惜·缘(十一)

                         (十一)


    一大早,恩惜便和陈瑛赶往机场和其它组团的人碰面。

    看着地面的建筑越来越小,恩惜竟有种远离家乡的伤感,只是去一个星期而已。

    "惜,在想些什么?"坐在一旁的陈瑛看到恩惜一直盯着外面发呆,若有所思。"没什么。"淡淡地回着。

   "难不成想林聪了?"陈瑛坏坏地问着。

提起林聪,恩惜脸红了起来,脑袋突然回想起昨晚和林聪接吻的画面,越想脸越发的烫。

看着泛起红晕的恩惜,陈瑛突然调皮了起来,"可是和林聪有新的进展了?"恩惜躲闪着,害羞了起来。低垂着眼眸,双颊红彤彤的,一副娇羞,实在惹人爱,难怪林聪会对她死心塌地,自己作为女人,看着也动心。"是不是接吻了?"不死心的陈瑛继续追问着,"还是……更近一步了?"说着故意提高声调。

     害羞不已的恩惜赶紧捂住陈瑛的嘴,"不要那么大声啦。我……我们就只是牵了手……"陈瑛不信,"喔?真的就只是牵了手吗?"盯着恩惜,"还有……接吻了。"越说越小声,头越低越下。"哇,都接吻啦!"这么大的料陈瑛倒是惊讶了,没想到林聪这么迅速,"初吻?几时的事?感觉如何?"越来越好奇。

    "恩,昨晚送我回家时就突然吻我了。当时很紧张,忘记什么感觉了。"想到这恩惜就觉得好怂啊,没想到初吻的印象只有紧张,竟不知道什么感受,关键时刻总是掉链子,只是,回到家后,恢复平静后,心里竟想到了自己的哥哥,竟担心他会不会生气。

    "你这家伙,这都能忘记,有什么好紧张的。"陈瑛笑着。

    "你那么有经验,肯定不紧张了嘛,人家是第一次,初吻,初吻哎!"气嘟嘟地转身不理瑛。"好啦我的姑奶奶,开玩笑的嘛。"这样的恩惜,真的让人气也不是,笑也不是,林聪啊,以后就要辛苦些了。

    "瑛,你和我哥最近怎么样了?有联系吗?"恩惜突然问起。

    提到智轩,陈瑛失落了起来,自从泰国回来后,自己发过几次微信给他,但也只是客气的回话,没有想和自己聊下去的意思,完全没有进展,没想到好歹也谈过恋爱的自己,第一次自己主动追的人对自己居然半点兴趣都没有,想到这些,更加失落了。

    见陈瑛拉长的苦瓜脸,便知道了,"别气馁,我哥是这样的,看似冷冰冰的,其实人很善良,加油啊,我也会帮你的。"说着便给陈瑛打气。

    陈瑛无比感动,"姐妹的幸福就拜托你了。其实好羡慕你和林聪,两情相悦,好幸福。"恩惜内心甜甜的,她和林聪现在很幸福。

    下午飞机便到达机场,在导游的带领下,来到预订的酒店,导游交代好安排,便让大家自行活动了。

    恩惜和陈瑛也拉着行李箱进了电梯。

    "你们好,我是来自成都的昊然,你们也是Temper团的吗?"说着便举起自己的团证。长得挺高的成都小伙子,不是很帅但是耐看型的,笑起来很暖。"我们也是这个团的"说完陈瑛便掏出自己的牌子。"很高兴认识你,怎么称呼呢?"昊然显然很开心。"我叫陈瑛。""我叫崔恩惜。"恩惜礼貌地回应着。

    "很高兴认识你。你们都还在读书吗?我现在快毕业了,今年下半年大四,算是开始要实习了。"昊然是个自来熟的人,所以在外很容易交到朋友。

    "我们是大二的,在杭州。""这样看来我比你们大两年了哦,占点便宜,我可以叫你们学妹了。哈哈哈……"貌似遇到两个学妹是件很幸福的事情。陈瑛和恩惜也跟着笑着。

    "到了,那明天见了。"说完昊然便走了。看着离开的背影,陈瑛便轻轻地说着:"真像在泰国海滩遇到那个外国人的情景。有时候有些事都是巧合得那么理所当然。"恩惜只是应了一声便开门进房了。

    放下行李后,恩惜便给父母打了电话报平安,挂了电话,习惯性找出智轩的电话,想想还是放弃了,毕竟从一开始自己并没有告诉他,转而给林聪打了电话。看着忙着报平安的恩惜,陈瑛羡慕极了,“我也好想有个男朋友可以打电话啊……”恩惜调傥着,“要不我借林聪给你?”说完便笑了起来,“林聪不是我的菜,朋友夫不可欺也。“

“哦?那我哥如何?“故意拉长音调,陈瑛可怜巴巴地看着她:”要不你跟你哥视频,我也凑下热闹。如何?“”你不是有他的微信吗?自己找他聊去,我要去洗澡睡觉,累死了。不过别说我和你在一起。“说完便拿起换洗衣服进了浴室。    

    陈瑛看着微信里智轩的头像,手指在键盘上敲着:嗨智轩,你在忙吗?点击发送出去了,心里忐忑不安:他会不会回信息呢?不一会儿手机震动了,一看是智轩的回复:没有在忙,准备上飞机,怎么了?看到这条信息,陈瑛异常兴奋:这是关心我吗?第一次这样回复我的信息。

     陈瑛:没事,我刚下飞机,突然想到你,就给你发信息了。你是要去哪吗?怎么要做飞机了?

