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想

楼上好像掉了一颗珠子在地板上,清脆声响,像是砸在我的头顶,和坚硬的颅骨碰撞出心颤的声音,我很难想象楼上的地面有多脏。我很难想象这个世界有多脏。

我的愿望是用最强力的消毒水,不放过每一个角落地,清扫一遍,把每个人的耳屎,鼻屎处理干净,丢到外星球去。把每个有皮屑的头发狠狠地洗一万次,把那些有狐臭的人放在最适宜的空调房里,不让他们出一丁点汗。把肠子剖开,把里面的粪便拿出来丢掉,把肠子用消毒粉腌个几十天,再装回身体,从此只喝水。把身上的每一寸皮下脂肪都削下来,只留下薄薄的皮肤,防止出油。

把污言秽语的人的嘴巴割下来,声带抽出来,用高锰酸钾反反复复冲洗,再放进消毒柜里晾干。把性侵者的阳具割下来,高温灭菌。把恐吓者的心脏脑髓都挖出来,放进我家门口的那潭小水洼里浸着,直到里面的蠕虫全部逃出来,再放回去。

唯有这样,我才能觉得干净一些

你可能感兴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