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题

这段时间,每每听歌,歌词总会影响到我自己的情绪。不知道是因为来到了异国他乡而产生的思乡感,还是年少轻狂的奇怪臆想,手机备忘录里的随笔总是在夜深人静的两三点完成。

离开重庆已经快半年了。

这边的冬天来的比重庆快,来的比重庆猛,就连那看上去充满热气的阳光也都是冰凉的。重庆的冬天好像就只存在于过年的时候。可书里和画里描写的那满目枯萎的冬天,重庆是没有的。梧桐遍地的重庆,即便是到了冬天,也都是绿城。

现在坐在租的很小的oneroom里面,室友和她的闺蜜正天南地北的聊着。相隔几千公里的两个人,缺像面对面一样的交谈着。高科技发达的时代里,距离也好像没有了。

可我还是因为距离,放弃了一段让我很用心的感情。说用心二字,只是因为我想要用心的去经营这段感情罢了。跟这个人在一起的原因,也只是因为某晚我们彻夜畅谈,酣畅淋漓的宣泄让我自以为的觉得,他是我应该把握住的人。没有17岁的时候那种冲动的懵懂,没有十八岁的时候那踌躇的试探,我只是年长了一岁,却完全没了高中时那样敢爱敢恨的性格了。

跟这个人在一起的时候,抱着这个人,安全感的确是有的,可伴随着安全感来的东西,却是自己内心不停地在质疑,这算喜欢吗?可能不算吧。就好像吃饭的时候需要筷子,没有筷子勺子也行,再不济还有刀叉。这个人于我来说,可能就只是我需要谈一场恋爱了,我需要享受一种被呵护的感觉了,而恰巧那晚的畅谈,让我选择了这个人。

说来也怪,歌词里文章里日日歌颂日日描绘的爱情,在我这短短的人生中,好像从没出现过。唯一一次最接近爱情的时候,可能没有出现过吧。

我这个人,理智起来,我自己都很害怕。何时变成这个样子的,我也不知道。只会瞬间分出利弊然后考虑闭嘴。可能是因为吃过亏,才会长脑子。

这两天出去玩的太久,有点累。

该睡觉了

你可能感兴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