     智轩:找人。那你好好休息,身体重要。我先上飞机了。

     陈瑛:恩恩,好的,你也是。

     过了会,没有回信息,应该是上飞机了。陈瑛反复看着和智轩的聊天,心里像是灌了蜜似的,连脸都藏不住,甜到恩惜也腻到,“你是中六合彩了?看把你乐成什么样?”刚从浴室出来的恩惜看到陈瑛一直盯着手机屏幕傻笑,像是中奖似的。

    “惜,刚刚我跟你哥聊天。你知道他跟我说什么吗??”陈瑛已经迫不及待地要和恩惜一起分享。恩惜看着她,一副你说吧的神情。

    “哎呦,你不要一副视死如归的样子嘛。你哥说让我多休息,身体重要哦。喏。你看。”说着便把聊天记录递给恩惜看。

    “哇塞,你是除了我和家人之外,第一个让我哥说这话的人哦。瑛,看来有希望哦。”

    “真的吗?哇哦,太好了,惜,我又重燃我的斗志了。耶……”听完恩惜的话,陈瑛无比兴奋,大脑也开始浮想联翩。

    看到陈瑛这么开心,恩惜也替她高兴,终于开始融化哥这块冰山了。但心里却有点小失落,原来哥也可以对其它女孩子这样关心,不过,也是了,毕竟他迟早都会找女朋友,结婚生子,而自己不过只是他的妹妹罢了。

    “噢,对了,惜,你哥今天也去坐飞机了,说是去找人,你知道他去哪里吗?。”突然想起这事。

    “我不清楚哦,没听他说过。” 她怎么可能知道,自己都快一个月没和他联系了。

    “哦,好吧,我以为你也知道,算了,我去洗澡了。”说完便哼着歌去浴室了。

    第二天早早,大家便集合在一起,从科伦坡坐三个多小时的火车去加勒,那是一条沿海岸线的火车,就像宫崎骏的动漫世界里常常出现的那般,千寻坐着火车去往钱婆婆的小屋一路上的景色,竟相似无一,也许这段距离是来到这里的人最想留住的距离,有种让人静心的舒适。

    到了加勒,和大家一样住进了志愿者之家。之前碰见的昊然过来打招呼,还帮忙搬着行李,恩惜们连连致谢。

领队人简单说明了工作安排,周一至周五每天工作4个小时,其余时间自由活动。这可把大家给乐坏了。然后大家开了个短暂的小会,讨论第二天的上课内容。

    第二天早早来到项目地点。恩惜和陈瑛,昊然被安排到一个班。进来后,看着台下一个个对他们投来好奇的眼神的孩子们,恩惜莫名地感到一丝心疼——这里是孤儿院。可是台下这些天真的孩子们却那么可爱。也许都见惯时不时就有一些大哥哥大姐姐们来孤儿院,他们似乎不陌生,便开始围着他们几个争着问问题。一个个像是乐开怀的天使,绽放着向日葵般的笑容。

    就这样,在加勒孤儿院的一周义工活动便开始了。

    和孩子们相处了三天,恩惜发现自己好久没这么开心了,挥去了之前的阴霾。还结识了一位很照顾她们的大哥哥——昊然。几天相处下来,昊然也和她们熟络了起来。原来昊然跟女朋友本来是约好一起来,但后面有事来不了,只好自己来了。

     而此时的智轩,两天前便已经来到恩惜在的地方,但是因为被限制,不能进去。只好守候在志愿者之家附近,希望能碰到外出的恩惜,但一直没有碰到。

    第四天,陈瑛想去海边玩,但是忘记带泳衣了,便让恩惜陪她去,昊然便自荐要当护花使者,于是趁下课时间,三个人便赶往街市买泳衣。

    三人边走边聊,甚是开心。也许太熟,恩惜就像哥们那样,把手搭在昊然肩上,但个子太矮,整个人就像挂在昊然身上,样子十分滑稽,看得陈瑛笑弯了腰。三人打闹着,走在路口拐弯的地方,就是智轩守候的地方。

    智轩看着迎面走来的恩惜和旁边的男生玩闹着,而最先看到智轩的是陈瑛。陈瑛以为是自己看错了,但越走近越明确,是智轩!陈瑛立马小跑过去,“智轩,你怎么在这里啊?”按捺住激动的情绪,轻声问着。“我来找人,你们在这里可玩得开心?”智轩微笑地看着陈瑛。看着对自己笑脸相对的智轩,陈瑛突然心跳加速,总觉得智轩对自己的态度改变了好多,“嗯…嗯,开心。”“那就好。”说完便直接看着恩惜。

    对于突然出现的智轩,恩惜心里居然慌张了起来,就像做了亏心事,不敢和智轩直视,一只手抓着昊然的手,放慢了脚步,不敢靠近智轩。昊然也察觉到恩惜的异样,是看到眼前这个男之后就突然害怕起来了,“难不成是她的男朋友,刚刚自己和她打闹被他开到了,会不会被误会了?看来等下要好好解释下,不能让人误会才是。”

