,战斗力更强,刚才悄无声息的暗袭若非云朵舍命阻挡,恐怕自己不死也要重伤。如果硬碰硬,对自己显然不利。而且自己的灵力非常薄弱,平时的呼吸吐纳只能有助于自己身体的修复,秘术法力只学了一点皮毛,师傅还未正式传授。

纵身飞起,芊芊躲开公狼又一次进攻。接连几次,都只守不攻。她凝神观察,这只公狼体型巨大,毛皮油亮,一双绿幽幽的狼眼锥子般扎人,只是左前腿一瘸一拐,对行动稍有影响。

芊芊深知,在浓雾弥漫的森林里,必须速战速决,充分利用地形和环境,如果拖延下去,自己必败无疑。

公狼呲牙咧嘴,发出恐怖的低嚎。忽然,面前的少女身影一晃,隐没在浓雾里,它警觉地俯下上身,仔细聆听,鼻子用力嗅探,试图分辨出少女的方位。

公狼疑心重重,怎么忽然之间气味和脚步声一下子就凭空消失了呢?突然,右前腿一阵剧痛,一把匕首从浓雾里飞速刺中了它,然后一闪而逝。

如此这般,几次神出鬼没的出手,公狼身上多了几处轻重不一的伤口,气急败坏的厉声嚎叫,却始终逮不到出手之人。

它当然不知道,芊芊提聚灵力,短暂封闭了气息,配合在师傅藏书里看过的雁渡寒潭步法,才取得制敌先机。

可是她的灵力,已经所剩无几,必须马上击杀公狼,否则凶多吉少。

你可能感兴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