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年,再见

我们已经认识九年了。

“他从一个孩子变成了大人”,看见他的一瞬间我就这样想。我可能是个眼睛控,从前最喜欢他的眉眼,笑起来弯弯的,像那种欢喜的月牙,好几年没有细看过他,前两年见的次数屈指可数,还夹杂着尴尬或者莫名的情愫,明目张胆对着他的眼睛,大概也赢不了他,向来这个游戏我总是败下阵来,从他少年的时候就是如此。这次我倒是能清清楚楚看他两眼,像从前一样仰着头,这么多年了,我们身高还是差四十公分,他依旧眉眼弯弯,有见到我时该有的心安,我不知道,我就是这么觉得。并肩而走,偶尔偏头看他一眼,眉尾微微跳动的血管是青色的,他不开心,没有什么明了的证据,我就是知道。仔细回忆了一下,他从前的样子,和眼前的这个人重合了一下,嗯,是了,他不再是那个哭的不能自已的爱我的少年,我最爱的他的眉眼之间少了年少时的无谓和无畏,多了些沉稳和淡然,没变的大概是他看我的眼神,是那种真真切切的宠溺,对视久了,我的泪腺总把持不住,他变聪明了,从前我们都避免看对方,如今他可以在我恍惚的时候,戏谑一笑,好像刚刚那个温柔的人不是他。

我已经三年不写他了,在这三年里,他跟别人在一起,我跟别人在一起,他分分合合,我也分分合合,他总打趣我将要远嫁他方,我也嫌弃他重色轻友,偶尔我们断掉联系,可我就是笃信他绝对会想起我,不习惯用这么确凿的词,有自以为是的风险,可对于他,我突然就想给自己一些自信。

送他上车,我们一起走了大概5分钟的路程,跟他挥手,我知道我笑的有多真诚,突然觉得应该把那些年欠他的真实都还给他,让他知道,你看,我其实这么可爱。最后登车的时候他猛的回头,笑的比我成熟,带着“吾家有女初长成”的欣慰。后来我再回忆起这一幕,都会泪流满面,明明不难过,心口没有钝钝的痛,可我就是会哭。

微博上有流传甚广的鸡汤:人生就是减法,见一面,少一面,趁阳光明媚,去见你最想见的人。可是时光之下山南水北,彼此之间人来人往。他曾是我的月光,后来有人睫毛颤颤,陪我看了一场又一场的月光,我也知道他也要在深夜里安慰着别人不安的梦。从前分开的时候我就说过,谁欠谁的感情,会有下一个谁来还,我们不必着急,有人成了朱砂痣,有人会是白月光。只是偶尔我会很想他,不是想念如今也算个大人的他,是想念记忆里全心全意宠爱我也对万事无所谓的他,彼时恨他痞痞少年,此时记起我也会眉眼弯弯。

其实我不喜欢回忆着写东西,那些已然过去的情绪和情感重新碾过心头,并不是值得炫耀的事情,不过有些人和事都恰好卡在回忆里,现实的触摸寥寥无几,你想对他说一句再见,都要从回忆里调取措辞,以防只有一句“再见”,后来全然演变成后会无期。不过实在想想,分离时候,说的多或者少,差别其实不大,毕竟他已不是少年,我也不再年少,他不会幼稚纠缠,我亦不似从前狠戾决绝。

再想起“顷刻聚咫尺,一念散天涯”,不禁有些自嘲,一年前的我竟全然相信。在这个无法随意触摸的时空里,只剩下后半句昭示人心惶惶瞬息叵测。想起偶尔电联,说起近况,酒精过敏还喝的不亦乐乎的我语速飞快说一说失态难堪,对面安静好久慢慢吐出几个字:如果我在……就没有了下文。我们不再说这个关于时空的话题,我不问他的下文,也不发出心底悠悠的叹息,南方的风可以吹散隐约的忧郁。有些话,当时不说,就再也不提了吧。

我们已然相识九年,索性都将就消磨了心里那些不清不楚,强撑着后会有期,各自的人生里多些期盼。不过,还是该说:

少年,再见。

他不曾陪我看过月光,却也是我青春里明媚的月光,我不必跟青春正式告别,因为并不怀念,我只怀念他,怀念那个无惧亦无忧的少年。

你可能感兴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