    两人停在智轩面前,智轩一直看着恩惜,眼角却一直盯着恩惜抓着昊然的手,心里甚是不爽。而恩惜则低头不语。

    好高冷的人,昊然对智轩的第一印象,只可远看不可近处。“你好,我叫昊然,是恩惜她们的朋友,你是恩惜的男朋友吗?”估计也只有这样的关系,不然就他那个自己的眼神,分明是看情敌的眼神,还是赶紧解释清楚才行。

这时一旁的陈瑛笑了,“你错啦。他是惜的哥哥。”“啊?不是吧?额,真是抱歉。”昊然赶紧道歉。

     “没事,我没先自我介绍,是我的疏忽。我叫崔智轩,恩惜的哥哥。”智轩礼貌性回答着,然后对着恩惜说着:“怎么看到哥来了不开心?”唉,难不成到现在还没气消吗?都快一个月了。

    恩惜不说话,一直拽着昊然的手。此时昊然察觉到智轩的眼神里似乎很不爽,便赶紧晃了晃被恩惜抓住的右手,“恩惜,你哥和你说话呢。”然而恩惜并不买单,昊然求助地看着陈瑛。陈瑛也觉得不对劲,换成以前,早就抱着智轩哥哥的叫了,该不会是吵架了吧?看着无辜的昊然,陈瑛也无奈摇摇头,“那个,你们兄妹俩先聊,我和昊然先去买东西吧。”昊然投来感激的眼神。恩惜也想跟着去,不敢单独面对智轩,但被智轩拦住了。

    “还在生哥的气吗?”智轩开启哄人模式了。

    “没有。”冷冰冰地回答着。

    “那怎么这一个月来,微信不回,电话也不接,连这次跑来这里也不跟我说。”

    “不想打扰你,你不是在忙毕业论文之类的吗?再说,我都有男朋友了,你不是说不再管我了吗?”恩惜越说越气,越气说得越字字刺心。

    心突然抽疼,智轩再也伪装不了微笑了,能怪谁,当初自己说的话,于她而言就是把她推开自己的身边,可是如果不这么做,自己担心控制不了自己想告诉她一切。

    “怎么不说话了?难道不是吗?”见智轩一直没有说话,气头上的恩惜抬头看向智轩。除了自己生病难受之外从未露出这种伤心的眼神,再次出现在眼前,心突然咯噔一下,是不是说得太过份了?怎么办?伤到哥的心了吗?恩惜大脑不停地转着,想着怎么开口。

    “我只是担心你,来看看你,见到你好,我就放心了。我先走了,你也赶紧和陈瑛她们联系会合下。“没有任何反驳,没有责骂,没有解释,却告诉自己担心自己,不过问下其它事情,刚见到面马上又要走,真的就那么忙,忙到连一点时间都不愿给自己吗?

    “那你走吧。你不是去找人吗?怎么跑来我这里了?这不是在浪费时间吗?”话刚落,恩惜就懊恼了,明明心里不是这样想的,但是心里真的很在乎,自己这是怎么了?

    “我是来找人,我来找我的惜儿。”智轩看着她,一字一句清晰地说着。

    恩惜怔住了!

    下一秒委屈地哭了起来,“你不是说不再管我了吗?你不是不理我了吗?为什么又一次不打招呼就偷偷回美国?为什么回去前,你还要把我推开,推开别人?你不是嫌我是你的拖油瓶吗?干嘛还要浪费时间来找我……“恩惜哭着,不停地反问着,一瞬间积压了一个月的情绪爆发了出来。

    智轩紧紧抱着怀里的泪人儿,任由她捶拍打自己的后背。好怀念的味道,好怀念的体温,好怀念的声音。

    “好了,不哭了。都是哥的错,说错话了。我道歉,别生气了好吗?“说着帮恩惜擦拭眼泪,可是不管怎么擦,眼泪都擦不停。

    “以后真的再也不会这样了,好吗?哥保证。“继续安慰着哭泣的恩惜,没想到那些话伤了她唉……

    “每次你都是这样说,可是还不是一样没做到。“

    “意思是不相信我了?这样,那你以后就只管叫那个昊然来当你哥算了,我不说话便是。“说起那个男的,到现在智轩还在不爽恩惜竟当着他的面那样拉着陌生男。

    “关他什么事,他又不是我哥,你还说不会再推开我,看吧,现在已经开始了。哼……欺负我,回去我要跟妈咪告状去……“说着便又开始哭了起来。

    “刚刚你不是躲着我,拉着他的手挡在自己的前面吗?“智轩也想知道为什么。

    “那是……那是因为我害怕你误会我。“”误会?什么误会?“

    “就是误会我和他在一起啊。“”怎么会?你不是有男朋友了吗?“

    对哦,怎么自己当时会这么担心呢?

