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情,有时就是无言的结局

有時愛情就是無言的!

你知不知道我一直都喜歡你?……電話那頭珊哭著說。

電話這頭的我無言以對。

我知道她一直對我都很好,但其實她更清楚,我愛的是菁子,菁子在我心目中的地位無人可及,亦都不可替代。

當感情世界裏發生的一切暫時未能用科學去解釋的時候,我們就習慣用自欺欺人的口吻去強調,這就是緣分!

公車裏人多到無法喘氣,但盡職的司機還得一站一站地停著,一個女生臉色發白地擠在人群中,旁邊還有一個女生甚是著急,終於還是紅著臉問了旁邊一個人,靚仔,可不可以讓個座啊?我朋友她病了。正好公車裏響起請為有需要的人讓座這話,可惜旁邊的靚仔並沒有讓座的意思,我潛意識地站了起來,坐這裏吧。我說。

謝謝。她答了句,就扶她坐了下來。我站在旁邊,旁人卻阻擋了我觀看窗外的路線。

她怎麼了?我問。仔細地打量了她一翻,泛白的臉上更顯得女人的那種病態美。

病了。旁邊那女的說。

我有藥油。我總是潛意識。

謝謝。微弱的聲音透過來,讓人微微震撼。

你可以借我電話用一下麼?塗完了藥油的她問我。並伸過了手。

我沒有遲疑地給了她。

之後她的電話響起,她一笑,把手機還給了我。

恰好是我到站的時間……

手機裏有了她的香味,好溫馨的淡淡清香。

有時候,相識只是一刹那,愛也是一刹那……

剛下車,我的電話就響起,一個陌生的名字,菁子,在我的手機螢幕裏顯示,你好。

謝謝你的座位,還有你的藥油。電話那邊傳了過來。

不用謝。我說句,之後嘴角揚起了一絲笑意,幻想,並且充滿著天真。

之後我們都有常聯繫,知道了她的情況,並且讓我認識了她的朋友,珊,一個自稱追她的人從上下九排到荔灣廣場的女人。

珊喜歡用菁的Q同我聊天,因為菁是一個特別的人,在我口中我喜歡將她稱為怪人,電話經常關機,Q幾乎都不上的,只是偶爾在夜晚兩三點的時候亮著彩色的頭像,但回復資訊慢到讓人吃驚,仿佛她的網路經過了火星之後再傳送到地球。不過珊倒是一個挺健談的人,我跟她聊天幾乎都談及菁的情況,知道菁是快畢業的學生,家境不錯,有愛心,有理想,好多人追。我總是有意無意地想知道關於菁更多的事,而珊,卻一味地瞭解著我。

菁又病了,在醫院。聽到珊打來的電話,我竟然有前所未有的緊張,打部車,去到了醫院。

沒事了,只是感冒呢。菁說。

我卻有前所未有的緊張。

你先回去吧。我打完點滴就沒事了。菁說。

我想陪著你。我說。

有珊你就放心吧。

我約了人呢。珊識趣地說。然後看著我,一笑。

覺得這一天過得挺美好,有時反而會壞壞地希望菁會再病多次。

承諾,太多的時候只是一時的衝動,而自此你相信了承諾之後,你卻需要用許多的冷靜去化解。

送菁回家的路上,十字路口,我嘗試地拖著她的手。

她沒有拒絕,這讓我牽得更緊。

在她樓下,四目相對,我今天才細細地打量了她一番,大大的眼睛,白晰的皮膚,飄逸的長髮,還有那足以讓人妒忌的長腿,標準的美人,我的夢。她微微地閉上雙眼,十指緊扣的瞬間,忍不住低頭吻她,在碰到她唇的那一刻,她手機響起“誰都知雙手可緊扣,不依不扣的背後,這個信念有多溫柔,從害怕會被擁有,直到力氣不夠,十隻手指終於找得到對手……

