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灯记

我也不知花灯起源于哪里,以前看电视上讲,花灯是民间穷苦人家为了讨口饭吃的表演。逐渐地,百姓日子越过越好了,花灯成为了这年间伴头热闹的活,成为了当地的习俗。

早年间,我还在姥爷家住的时候,最爱的便是这年间伴头。初二初三过后都会有花灯、舞狮来家里玩耍。在那一天,小孩们不受大人的管束,手里提着自己做的纸灯笼,跟着舞狮队到处跑,走过小道、穿过田埂,挨家挨户地去看花灯,别提多热闹了。

我七八岁时,村里的房子都还是简单的砖瓦房,乡下人朴实,不怕辛苦,就怕个不热闹。那时候,姥爷还在,他是最喜热闹的人了,每年的舞狮队伍里都少不了他。一到年间伴头,他都会跟村里的几个老伙计合计合计这事,换换“龙须”“纸花”啥的,为今年花灯、舞狮做准备。乡下人朴素,买不起电视上那样好看的舞狮道具,大多是自己手工制作的。我记得当时的狮子头买的是用旧了的,狮子的毛发使用绳子给搓出来的,身子是隔壁的汪大娘用了几尺花布做出来的。至于花灯,是村里的編筐的好手黄大爷带人编的,编好后用染了颜色的花纸剪好糊上去的。除了这两样之外灯笼是很重要的,要有一个最漂亮的灯笼来为狮子引路,并且这个“灯”一路上不能熄灭。舞狮那天,村里的小孩都会早早起来做花灯,大多也就是拿家里的废弃酒盒在四周挖个洞,再在酒盒上面扎几个洞用绳子串起来,差不多就这样做好了。心细的孩子还会用塑料袋包住四个口子,以防风大把蜡烛吹灭了。谁的灯要是被选中进了舞狮队,那可不得了,所有的孩子都会跟着他屁股后头转。

玩灯的内容其实有很多,但我那时就看过两种,“花灯”和“舞狮”。“花灯”最先表演,一般情况下,“花灯”是女孩子表演的。一位坐船,两位撑船,边撑船还要边唱和,唱的都是当地的方言。虽然我在姥爷家住了很久,看了好多年的花灯,但至今我都不知道唱的是什么,只觉得调子好听,配上有节奏的锣鼓声,声声入耳。每到一家,户主就会放鞭炮迎狮子,这也是迎财的一种象征。舞狮是力气活,狮头、狮尾还要配合默契,一般这样的活都是年轻人去干的。我哥那时也舞过,从白天开始我就跟着屋围的伙伴说:“今晚我哥舞狮子!”年轻小伙子们好玩,举着狮子挑战着高难度动作,上板凳、咬酒杯、坐立等等,没经过训练的大哥哥们偶尔耍耍帅,把狮子也也演的活灵活现的。狮子咬酒杯是好运的象征,狮子每一步的动作都有它的寓意。舞完后,狮子会安安静静地待在原地不动,等着敲锣打鼓的人喝彩,喝完彩后狮子才能退,继续敲锣打鼓地到下一家去。

许久未见,却像如约而至一般,我又再次看到了花灯。亮丽的舞狮队服,艳丽的花船,舞狮的不再是年轻小伙子,而变成了中年男子;划船的也不再是年轻小姑娘,而变成了中年妇女......喝彩的依旧是那位爷爷,但饱经风霜的脸又多了几道岁月的痕迹。佝偻的背影,断续的咳嗽声,扯着嗓子尽量唱到最大声,尽管这样,我依旧不懂得唱的是什么,可依然觉得调子很好听。

姥爷已经不在了,当年敲锣打鼓的伙计们有的已入土,有的却也敲不动了;小伙子矫健的身段,现在已然有了啤酒肚;小姑娘们都已为人妇为人母了。听闻有花灯,小伙子们开着车赶来,一条条发到朋友圈诉说自己的童年、青春。

我抱着两三岁的小侄女在一旁看着,幸而她不怕,追着狮子满村地跑,像当年的我一样。

�Dz��=���2�A

你可能感兴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