    “哥,我想你了。“

    “终于肯叫我了?“总算是原谅自己了。

    恩惜紧紧抱着。不愿松手,“哥,你有没有想我?”“嗯,一直都想着。也很担心,所以这次特地放下事情来找你。”听到智轩的话,恩惜竟感到心里暖暖的,胸口某个地方被一种叫“幸福”的东西填满,很满足。

    “陈瑛,你确定他们不是情侣?”此时在街市买东西的昊然仍不相信,不对啊,明明那个人刚刚看恩惜的眼神不像啊,自己也是有妹妹的人,那种情愫不该有,炽热的深情的眼神,还有隐隐压制的冲动,只有情侣间才会有的行为;还有刚刚看自己的眼神就像是看情敌那般;还有对待外人的冷淡以及对恩惜才有的温柔……种种都不像是兄妹啊,难道自己看错了吗?昊然一直沉浸在自己的思维。

    陈瑛白了他一眼,说道:“我跟惜大一就认识了,她家也去过,恩惜自己说的。怎么可能不是,你在胡乱想些什么乱七八糟的。”

    听到陈瑛这么果断,昊然想着也许真的是自己弄错了,便甩甩头不再去想这个问题。

    恢复如初的恩惜,抱着智轩的左手,一起来到街市和陈瑛们碰面。

    “哥,我好奇,你怎么知道我在这里?”这时恩惜才想起这个问题,她从来没告诉过他地址之类的。

    “妈给我打了电话,说了。但是那个孤儿院不给进,我只能在你们住的地方等。不过真的让我等了好久啊,等了三天才等到你们出来。”说着智轩都傻笑起来,都不知道那三天是怎么过来的。

    “就一直在那个地方等吗?那几天很热,你都站在那里吗?“恩惜吓到了。

    “嗯,没办法,我不知道你们的活动安排,每天等到晚上十点左右都没见到你的人,只好回去了。“

    “对不起,哥,是我太任性了。“内疚的恩惜,心疼地抱了抱智轩,智轩没有说话,只是宠溺地摸了摸恩惜的头发。

    “惜,你们来啦?等久了吗?“陈瑛和昊然其实刚刚已经到了,智轩对恩惜的特有的温柔,宠溺的眼神,昊然他们都看在眼里了。昊然还是不相信,也许恩惜只是当他是哥哥,但这个男的,绝对对自己的妹妹不只只是兄妹的感情。而陈瑛心里不免有些许的失落,虽然这种场面她也看了好几次,智轩是全心全意疼爱着妹妹,但一想到他对自己未曾有过这样的态度,还是心里不舒服,不过这几次聊天智轩对自己的态度改变了许多,这样想着,斗志又是满满的。

    “嗯,你们买好了吗?“恩惜看起来心情很好,陈瑛知道兄妹俩应该是和好了,果然是吵架了,来到这里这么多天,总算是看到以前那个快乐的恩惜了。

    “看来只有你哥才能让你开心起来哦,我这个姐妹都做不到哦。“

    “哪有啦。“说着便害羞的躲到智轩怀里。陈瑛见状便继续调戏着恩惜,已经害羞不已的恩惜则干脆把头直接埋进智轩怀里。看着打闹的两人,智轩也笑出声来,恩惜被捉弄到脸都红了,智轩便也开口了:“你们要回去了吗?”

    昊然看了看时间,也不早了,“嗯,该回去了,等下领队不知道会不会找。那你呢?”

    “我就住在附近,你们回去吧,我也回酒店了,明天你们是最后一天的课了吗?”

    “还不确定,你几时回去?”陈瑛问道,恩惜也看着智轩。

    “估计后天回去……”智轩说着。“又这么快就走了……“听到智轩的话,失望的恩惜嘀咕着。虽然很小声,但还是被智轩听到了。

    “不过应该可以待多几天,今晚把资料发给朋友,应该没有问题。“

    “真的吗?不能反悔哦。“一听到智轩可以多留几天,恩惜立马开心起来,不给智轩撤回的机会。

    “嗯,真的。好了,你们赶紧回去吧,不要太晚了。“智轩刮了下恩惜的鼻子,竟笑得那么温柔,恩惜也害羞地摸着鼻子,此时两人竟像一对甜蜜的情侣,做着情侣间才有的动作。让旁边的陈瑛和昊然都看呆了。

    “可是,我想和哥一起,我有好多话想和哥说。“恩惜不想错过每个可以和哥哥待在一起的机会。

    “这个我不知道行不行。不过应该没有问题,只要在工作时间前到工作地点就好。“昊然说着。

    “可以的,明天7点半前我会回去宿舍的。“恩惜开心地说着。

    “好吧,看在你哥的面子上,我就放你一晚吧。“其实陈瑛也想一起去,无奈自己没有任何借口,总不能特地去开个房间,太明显了,况且是他们兄妹俩相聚,怎么想都感觉自己就像个大灯泡,唉,什么时候自己也可以这样和智轩待在一起。

    “最爱你了,瑛。“说完给瑛一个大大的熊抱。

    就这样,昊然和陈瑛回去宿舍,智轩则先陪恩惜去买换洗的内衣裤和饮料零食。


    来到酒店,恩惜便直接倒在沙发上,像是跑了八百米似的,整个人软趴趴的。跟在后面进来的智轩无奈地摇摇头,这个家伙几时可以变得淑女点?

