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母药玉,得此生长】第三章

萱草殿处故怀公主捻了一块玫瑰糖酥细细拜读皇祖母的手记,阅至最后竟扑嗤一声笑了出来。“外头竟然有人传二哥哥有龙阳之癖,真是笑死人了。”不过,她灵慧的双眸转了转,是不是龙阳之癖,试试不就知道了。于此在她的脑子里,又冒出了不好不坏的点子。若说宫中最古灵精怪的公主是姜芽儿,那宫外最古灵精怪的官家小姐便是御史大夫赵家的四女儿赵宁宁了。这赵宁宁生得容颜俊朗,英姿飒爽,若是远看都差点被人唤作小公子的。而她与故怀公主那可是有打小的情分,每走一处都会给公主带回一个小玩意日子久了,便成了一对知己,而姜芽儿呢,则羡慕她游走五湖四海的那份自由。所以,寻找些品德良好容貌阴柔俊朗的面首之任务便落在了赵宁宁身上,她名字虽颇有其父寄望着她宁静端庄之意,不过赵家比起其他的官家来说还是比较随性的,又因其父是出道各国的御史,因此姜太后也十分喜欢这谈吐甚广的她。赵宁宁此次本是又要随父亲母亲出行邻国的,不过在故怀公主的软磨硬泡下还是给留了下来。家中由前年嫁进来的大嫂管着,她自个儿倒是搬去了萱草殿与公主同住。这样也方便实施她们的计划。


这日太子姜应澈刚下了朝,便被他的皇祖母周氏请去吃茶。而东宫处,公主姜芽儿与御史大夫之女赵宁宁则悄悄地将太子妃苏长生给拐到了侧殿同她说明了今天的意图。苏长生自幼是中规中矩的,听了公主与赵宁宁说的这般阵仗。自然脸上是羞红了一片,迟楞了许久方才答话。“这…这恐怕不妥吧。”赵宁宁又余光看了她一眼,随后拉着故怀公主姜芽儿的手道:“殿下,你这位嫂嫂瞧着便是讨喜的人儿,怎么胆子这般小呢?”姜芽儿微微皱眉,轻拍她的手背。“嫂嫂她是…甲商出生。初嫁进来怕是有些怯怯罢。”赵宁宁倒是拍了拍自己胸脯道:“那又如何?听爹说我们祖上赵家还是给别人补草席的。连良户都算不上,可如今却出使四国名扬远方,由此可见出生根本就不是一会事!”苏长生几乎看呆了,竟有如此大胆不羁的女子。“扑,宁宁阿。你别吓着嫂嫂了。”姜芽儿见状连忙拦住她。“御史家的小姐,果然有趣。”苏长生回过神,向她甜甜一笑。这会轮到赵宁宁用折扇轻抬了她下颚,“本就是个美人,笑起来多好看阿。一直怯怯糯糯的还以为是外头的香居士呢!”姜芽儿见她过分之举连忙劝阻:“宁宁,不得无礼!”苏长生倒并没有因为这轻薄之举没有生气,而是礼貌退后一步行了一揖。“殿下,赵小姐没有说错…是妾身太怯懦了。”赵宁宁见状与公主一道将她扶了起来。“嫂嫂,你已经嫁了进来便没有什么好怕的。无论如何也是东宫太子妃是这里的正主,谁也不能欺了你去。”苏长生温和地点点头,又同她们说了好一会话,才由仕女陪着回自己的南乡殿去了。


太子的东阳殿,如期所至的十来位面首依照公主与御史大夫之女的安排都恭立静候太子的到来。躲在屏风后的两人正在窃窃私语。“宁宁,你说二哥若是不是这怪癖会不会到父皇母后那里狠狠告上我一状阿。”姜芽儿忽然感觉有些心虚。“别担心了,咱们把面首都请来了可是花了我好几筐的私银呢。若是父亲母亲知道了定是要把我锁在家里抄写金刚经的。那样我就不能来找殿下玩了。”赵宁宁其实心里也很紧张,毕竟她对她那个向来行事果断说一不二的爹还是十分畏惧的。正在两人各怀心事时,太子姜应澈在侍读的陪伴下回到了东阳殿。“雍裕,殿内怎么有股女子的脂粉香气?”他转头问身旁的侍读赵雍裕。“回殿下,些许是太子妃或是殿下的宝林姬妾早先来过。”听到熟悉的声音,赵宁宁不禁自己打起了冷颤。“宁宁,这声音似乎是你哥哥…”姜芽儿同样察觉轻声地推了推她。“嘘,殿下别说话。”赵宁宁连忙做了噤声,随后两人又竖起耳朵听————“太子妃她倒是不会。”回想起新婚之夜的匆匆一面,姜应澈想起了那个自己把盖头摘去立在一旁发呆的妻子。“喔,些许是殿下的那些姬妾罢。”赵雍裕往里头望了望,只觉得香烟袅袅便知趣地要告退了。“殿下,微臣想起还有些书簿还未整理便同编修大人先回藏书阁了。”姜应澈点了点头随他去了。正了衣冠缓步走入正殿。“是何人在此等我?”周遭的内侍和宫婢都事先被公主调了出去,他的声音回响在空荡的殿内。忽然一袭长发,半解宽衣的男子鱼贯而入。呈一字排开皆目光恭顺,屈身一揖。“奴家参加太子殿下,太子殿下万福金安。”


太子此刻的脸可以说是瞬间黑了下来。“谁叫你们来的!”那些面首中有个脸孔最阴柔的先前一步作揖答道:“回太子爷,是六公主与赵家四小姐唤奴家进宫的。”姜应澈的目光变得有些无奈。“叫你们入宫,可是因为太子妃一事?”那面首是有些见识的,他再次恭敬作揖。“回太子殿下,此事占了七成。另有三成,想必太子爷看见奴家也该明白是何。”姜应澈的脸有些青色,随即挥袖让他们统统退下。屏风下有着一尾茵绿裙角,他想也不想便认出了那是六皇妹故怀公主的衣裳。“芽儿既然一直躲在后头看戏,为何现在不敢出来?”这个妹妹的古灵精怪可以说是最让人头痛的了。“嘿嘿,二哥~”姜芽儿拉着赵家四姑娘慢慢从屏风后面挪了出来,等待皇兄的指责。不过姜应澈这回倒是并没有怪她。“若是皇祖母担心太子妃,便直接同我这孙儿来说好了。何必想出这样折损的点子。”太子揉了揉额头显得有些无奈。“还有你芽儿,这回便不罚你了带着赵家小姐先回去罢。”姜芽儿见二哥没有怪她连忙拽着赵宁宁跑走了。于殿中静坐许久的姜应澈看着窗外晴好的天,嘴边浮现出一丝笑意。不知,此时他的太子妃会在做什么呢?

你可能感兴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