抱歉,我承认我胸无大志

我想我是完了,2018的一月过了那么久了,我还是想不出我有什么新年愿望,甚至连计划也说不上。
2017,又是差不多的一事无成的一年。年底,我告诉自己,不能再这样下去!我要走上一条“实现财富自由之路”!为此我要“精进!成为一个很厉害的人”!

Again,间歇的鸡血然后无力的日常。

如果不用天天面对父母,我觉得我最想要的生活就是宅在家里,吃很少的东西,做很少的工作。最好不工作坐吃山空到哪算哪。每天靠日漫日剧和韩国爱豆的歌还有喜欢的书就能获得足够的精神满足。

抱歉,我承认我胸无大志_第1张图片
图片发自App


我,一个90后,生长在三线城市,做着完全不freestyle工作的年轻人。工作两年多,越来越不知道梦想是什么。18岁时我相信自己能在25岁光宗耀祖出类拔萃,然而才到24岁我却动不动就感觉好累,聊天说最多的就是“心好累”“啊好困”。

对工作谈不上多喜欢。只是扛不住它easy,让我能多睡会儿。在这儿也没什么野心抱负要去实现,和同事愉快相处度日就好。一份刚够温饱的工资,不费脑、力的差事,下班了我就回家窝着看动漫。不要太多交际,也不要太累,这种生活真挑不出毛病。

要不是父母催婚,烦不胜烦觉得要谈个恋爱;要不是各种无孔不入的广告、媒体价值输出洗脑让你觉得要赚钱要消费要上进;你会觉得“舒适区”是个贬义词吗?要是下辈子投胎让你选择是做四川熊猫保护园区的熊猫还是成功人士?反正我会选熊猫,别说熊猫,猫也行啊。

之前好像有这么一篇文章挺火吧,好像叫“你家的样子就是你灵魂的样子”。我没看。这种句子很有意思,你喜欢可以造无数句:“你吃泡面的样子就是你灵魂的样子”“你表情包的样子就是你灵魂的样子”……有兴趣你都可以自圆其说。人家这么说毕竟有道理,虽然我没看,但是我还是环视了一圈我的屋子,衣服堆在凳子上,书堆在桌上,要不是我爸时不时来打扫,恐怕要结蜘蛛网。而我,蜷在电脑前,握着手机,弓腰驼背像个小老头。

讲真,不论我的卧室还是办公桌,都是一种听之任之的凌乱状态。为什么要整理呢?理好了难道不用了吗?用的时候还要拿,用完还要放回去?之前流行各种“整理术”,“收纳大法”,一看就不是90后写的。全世界最会收纳整理的应该就是日本主妇吧。之前有个超火的主妇还全世界飞高价帮人收拾屋子。但是现在的日本年轻人呢?之前有一本书挺火。这本书就是日本著名管理大师大前研一的《低欲望社会》(副标题是“一个胸无大志时代”)。

什么是低欲望社会呢?

“爱拼才会赢”是上一代传唱的往事,胸无大志的时代已经到来。
大前研一说,在日本,年轻人不买房已经成为一种趋势。他们不愿意像上一辈一样为了房子背负几千万日元的房贷,只要在繁华的地段租一个很小的房子,能享受到现代化的都市生活,就已经很满足。同时,晚婚甚至不婚现象盛行,60多岁依然没结婚的大有人在,年轻人内心过于敏感,很怕受伤害,缺乏表白的勇气,或者对婚姻抱着顺其自然的心态。

简而言之,就是“不买房、不结婚、不成功”的生活理念。日本的现在就是中国的未来啊。

现在90后95后流行丧文化,就那种不想工作、漫无目的、什么都不想干、幸福感来自“葛优瘫”的生活状态与心境。作家阎红还提出了一个新概念——“高级丧”。

普通的“丧”是欲求不得,闹闹小情绪,而“高级丧”则是退一步海阔天空,要不起但也不想要——懒得对抗人生,不求升官发财,对各种欲望呵呵置之。

对,低欲望。只消看看现在的时尚圈。性冷淡风、厌世脸大行其道。为什么有的明星凹造型会被diss呢?因为欲望、讨好太明显,时尚的精髓是毫不费力、是慵懒、是自成世界。没有要你非喜欢我不可。是的,我们这一代更不愿讨好迎合,各自舒服不尴尬才是重要的。

《低欲望社会》中,有一段话让我印象特别深刻:

每天只要1000日圆就可以存活下去的日本年轻人,低欲望的背景原因,可能是他们的父母做了负面教材的缘故,这些人的父母刚好是泡沫经济的世代,为了满足自己的物欲,占有欲,以及想要出人头地的欲望,拼尽全力、拼命工作,但在他们眼中看到的,却是父母“庸俗”的一面

虽然父母表面上看似过着富裕的生活,实际上却被房贷压得喘不过气来,现实生活并不开心,夫妻之间也没有生活情趣而言,只埋首于工作的父亲,为了在公司出人头地,每天汲汲营营,并不想关心家庭,这些人在潜意识中告诉自己,不想要变成那样的人,不要辛苦工作,而是悠哉生活。

我们不再笃信爱拼才会赢,因为我们没有非要赢不可。我们就做好自己的工作,另外的时间都给自己喜欢的事。我们没有非要谁喜欢、表扬。我们更注重自己的内心感受。我们为积极的人鼓掌点赞,为他们买单,看他们表演,配合他们装x,世界其实需要不积极不成功的我们。

直接躺倒好过用别人的大脑。所谓的“积极的生活方式”有多少是父母的期待媒体的灌输?

罗素说“层次不齐乃幸福本源”。积极进取成功是他们的,世界是他们的,谢谢他们的努力,让我等胸无大志的废柴能分一隅之地存活。

英国哲学家罗素讲过这么一段话,说我从来不敢说为我的理想献身。为啥?因为我没有把握它是对的。

在这个现代社会,追逐单一的道德目标真的非常可怕。

先别急着喷,放心吧,很少有人会一直丧就像很少有人能一直正能量。只是别把丧当做洪水猛兽急着逃避强装积极。在丧的日子里,你能脱去那些你强装的东西真的去认识自己。

降低欲望不去追逐的生活之所以让人上瘾,大概在于它的真实吧。

你可能感兴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