    “你要不要先去洗澡,明天要早起。“智轩关了门,转身对软趴在沙发上的恩惜问着。

    “让我躺会,走累了,哥,你先去洗澡吧。嗯,就这么愉快决定了。“说完继续趴着。智轩哭笑不得,便径直拿了换洗衣服洗澡去了。

    浴室传来洗澡水的“哗啦啦“声,恩惜便开始眯眼了。

    在快要睡熟时,恩惜被叫醒了。洗好澡出来看到恩惜快睡着,智轩只好摇醒她,不然要是睡着了就很难叫醒了。

恩惜猛地睁开眼睛,吓住了俯身下来准备叫醒她的智轩。智轩的上身就那样悬在恩惜上方,手支撑在沙发,脚跪在地毯上。恩惜看着眼前刚洗好澡的哥哥,头发还滴着水,穿着开胸睡袍,上半身的身材在恩惜的角落看来便一览无遗——好白皙的皮肤啊,健硕的胸肌,湿哒哒的头发的水顺着脖子一路留下来,流过胸口,一直往下流。还有阵阵的沐浴香味。怎么感觉此时的哥哥很性感,粉嫩的薄唇,好想吻上去。

    “快点起来洗澡了。“恩惜一直盯着自己看,看得自己周身不自在,而自己的这个姿势,实在暧昧的很。

    恩惜立马回神,赶紧拿起衣服小跑进到浴室。

    摸着发烫的脸,自己刚刚好像对着哥哥意淫了,天!自己在乱想些什么?恩惜赶紧拍了拍自己的头——不过那样的哥哥真的好性感啊。

    洗完澡出来的恩惜,看到智轩已经在忙着敲键盘,便小声走到智轩身后,也半蹲着看着笔记本屏幕。

凑近的恩惜,身上传来阵阵的沐浴香味,智轩知道恩惜已经洗好澡出来了,转身准备问她饿不饿。结果毫无预兆的,绊倒身后的恩惜,智轩眼疾手快,立马抱住恩惜,手垫在恩惜的脑后勺,手臂护着后背,结果惯性导致两人重重摔在地上,智轩闷疼一声,整个右手传来一阵痛到麻痹,就像千万只蚂蚁在爬的痛感。

     智轩赶紧支撑起身体,查看在下面的恩惜。“摔疼没?“

     恩惜因刚刚吓到一直紧闭着双眼,轻皱着眉毛,睡袍也因绊倒被凳子扯落,滑落了下来,露出一半的肩膀和雪白的酥胸。智轩从上往下看,眼前的情景,看得一清二楚,而自己的左手此时正放在恩惜的右胸上。此时的恩惜太诱人,智轩瞬间觉得自己已经有点欲火上身,赶紧从恩惜身上挪开。

    恩惜发现自己没有摔得很疼,睁开眼睛发现智轩就在自己上方,而自己还枕着他的右手,赶紧起来,摸着他的右手,“怎么样,是不是很疼?“智轩别开眼睛,”没事,你先把衣服理下。“

    恩惜低头,这才发现衣服都开了,好尴尬,立马转身整理衣服:没事的,自己的哥哥。

    而智轩也坐回到床边,揉着已经麻痹的右手,所幸都没事。恩惜也坐到旁边,帮忙揉着:“对不起啊哥,我只是想看看你在弄什么。“”没事,我知道你过来,但没想到你站在身后,转身太猛了,摔疼没?” “我没事。“

    “哥,为什么你之前不跟我说就走了?”恩惜停下来,看着智轩。

    “为什么啊……“智轩停顿了一下,”因为我怕到时你哭的话,我会舍不得离开。“

    恩惜笑了,显然很满意这个回答,突然在智轩的脸颊亲了一下,“这是奖励。“说完便继续低头揉着他的手。

    冰凉的触感,智轩这下更加难受了,刚刚好不容易压制下去的欲火,本身睡袍胸口的开口就大,没有穿文胸的恩惜,一说话,就现在做的姿势,都能隐约看到雪白的胸部,智轩内心连连叫苦,有点后悔答应她过来睡了。

   “好了,没事了,你先睡吧,我把剩下的资料整理好发给朋友就睡了,你明天要早起。“说完智轩赶紧离开做回桌子旁。

   恩惜很听话地爬上床上,静静地看着智轩。

   过了一会,智轩整理好东西,便合上笔记本,看到恩惜还没睡,便让她赶紧睡觉,自己到衣柜拿出备用被子和枕头,往沙发走去。

   “哥,你要睡沙发吗?”恩惜纳闷地看着。

   “嗯,我睡沙发就可以,你还不睡?小心明天起不来。”

   “为什么?床这么大,两个人睡都很大了。”

   唉,这让自己怎么说出口。

   “不要睡沙发啦,不舒服。要不我睡沙发,不然我现在回去宿舍,不然你就到床上睡。”恩惜又开始倔起来了。

   智轩知道再僵持下去结果还是自己投降,便关了灯,摸索到床上。躺在另一边,中间留着一条缝隙。

   “哥,这样感觉又回到小时候了。就像以前那样,有你陪在我身边真好。”说完,恩惜便像小时候那样摸索着智轩的位置,躺到怀里,反抱着智轩,这样会让自己有安全感。

   智轩被恩惜碰到,像触电般,强压着腹部的欲火。压着声音,“惜儿,快睡好,这样不好睡。”

