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时明月在,曾照彩云归

当时明月在,曾照彩云归_第1张图片
图片来自网络

人间四月,城外的海棠正艳。

对铜镜,我捻了眉笔,将那弯浅黛描成柳叶,红纸将唇染上一抹绯色,抬眸,看着镜子里的容颜,依然美艳,却失了少女时的清透和天真。小莲唤我:“姑娘,时辰到了,该你出场了”。我款步走入舞台中央,信手拨弦,朱唇微启,唱到“彩袖殷勤捧玉钟,当年拚却醉颜红。舞低杨柳楼心月,歌尽桃花扇底风。从别后,忆相逢,几回魂梦与君同。今宵剩把银釭照,犹恐相逢是梦中……”我知道自己是美丽的,他曾赞我“小颦若解愁春暮,一笑留春春也住”、“小颦微笑尽妖娆,浅注轻匀长淡净”,留春之笑,也许便如春风拂面,温暖而惬意,而极尽妖娆之笑,却是丽如骄阳,艳惊四方了。只可惜,佳人一笑,春也流连,却终究留不住那时间。

一曲唱罢,人皆陶醉。

随着歌声、琴声的消散,一束目光仿佛一直在我身上胶着,纱帐飘荡的瞬间,我回眸,与那人四目相对,时间仿佛定格,就连空气也不流动,唯有,唯有心底的那一根弦,狠狠地,狠狠地震颤了一下。

初见,我是临川知府家的小女儿,他是京城打马而来游玩的少年,他要我唤他小山,他说喜欢我唤他名时又软又糯的声音。那时的他,鲜衣怒马,春风得意,世人皆称他为“鬼才”,梦魂惯得无拘检,又踏杨花过谢桥,他胸中丘壑万千,眸里风光万千,世间逸闻趣事,于他口中化成绵绵珠玉,落在我心头,谱成天籁乐章。他曾是我心头的月光。爱慕之意欲诉无从,唯有借助琵琶美妙的乐声,传递胸中的情愫。琴似流萤,词如星辉,那是一生中最美好的时光。

就算是这样的风华,却也逃不过人间离愁。分手之时,纵然挽断了罗巾,却还是留人不住。他假满回京,从此后,风流云散,孤月无伴,两情虽笃,但路途遥远,鱼雁渐稀,只余得月下青影。“泪珠弹尽又成行,毕竟心情无会处”,刚刚把泪珠拭尽,它竟然马上又流成行了,月色伤寂寥,痴人苦相思。

当年一夕初逢的倾心难忘,景境几转,人事剧变,曾经意气风发的少年再无昔日的光芒,这些年,我听闻他家道中落,听闻他娶妻生子,听闻他遗世独立,听闻他满腔抱负无人识,被人评说“盖才有余,而德不足”,听闻他被人诬陷,听闻他从一个书生意气的公子哥,沦落为潦倒落魄的贵族,他的消息只能从零散的消息中得知。

思绪万千中回过神来,我灿烂一笑,唤他一声:“小山哥”,他回过头来,扬起嘴角:“哎!”

“小萍告辞”,我欠了欠身子,转头迈步,脚重如千金。却没听到他没能说出口的嗫喏:我曾回去找过你的呀,哪知世事沧桑,早就物是人非了,这才得知令尊支持新政,被反对变革的旧党诬陷,发配岭南充军,在路上又不堪虐待,绝食而死。而你卖身葬父亲后,沦落为妓,不知身在何处……悲愤难忍,泪湿衣衫,月下别红颜,那一缕彩云般的秀发飘然远逝,遍游园中,历历如在目前,如今明月依旧,彩云何处?

终究是来晚了呀

生命中,是不是总会遇到这样一个人,注定只能路过?

如若爱不曾老去,你可愿陪我,春日看桃花纷飞,夏日看荷花十里,秋日摘桂花做饼,冬日红泥火炉入睡。

与子携游,与子白头。

你可能感兴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