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侠】梵钟剑(4)

真侠、假义

一人随话音后缓步跨出。
仍是青衣,蓝绫,三尺朴刀。然却双目有神,步伐稳重有力,声低却如言在耳,一看便是内家好手。此人乃是杭州总捕头,“千里追风”严沉封。
严沉封道:“再加上我又如何?”
东房人影也笑道:“你终于还是出来啦,我还以为你要当千年乌龟躲在箱里永不出来呢,呵呵。”
周成怒道:“你!”说完挥刀便直砍那东房人影面门,刀势急急破风,眼看刀刃离面门只寸许,东房人影却依然半步未移。周成心里暗道:“你要找死我也不必活捉你了,把你放倒再说。”却见南房人影身子一动,一剑“怒指斜阳”拦下了周成的刀势,左足向周成右胁踢出。周成倒退半步,手腕左半翻,内力透刀身,反手斜挑南房人影腹部,南房人影用剑下格,却发现从刀上一股大力传来,比先前拦住砍东房人影那刀力势更甚,暗叫一声不好,虎口发麻,剑脱手往上飞去。周成内力左移,左掌推出,南房人影右胸被袭中,倒飞出两丈。
西房人影见同伴受伤,挺剑刺向周成左掌。周成收掌,左肩微斜,“大鹏收翅”刀往西房人影腰身削去。西房人影预料不及,右足后退,上身斜仰,欲避刀锋。却见周成这招乃是虚招,刀削一半,刀势突往下翻斫去。只听“吡”的一声,西房人影左腿被划出大口子来,血汨汨而出。
东房人影见状不好,对南房人影和西房人影说道:“二弟三弟,不要硬拼。先逃出去再作打算!”说罢拉起兄弟二人便将往门外逃去。忽听耳边几处破风声传来,他骈起食中二指往后背一夹,却是颗飞煌石。另兄弟二人皆有伤在身,虽听到后背射有暗器,仍是躲闪不及,各被一颗飞煌石点住穴道,无法移动。
原来严沉封看见周成一人出手,尽将两黑衣人放倒,便不再关注。只将心放在那东房黑人影身上。听得东房人影要要将其他二人一起逃出,心念电转,便决定先把那二人制住,就可拖住那东房黑人影。于是疾疾出手,射出三颗飞煌石打向三人。严沉封本就没打算这颗飞煌石能把东房黑人影点住,只不过这颗飞煌石却能吸引东房黑人影的注意,让他下意识自保,无法顾及其他两位同伴。兵法有云,声东击西是也。
果不其然,东房黑人影见二弟三弟都被点住,正欲伸指解穴。听得严沉封说道:“你还是顾起自己再说罢。”话未落,刀先至,刀扫双脚。东房黑人影暗道好快的刀法,双足发力,往上跃出,使出一掌“豹神镇物”,双掌从上方向严沉封压来。
严沉封面肌滑动,心里不禁赞道:“真雄浑的内力!”他不敢硬接,左足蹬地,向侧闪出,身影随风,迅移转身绕到东房黑人影身后,“老汉辟柴”用刀向右脚削去。东方黑人影右脚抬起,左足旋转全身,“豹子回头”右掌向严沉封左胸打来。双方实力不相高下,斗得三五十招,严沉封用刀背震伤了东房黑人影右脚,东房黑人影也用一招“饿豹掉食”拍了严沉封左肩一掌。
“刘氏伏豹掌,你是‘如来圣手’刘正飞?”严沉封疑声道。
刘正飞道:“严捕头好眼力,竟然识得先父自创的掌法。只不过你大捕头不去千里追大奸大恶之徒,怎么来追我这个小辈”
严沉封道:“哼,这话应该反问你。你怎么知道我的名字?”
刘正飞道:“全捕头中只取双脚,除了你严捕头,只怕找不到第二个。你招招攻我下盘,我就是眼力再不济,也不至于不晓得您的名字。”
严沉封道:“你不在‘留仙山庄’做你的大少爷,怎地干起大盗来了?你爹就不管你?”
刘正飞叹道:“家父十六年前就失踪了,至今是死是活都未可知。”
严沉封惊道:“哦,刘老爷子已失踪十六年了。”随后喃喃自语:“十六年了,时间真好快。”他抬头看了刘正飞一眼,说道:“你走吧。”
周成急道:“老大!你怎么...”
严沉封摆摆手道:“别多说,我欠刘老爷子半条命。今天就算报了。”
刘正飞心道怎么严沉封和父亲会有过联系,便试问:“那我这两位兄弟?”
严沉封正色道:“你可以走,他们二人要留下。”
刘正飞道:“如果我定要带他们走呢?”
严沉封道:“恩情已经还了。既如此,你们三人都留下吧。”
西南房黑人影二人同道:“大哥,你先走,不要管我们!”
严沉封轻笑道:“只怕他现在自身难保。”转而对周成道:“你把他二人绑了,交给县衙,我去拿他。”说罢跃起正砍刘正飞面门。
刘正飞仍是舍不得他二位兄弟,身形闪过刀锋,双手皆骈二指,欲解二人要穴。眼角瞟去,严沉封刀如闪电,又从左旁攻来。周成运气于腕,腕甩刀出,刀口直飞刘正飞前胸。刘正飞无奈,双足下沉,往后飞出,身子似那簧上之物,已然弹出门外三丈许。
严沉封眼神示意周成缚好二人,急奔门外追去。那刘正飞轻功着实了得,足轻如燕,黑影如蝠,待得他追到院内,刘正飞已从前院墙掠下。他心道:“不如此逼走你,我真对不起刘老爷子了。”竟立住不追,将转身回门,却听得院墙外“啊”的一声,又一声“哪个卑鄙小人”。严沉封飞身上墙,只见刘正飞左按后背,褐色液体从指缝流出,右手正与一美貌少女激斗。少女身后一男子坐倒在地,嘴角渗血,左手直不停的揉着胸口。
不多说,各位看官应该猜着,正在激斗的女子和坐倒在地的男子,便是那唐青兰和西宇了。原来西宇和唐青兰约好时辰地点后,把习得的那三手剑招练熟了,再与唐青兰在前院门口会合埋伏下来。两人等了一个多时辰,唐青兰以此盗贼今夜不会再来,便让西宇自行回客栈,自己将开门回屋。哪知西宇眼前一闪,一道黑影跃将落地下来,西宇本能一招“黄莺穿柳”,直刺那黑人影左背。因他日间练那三招何止十遍百遍,剑动快过意动,刘正飞竟躲不过这剑!
刘正飞万料不到院墙外会有埋伏,值此跃下时并无生警惕。中剑后顺口骂出,右掌回身推出,把刺剑之人打出二丈开外。待未看清偷袭之人,另一柄寒剑从一女子刺出。唐青兰师出名门,仗着“越女剑法”高深莫测,竟也和刘正飞斗得不相上下。
刘正飞和那女子斗了数十招后,认得是峨眉派剑法。知那峨眉派剑法讲究“至刚至柔,刚柔并济”。待那女子使出一招“玉女抚花”时,左肩稍斜,内沉丹田,右掌一记“飞禽走兽”,掌风劲劲,袭向女子手腕。女子痛的啊的一声,宝剑掉落。刘正飞心道后背刺伤,不宜久战,便正欲奔走。听得一声:“怎么,欺负了我师妹,就想逃走么?”

你可能感兴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