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放毒,慎点!

深夜放毒,慎点!_第1张图片
口味蛇

翰因见秋风起,乃思吴中菰菜、莼羹、鲈鱼脍--《晋书·张翰传》

哈尔滨的“妖风”在明媚的阳光里吹得放肆,我在图书馆自习,望着外面乱舞的落叶,突然想起了这句,这大概是由美食想起家乡最古老的历史了吧。我想3647公里之外的长沙了,想美食了。


深夜放毒,慎点!_第2张图片
剁椒鱼头

去长沙的菜馆吃饭,首点剁椒鱼头。红彤彤地端上来,一看就让人胃口大好。赶紧拿起筷子,先吃鱼皮,用筷子把滑而嫩的鱼皮挑起来,鱼皮上面铺满红色的辣椒,再在汤里面点点,放进口来,满口生香。吃鱼头的时候,最享受的是用筷子一点点挑出鱼脑里紧实的灰黑色的肉。在家吃的时候,我妈妈会把那一小块肉挑出来给我,那时侯只知道吃。


深夜放毒,慎点!_第3张图片
嗦螺

嗦螺要放本地辣椒,放桂圆八角,五香葱蒜,可惜现在很多饭店不怎么放这些,用化学合成的添加剂代替原始的香味。嗦螺不弄干净人吃了容易得病,所以清洗嗦螺也是件麻烦事。首先把嗦螺放在一个大锅里煮,把嗦螺煮熟了,捞出来,晾凉,然后手工把嗦螺的“屁股”给夹掉,清理好脏东西,拿盐水清洗一道,再拿井水清洗一道,洗干净啦~把嗦螺和佐料放进锅里翻炒,炒香了,端出来,给家里一人发根牙签,大家围坐着,中间是一大盆嗦螺,一只一只吃得满嘴通红。


深夜放毒,慎点!_第4张图片
烧鸡翅

离别时夏天的烧烤,沉默是今晚的肥腰。

高中一放月假,我哥哥会大晚上的载我出去吃烧烤,这让我很久以后都觉得烧烤就应该在晚上吃。黑夜,星光,烧烤店里的灯光,邻桌坐着一伙男的一边吃着烧烤一边灌着啤酒一边吹着牛皮。我和我哥就要几个烤鸡翅,几串臭干子,几串韭菜和烧茄子,然后带回家,每次我都会在车上偷吃一点,辣味,蒜味,葱味,鸡肉被油炸过后的香味仿佛还萦绕舌尖,一如昨日。我和我哥相差十岁,现在他已经结婚生子,我也去外地上大学去了,半年才回一次家,像那样的时光只怕不多有了。

深夜放毒,慎点!_第5张图片
口味虾

这也是夏天必不可少的美食,口味虾,啤酒,这就是整个夏天的主旋律。和同学一起去的店,凳子都放在外面。这就显示了口味虾是属于市井小民的美食。吃虾时“龇牙咧嘴”,吮指擦嘴的模样实在难登大雅之堂,可是在美食面前,吃相又算得了什么。

不说了,学校熄灯了。

喜欢记得点赞哦~

你可能感兴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