   “哥,我知道我们都长大了,不能像小时候那样随便睡在一张床上,我懂。只是哥,你离开的一个月了,我每晚都没有睡好,怨你不辞而别,怨你就那样把我推给林聪,怨你让我觉得自己就是个累赘,也怨自己太依赖你让你觉得累了。我尝试着不去接你的电话,不去看你微信,每天让自己忙碌起来,每次和林聪到处走。可是一到晚上,经过你的房间,我还是想着你。每每想到你走前跟我说的话,心里就很难过。哥,你是不是真的不能陪着我了?”恩惜不停地说着心里的话,此时的恩惜,不知道自己为什么突然间就说个不停,感觉这些不说出来,心里憋着难受。

    “都是哥的错,让你误会了。以后不会了。但现在,你既然和林聪在一起了,就要好好地相处。如果他欺负你了,哥也会帮你打回去。”

    “哥,你也会找女朋友的吧?”这样就真的再也不能像这样抱着他睡了吧?突然心里不想他结婚,要是能和他永远在一起多好。恩惜被自己的想法吓到了,今晚自己是怎么了?尽是这些有悖伦理的想法。

    “睡吧,很晚了。”智轩没有回答。

    恩惜也没有说话,静静躺着,听着智轩沉稳有序的心跳声和呼吸声,像是已经睡着了。恩惜挪了挪身体,让自己更靠近智轩的身体,感受着智轩的体温,闻着他身上淡淡的体香,恩惜知道自己越来越贪婪这种感觉。虽然觉得自己对不起林聪,但恩惜还是想做一件事。“哥,你睡着了吗?“恩惜轻轻地唤着,”哥……“过了一会,没有回应,应该睡着了吧。

    恩惜抬起头,顺着呼吸声,用手摸索到智轩的嘴唇的位置,用脚轻轻蹬起来,用右手支撑在床上,左手拨开滑下的头发,慢慢地低头,轻轻地吻上智轩的唇,慢慢地用自己的唇摩挲着他的唇,到最后竟不自觉探出舌头去舔那双唇。心快速地跳动,快到连呼吸都觉得困难。

    恩惜的呼吸声,还有嘴唇上传来的冰凉和柔软,迅速点燃本身假睡的智轩的欲火。左手抱住恩惜的腰,一个翻身将恩惜压在身下,呼吸也跟着加快起来。

    恩惜没想到智轩竟然没有睡着,被吓了一跳。

    “你这是在做什么?“低沉的嗓音,传到恩惜耳朵却是磁性十足。

    “我,我没做什么。“恩惜紧张地掩饰着,但自己刚刚也引火上身,居然用舌头,自己和林聪接吻从来都没有这种感觉。听着上方传来的低沉的呼吸声,扫在自己的脖子上,异常敏感,恩惜发现自己下面……怎么会这样?对自己的哥哥?

    “别玩了,赶紧睡。”智轩尝试让自己冷静下来,重新躺回去,但想想还是要远离才行,便掀开被子准备起身。可没想到被恩惜拽住又躺回床上。

    “惜儿,你这是不想睡了?又要像小时候那样玩闹不成。”看着此时趴在自己身上的恩惜,智轩很是头疼,难道又开始调皮了吗?

    恩惜没有说话,借着微微的月光看着被自己压在身下的智轩,恩惜迷离起来,身体和内心居然渴望着。大脑已经被欲望控制着,无法思考了,恩惜再次吻上智轩的唇。

    智轩大脑“嗡”地一声,一片空白,任由恩惜吻着。薄薄的唇,恩惜更加留恋,越吻越深,纤细的双手也环扣到智轩脖子,紧紧扣着,好让自己更贴近他。

    嘴唇传来的柔软,身体上压下来的软绵,还有时不时传来恩惜的娇吟。智轩无法压制内心的欲火,翻身将恩惜压在身下,嘴唇也开始回应地她的吻,舌头相互碰撞交缠着,智轩大力地吮吸着。

    随着智轩滚烫的嘴唇吻过脖子,一直往下,停留在锁骨处,智轩轻轻地啃咬着,引来恩惜一阵阵颤栗,像触电那般,发出阵阵的娇喘声音。

    “嗯……嗯……“恩惜不禁发出声音。却吓醒了沉迷的智轩。

    智轩猛地抬头,看着身下的恩惜不知几时衣服已经完全扯开,自己的睡袍也已脱落了一半,双眼迷离的恩惜,高耸的双峰,就像诱惑人的妖精,躺在自己身下。天!自己都做了些什么?

