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书现世

一碗茶茶馆外。

几张桌子随便摆着,椅子乱七八糟,如果不是现场的气氛,气氛诡异。谭悠悠瞟了一眼面前这个劲装女孩,心里就呵呵了。

如果说,他之前还有一丝丝可能谎称自己身上没有无字天书,甚至搜身都不怕。

现在么?可能只有鬼才会信他的话。

“你来干嘛?”谭悠悠一口吐了茶叶子,侧着头问女孩。

“来接你啊!我听爹说你有人要打劫你。”女孩看了一眼周围这些人,抬起腿,一脚踩在长板凳上,一手举起鞭子,横眉点指而过,“你们!你们!现在还不夹着尾巴跑,难不成还想尝尝我王菜花的鞭子不成?”

说着,鞭子一甩,一声脆响,冷不丁吓了大傻一跳。

风很轻,云也舒展,王菜花的鞭子没吓走一个人,奥,对了!说起王菜花这个名字,还真是值得推敲一下。

想当年,景苑书院院长成名天下之前,结实了一位奇女子。传说这女子是个庄稼人,就是早扛锄头晚拖柴,勤勤恳恳,在那村儿里也是出了名的孝顺能干。

那时候院长在江湖上也算得上有名气,不过因为年轻气盛,着实惹了不少仇家。有一次不小心出远门,遇见了一群黑衣人围杀,而且全都是江湖好手,十个八个的还不算什么,关键是几十个人,就是他也吓破了胆儿,一路狂奔,天南地北都分不清了。

就在他快要筋疲力尽的时候,那天夜色挺美,月亮像脸盆一样大,照的林间的树叶都泛着银光,他以为他要死了。

还笑着对月长叹:此去男儿经别年,不笑明月笑苍天。

那群黑衣人坠着他一路也不知道奔驰了多少里,也是累的气喘吁吁,称赞他是江湖年轻人里面最出色的诗人。

菜花她妈就是这时候出现的。披散着长发,穿着粗布衫,肩上扛着一捆柴火,从夜色下的树林里,拉着两匹狼走了出来,两匹已经死的透透的灰狼。

菜花她妈就这么从黑衣人和院长之间经过,还活着的十几个黑衣人大气都不敢喘一个,他们战战兢兢地目送菜花她妈,经过。

但是菜花她妈停了下来,将肩头的柴火卸了下来,然后拄着锄头说:这个男人我罩了。

然后,没然后了。

从此之后,江湖上多了一个景苑书院,天下书院只有这一家超然物外。江湖上也多了一个至宝:无字天书。

小时候,谭悠悠问过菜花,为什么她叫菜花。

菜花说,因为,因为我妈叫大麦,她说菜花有营养,吃着养身体。

景苑书院很厉害,收天下学子,也出现过很多闻名天下的厉害人物,从江湖武林,到朝廷庙堂,数不胜数。

但是面前这群人是什么人?绿林道上的人,只有两种人,好汉和抢劫犯。

谭悠悠眼前这群人,显而易见,是正儿八经的抢劫犯。抢劫犯怕什么,怕监牢,怕刑狱,但是面前这两个还未成年的黄口小儿,他们不怕。

毕竟,传说景苑书院院长就是靠着无字天书,一步步成为天下少有的绝世高手之一。


现在谭悠悠很头疼。

面前这些人,可不是闹着玩儿的过家家,是真的一言不合动刀子,真正地“白刀子进红刀子出”。

尤其是其中的冷一指和缺德和尚。

“哪里来的小姑娘,这里刀剑无眼,别伤着你。”

“是啊!老朽也是这个理儿,施主早一会儿拿出来天书,老朽缺德是不会为难的。”

菜花大眼一瞪,“缺德老秃驴,你知道你师父为什么给你取了个缺德的法号吗?”

“呵呵!老朽自然明白,老朽坏事做尽,最没德行,师父给我起这个名字,是辟邪用的,以后再干什么坏事儿,不用担心缺不缺德。”

缺德和尚双手合十,笑眯眯说道。

“你!”菜花气得手中鞭子直抖,这人怎么这么无耻?

“他师父是淫僧。”谭悠悠慢慢说道,淫僧是高手,曾经在皇宫里头游荡一圈,最后全身而退。

“那怎么办?”菜花看向谭悠悠,这下难办了,她还以为仗着老爹的名头,吓跑这些人,如今看来是泡汤了,可怎么办才好。

“凉拌。”谭悠悠说到。

“一点都不好笑。”菜花姑娘瞟着他。

“你爹让你自己过来的?”谭悠悠好奇地问道,书院虽然强大,但也不可能威震天下,院长就这么放心自己女儿跑出来,难不成这丫头不是亲生的?

“不,不是,我娘帮我打晕了大师兄,然后我就跑出来了。”菜花红着脸小声说道。

“你跟你娘学了几成本事?”谭悠悠比较关心这个问题,“你有没有怀疑过,你可能不是亲生的?”

呃......尽管觉得后面这个问题有点怪,菜花姑娘觉得现在不是纠结这个的时候。

“我没学我娘,也没学我爹,我们都是大师兄教的武功。”

看着菜花一脸纯真的模样,谭悠悠基本确定,菜花不是亲生的闺女。哎?难到那位大师兄是院长私生子!大新闻啊!