她沖我一笑,十指扣得更緊。

你會愛我一生一世麼?這是她問我最多的話。

如果你會,我就會。我們很認真的對話。

我們出去逛街總是成為了焦點,珊總是說我不知道積了幾輩子的陰德,讓我碰到如此完美的女人。我自己也開始相信這話……

公車錯過了,還有下一部,但感情錯過了,可能就永遠都不會再重來……

菁抱著我,說,講句我愛你給我聽下啊。

這麼俗,還是不要了。我說。

她沒有出聲,只是把眼神垂了下去。她抱得我更緊,我全然沒有理解到其中的意思。

我後天就要去廈門了,不知道什麼時候會回來,你要保重,要照顧好自己,要好好工作,我會想你,還有我們的日子,明年情人節,陪我過。菁發給我的信息。

打過去,電話關機。沒有告訴我幾點機。

我問珊,她不說,一向無保留地向我透露菁資訊的珊,也突然閉上了口。

那天,我還是去了機場,卻不知道起飛的飛機中,有我的菁。

好一段時間,我都沉寂在對菁的思念中,黑白的頭像卻還是從來沒有亮過,沒有留言。

可愛的頭像突然亮起。

菁,你在哪里吖?你還好麼?我好想你吖。我迫不及待地將一連串的思念發了過去。

傻,我是珊吖。我幫菁看下有沒有留言了。她最近都沒空。那頭傳過來的句字。

突然間第三次世界大戰沒打的失望。

依舊習慣地去珊那裏打聽菁的消息。卻依然沒有回音。

臨近過年,我突然接到菁的電話,你過來廈門接我回去好不好?之後一直就是哭。

我不知道發生了什麼,追問之下,她也不說,只是說去接她。

我說好,你等我。

之後策劃著如何去,翻開可憐的錢包,只剩下那一百幾十元,我突然間陷入了困境。

情人節,十字路口,那九十九條玫瑰。

我終於還是沒能去把菁接回來,之後一直關機的手機,讓我陷入一段時間的自責與自虐當中,我不知道她發生了什麼事,但我知道她一定很傷心,在最需要我的那刻,是我亲手把她拋棄,並且讓緣分開始了無情地蒸發?

路人成雙成對,幸福洋溢在臉上,我此無法遵守彼此的約定,那一束玫瑰,放在了我們熟悉的路中央,希望風可以把這愛的氣息帶給她。

別再做情人,做只狗做只貓不做情人,做只寵物至少可愛迷人,和你不瞅不睬最終只能成為敵人……

你知不知道你沒來接我我哭了幾天?珊還說你一定會來接我,你太讓我失望了。菁還是肯定了我一直的顧慮。

我沒有解釋的機會,頭像再次回到原來的黑白。就像我的生活一樣。

仍舊正常地上班,想把自己所有的思念扼殺在忙碌的工作之中,但當夜再次靜下來的時候,那熟悉的香水味,卻再次讓自己心痛。

珊,我好想菁。我說。

她已經走了,你知道麼?珊說。

她會回來的。我說。

別傻了,你在最需要的那刻放棄了她,錯過了,還會重來麼?珊說。

我不知道。我說。

再次地不可自撥,深深地想起了菁的日子。習慣性地每天給菁一個留言,希望她能看到,僅此而已。

別再做情人,做只狗做只貓不做情人,做只寵物至少可愛迷人,和你不瞅不睬最終只能成為敵人……菁的QQ簽名不知道什麼時候改了。

《千王之王重出江湖》裏的經典臺詞,贏就是贏,輸就是輸,感情世界裏的無言以對:愛就是愛,不愛就是不愛。

菁不會再回來的了,你知不知道我一直都喜歡你。珊電話那頭對我說。

我真的不知道怎樣去回答她。你不是很多人追麼?我問。

可惜我就是喜歡你。珊說。認識這麼久,你就沒有喜歡過我?

我無言以對。只有無情地關了機。

相識了這麼久,她還是一點都不瞭解我,真可惜。

將QQ掛在上邊,不上線,為得是能看到黑白的頭像再次亮起,亦都是為了靜靜地數清,愛的傷疤。

墮落,永遠不會是一種解脫,只會讓自己傷得越來越深。

沒有菁的日子裏,喜歡上了泡吧,覺得在如此之混濁卻充滿著噪音的場所裏,才可以讓自己的思念一絲絲地分解,卻在每一次走出門口,酒醒之時,仿佛一下子失去了自我,痛上加痛。

連珊的消息都少了,並且已經習慣。

這晚又跟朋友去了酒吧,拼命地讓自己喝醉,但就算再醉,我依舊忘不了菁的香味,還有還深深印在了心裏的唇印。

我輕飄飄地找到了廁所,進去就吐。

一個男的過來推了我一下,說,你沒看到我們在親熱麼?

我差點摔倒,回頭看了一眼,這男廁所竟然有一對男女,我說,我沒看見。

他拉過那女就到我面前就吻,然後說,看見沒有。

我看到一個熟悉的面孔,不是珊麼?我心裏疙瘩了一下,仔細一看,真的是珊,珊好像也認出了我,摔開那男的,退了幾步。

我上前拉住珊的手,問,你怎麼變成了這樣?

我變成怎樣了?你還不是一樣?珊大聲地說。

那男的又推了我一下,說,你想怎樣?她是我新女朋友……

我還沒聽他說完,就給了他一腳,他哎呀了一聲,我就拼命踹多了幾腳,強拉著珊,出了門口。

我不走,我喜歡跟哪個男的就跟哪個,你管得著麼?珊拼命扯開我的手。

我把她強塞進的士,回了家。

你為什麼要這樣?我問。

關你什麼事啊?反正你不要我大把男的要我。珊說。你是在可憐我?還是在可惜?

面對著現在的珊,我更加不知道說什麼。

菁哪點比我強?你為什麼就是不喜歡我?珊問我。

我的心絞痛的厲害,仿似一下子這世界裏沒有了氧氣,呼吸的全都是二氧化碳。

認識了這麼久的我們,原來一直都沒有瞭解過彼此。

感情世界裏的無言,就是結局!

還在等著菁的消息,沒有了珊的音訊。

菁把手機號碼換了,珊也是。

夢裏常出現一個大大的眼睛,還有那雙足以讓人妒忌到要死的長腿。

我一次又一次地對她講著我愛你……

終結了麼?還是在繼續?

你可能感兴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