    智轩赶紧帮恩惜穿好衣服,而恩惜却抓住他的手,“哥,可以不要停下来吗?“是的,她不想他停下来,她渴望他的疼爱,身体难受至极。

    “惜儿,我们不能这样。我是你哥。赶紧松手。“智轩赶紧去挣开恩惜的手,即便知道不是自己的亲生妹妹,但也不想事后两人尴尬,后悔。

    “可是今晚能不能不要把我当妹妹,可以吗?“碰到他那一刻,不知道为什么想要的更多,不管是心里的贪恋还是身体的渴望,不想停下来。

    “不行,赶紧放手。“智轩已经忍到极限,担心再不离开,自己连最后的防线都要打破了,不想一发不可收拾。

“哥,就当是帮我可以吗?如果你不肯,我去找昊然。”恩惜只能把昊然搬出来刺激他,但心里没有任何底气。

“绝对不行!”恩惜的话成功刺激到他。

    智轩生气了。

    恩惜坐了起来,扯开睡袍,把自己完全袒露在智轩眼前。跪在智轩面前,伸手脱掉他的睡袍,双手抵在他的胸前,吻上他的唇,不停地挑逗着智轩。

    智轩再一次抓住恩惜的手,“够了!”然后离开床,来到浴室,打开水龙头,用冷水冷却自己的身体,但大脑却一直浮现恩惜赤裸的身体……

    被留在床上的恩惜,慢慢清醒过来,眼泪不停地往下掉,“自己这是怎么了,怎么会对自己的哥哥做这些羞耻的事?这下完了,哥一定是觉得我很恶心,变态,再也不会理自己。”越想越难受,把头埋在双腿间痛哭起来。

    从浴室冷静下来的智轩,出来后便看到恩惜在哭了,都怪自己刚没有及时制止。走过去,坐到床边,双手捧起哭泣中的恩惜,帮她擦眼泪。

    “哥,我不知道自己怎么了,对不起,你不要生我的气好不好?不要不理我好不好?”看到智轩,心里更加难受,是真的害怕失去他了。

    怎么舍得怪她,自己也有责任。伸手把她搂在怀里,“不哭了,没事了,我没有生气,你只是一时调皮罢了。只是以后不能再这样调皮了,知道吗?我……“,停顿住了,”我是哥哥。这种事只能是情侣或是夫妻间才能发生,明白了吗?“自己仅仅是哥哥而已,即便不是亲生哥哥,却不能说出这个秘密,是啊,早就答应过父母一直要保守这个秘密。

    在智轩的安抚下,慢慢停住了哭泣。“哥抱你去洗个脸,然后赶紧睡觉,好吗?” “嗯。”此时就像安顺的小猫,静静窝在他的怀里。


    第二天恩惜便早早去和陈瑛们汇合出发孤儿院。午休时间,恩惜便陪着孩子们在园子玩耍。

   昊然坐到恩惜旁边,问道:“你和他真的是亲兄妹吗?”他还是想找本人确认才行。

   “对啊,怎么?不像吗?”恩惜不明白,昨天下午不是说了吗?

   “不是,只是感觉你们更像情侣一些。没事啦,我只是八卦而已。”看来真的是自己想多了,也许他们兄妹俩的感情比自己和自己的妹妹感情深些。

   情侣?像吗?。想起昨晚的事,恩惜自嘲着自己,不该对哥哥有其他的情愫。

   下午最后一堂课,孩子们给他们每个人都画了自己喜欢的东西,花,鸟,大海……送给每个人。

     “有点不舍得离开了。”陈瑛念着。

     “是啊,相处了几天,都有感情了。这些孩子又这么可爱。”昊然也感慨,虽然这里是孤儿院,但每个孩子却过得很快乐,笑的那么纯真,那么阳光。

    告别孩子们,领队便让大家开始自由活动。恩惜拉着陈瑛,悄悄地说着:“要不要去找我哥?”  “可以吗?”  “走吧。” 两个人便出发去找智轩。

    三个人商量着去附近海边玩水,恩惜把陈瑛推到中间,自己则站在陈瑛的,最后趁他俩聊天不注意故意放慢脚步,走到后面,看着他俩聊的甚欢。

    瑛和哥哥挺般配的,自己的眼光真好,现在的哥哥貌似对瑛也态度转变了,不再像刚见面那会冷冰冰的。这好像是第一次看到哥哥对其他女孩这么好,聊这么久的天,哥也是要结婚的吧,以后站在他身边的就是其他女人了。有瑛在的话,哥哥应该会很幸福吧,突然有点羡慕瑛……

    过了许久,智轩发现恩惜一直没说话,这才发现她并不在旁边,前面也没有,后转身看到恩惜低头在玩手机,“她这是在和谁聊天吗?林聪吗?”智轩看着她忙碌的手指不停地按屏幕。

    恩惜因插不进话题,只好玩手机,刚好林聪找她问她几时回去,便和他聊了起来。

    陈瑛叫了下恩惜,恩惜这才小跑上去。

   "你怎么走到后面去了?"看着小喘的恩惜,陈瑛掏出纸巾给她擦汗。

   "在打字,就走慢了。"  "哦?和你家林聪吗?"陈瑛又想开始捉弄她了。

   "你猜?和我哥聊什么这么开心?"这下轮到恩惜捉摸她了。

    "我们俩只是随便聊聊"陈瑛害羞了起来。

    "你们俩?这么快就这么亲密了?"恩惜贱贱地故意提高分贝。

    "走吧。"智轩说道。

    恩惜应着,便拉着瑛跟了上去。

    晚饭过后,智轩送她们回去宿舍。恩惜嚷着明天晚上去智轩那里过夜,因为这次见面后,不知几时才能和他这样子见面而不是隔着电话,视频。

    回到宿舍,陈瑛便抱着恩惜,"惜,今天是我最开心的一天了。第一次和你哥有这么近,还聊了这么久的天。""你要加油啦,我哥那铁树可是要开花了哦。你得加油好好滋润才行。""我会的,谢谢你我的好姐妹。"今晚陈瑛怕是睡不着了,太兴奋了。

    走在回酒店的路上,里德打了电话过来。"我说你几时回来?该不是在那边遇到美女不舍得回来了吧?"说到这个里德便气不过来,几天前智轩急急忙忙交代一些事,说要有重要的事要外出几天。结果去了快一个星期了还不回来,累死他了。

    "快了,后天回去。"他答应过恩惜,不想食言。

   "不是吧?后天?再不回来,你就不用毕业了,实习也别想去了。"里德几近吼着,"不行,明天必须回来,不然我就不弄了。"

    "惜儿想让我待多两天。"无奈只好搬出恩惜,里德的软肋。而事实证明他是正确的。

    "你去恩惜丫头那里了?你怎么没告诉我是去那里啊。也不带上我。你这家伙太不够意思了。"里德瞬间不服气,明明知道自己也想着恩惜,自己偷偷跑去找她居然不告诉他。

    智轩内心嘀咕着:告诉你了还得了,两个人都不用毕业了,和恩惜两个人一见面就是斗嘴,还能清净吗?

    "先这样了,回去给你带手信,你加油!"

    "喂,有没有人性啊……"不等他说完,智轩之类挂断电话了。

    一想到明天晚上,智轩就开始头疼了,不想再发生类似昨晚的事了。虽然今天两个人没有什么尴尬,但恩惜一整天都在撮合自己和陈瑛,一想到这些,智轩心里惆怅不已。


    第二天晚上,酒店,智轩房间。

    “哥,我发现这里的孤儿院孩子们其实很幸福。”恩惜看着陈瑛发给她的照片。

    “当地政府的关注,还有时不时有像你们这样的团队来,肯定会幸福。”

    “我也很幸福,每每看到这些孩子,我其实觉得自己很幸运,有疼爱我的父母和哥哥。”

    智轩没有说话。

    “对了,哥,这几天和瑛聊得怎么样?有没有好感了?”想起来之前瑛的请求,恩惜开始试探口风了。

    “挺好的。”他知道恩惜的意思。

    “那,你要不要考虑一下?”

    “你很想陈瑛做哥的女朋友?”这个问题,恩惜已经说了好几次,每次都避而不谈。

    “挺好的,陈瑛是个好女孩,人很善良,又长得那么好看,很多人追她的。肥水不流外人田,我也是想帮哥物色好的人。”

    “好,我知道了,我会考虑的。”没有任何起伏,就那么简单平淡说着。

    恩惜看着智轩的后背。没想到他会这么说,瑛要是听到这话一定会高兴坏了吧,可是,怎么自己却开心不起来了呢?

    过了一会,智轩便催着恩惜赶紧休息,明天她要回国内,自己也该回美国了,不然里德真的忙不过来。

    “哥,你几时回家?”躺在被子里的恩惜问着睡在沙发的智轩。

    “还不清楚,再说吧。睡吧,晚安。”说完智轩便闭眼不再说话。


    深夜,智轩已睡得很沉,而床上的恩惜,一直没有睡着。起身,下床,垫着脚尖来到沙发旁,跪在地毯,看着睡熟的人,伸过去的手停在半空,不敢触碰,生怕惊醒他。就那么看着,嘀咕着:现在看着熟睡的你,可以毫无忌讳地一直看着你,心里竟会觉得幸福。如果你不是我的哥哥多好。也许只有你和瑛在一起,我才能肆无忌惮地留在你的身边。可是胸口某个地方一直抽痛着。你要幸福!

    第二天,恩惜便跟着团队出发机场,候机室。

    “惜,昨晚你问你哥了吗?他怎么说。”陈瑛已经迫不及待了。

    “你猜。”看到焦急的陈瑛,恩惜动起了捉弄的心思。

    “不要这样卖关子了嘛。”  “我哥说……”恩惜故意停顿,看着陈瑛,好奇接下来的话她会是什么样的表情,“我哥说他会考虑的。”

    所谓幸福来得太突然,也就是这样吧。

    “我没听错吧?惜!”陈瑛不敢相信自己听到的话。他会考虑的,这是有希望了吧?

    “没有听错。你可要加把劲哦,我哥说会考虑的。”

    “惜,不行,我要去你哥那。”听到这个消息,陈瑛已经按耐不住。

    “啊?去我哥那?你要去那边读书吗?”恩惜惊讶,陈瑛已经疯狂了吗?

    “嗯,我的专业下半年就可以提前申请外出实习了,本来计划去我爸那边的,现在我要改变计划,去你哥那边,只有待在他身边,我才能有更多的时间和他相处,了解彼此。跟我说下你哥在哪里,我现在就让家里帮忙安排下。”陈瑛已沉浸在自己的世界了,已经开始想象以后的生活。

    看着幸福的瑛,恩惜既替她感到开心,但心里却有些许的失落。以后失去的不仅仅是哥,也许离开自己身边的还有眼前这个好姐妹吧,那自己剩下的只有林聪了吧。不知为什么,此刻竟想念起他了。想着,便掏出手机给林聪发信息,告诉他自己今天回国了。林聪说到时去接她。

你可能感兴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