“你大师兄模样是不是有点像你爹?”谭悠悠抚摸下吧,认真地思索着问道。

“嗯……有那么一点点。”菜花想了一下,大师兄也喜欢娘泡的茶。

“晓得了。”谭悠悠点点头,看来书院这位大师兄有可能是院长的亲儿子,“你学了他多少本事?”

书院的大师兄,两年前打断了淫僧的一条胳膊,有人说,他如今已经勘破望山境界,在这个世界上,已经是站在金字塔顶端的超绝人物了。

“没学来......”菜花声若蚊子,她脸蛋羞红。这事儿说起来有点丢人,她跟着大师兄学了十年,可是什么都没学到,其实这事儿也不全怪她,因为大师兄总是把她丢给二师姐。

“你大师兄结婚了吗?”

“结了啊,大师嫂是如今的长公主,也就是三傻的姐姐。”王菜花不知道谭悠悠为什么突然问这个问题,难不成有什么深意不成?她很好奇,这些人连她爹爹都不怕,谭悠悠扯这么多有啥用。“你问这些做啥?”

“八卦,八卦懂不懂?”谭悠悠瞥了她一眼,然后他从怀里取出一本书和一支笔,轻轻翻开第一页,舔了舔毛笔的笔尖,然后认真地写着什么。

硬毛笔一笔一画,形成文字,还未看清,便匆匆隐去。


虽然王菜花没什么本事,但是谭悠悠依然不着急,许是一出生娘就知道他性子慢,就给他起了这么个名字。

听娘说,他出生的时候,一直没哭,急的他爹差点都哭了。娘说,出生的时候都得哭,不哭不行,眼看着唐悠悠就要挨巴掌了,这小子才崛起小嘴,呜哇一顿乱叫。

娘说,这小子魂儿精。

谭悠悠两岁的时候,把落雪宫剑丸给吃了,五岁的时候,把无字天书当擦屁股纸用了,七岁的时候把他爹的锄头给扔下悬崖,十岁的时候,这小子竟然一把火烧了他爷爷的胡子,气得老头子绕着谭家庄追了他一天一夜。

后来那一顿胖揍,心疼的他姥爷看不过去了,结果他姥爷也被揍了一顿。

谭家庄在江湖上一直都挺神秘的:一锄头放倒第一霸主的老头子,落雪宫宫主最爱的女儿也嫁了过去,景苑书院院长携女儿拜访,留下了无字天书。

谭家庄有多厉害,没人知道,因为没人敢试探谭家庄,谭家庄也没什么值得江湖人关注的活动。所以,江湖中只知道有这么一个地方,他们需要尊重。

尊重是礼义廉耻的褒义词,自然与这些江湖抢劫犯无关。因为对这些江湖抢劫犯而言,至宝的诱惑力远远大于恐惧的影响力,他们这些人整日徘徊在刀尖,早就习惯了生死,为了搏一搏,真的是什么都不怕。

况且谭悠悠身上可是有两件至宝:落雪宫的剑丸和书院的无字天书。

谭悠悠手里这本书,是不是书院那本无字天书?

当然不是了!当年沦为手纸的无字天书,真的一张都没剩下。不过谭悠悠也发现一种怪事,就是他写不出来字儿了!

就像今天一样,他写完了就消失,他特别害怕别人知道这事儿,所以这些年来一直练字儿,从一开始下笔即消融,到如今能停留那么一会儿,算是不小的成就了。

为了研究出如何写出来字,谭悠悠抄完了谭家庄和落雪宫的所有藏书,最后终于确定,写不出字儿来这回事,跟写什么没关系。

所以,后来这家伙就多了一个爱好:记录八卦,尤其是那些出了名的人的八卦。反正也没人看得见。

真的是无字天书,周围的人都秉着呼吸,这位谭家庄的手里真的有无字天书,传说中的落笔无痕,内蕴无上功法的传奇之书。

缺德老和尚现在是一刻都忍不了,他激动地整个身体都在颤动,一身的袈裟在阳光下如同波光粼粼的水面,一想到如果抢到无字天书,就有可能天下无敌,他就心潮澎湃。

冷一指很疑惑,无字天书传说落笔无痕,有缘人才可得见其中内蕴无上功法,但是现在他什么字儿都看不见,难不成自己不是有缘人?

无字天书再现世间,一碗茶茶馆周围寂静无声,天空灼灼烈日晒蔫了林间的草木。

“老大,我好像看见上面的字儿了!”杀马特团队中,一个油绿头发,乌黑眼圈的杀马特指着谭悠悠手中的书,兴奋地大喊道。

顿时,所有人的目光都被吸引过去,连谭悠悠都惊讶了!

“施主真是有缘人,传闻得见天书所写,即可照见本心,呈现无上功法。”缺德和尚眯着眼说道。

“不知道阁下可看到了什么?”冷一指淡淡问道,这群人不知道来自何方,奇装异服,诡异至极。


绿头发杀马特回过神儿来,似是知道自己说错了什么,他噤声后小心地看了一眼老大,就是一头标准洗剪吹黄头发,形似竹竿,面若杏干的那位。

“告诉他们!”杀马特老大冷声说道。

“我看到了......”绿头发杀马特有点为难,他现在真的是进退两难,不是说只有有缘人才能看到无字天书的字儿吗?关键是,为啥我看到的字儿,“村西头的孙二姨和庄里的李光棍,在田大妈家的麦秸垛里面打架,滚来滚去。”

随着他一字一句地念出来,在场的所有人,都神情诡异地瞄了过去。

啪!一声脆响!

杀马特老大一巴掌抽了过去,嘴里嘟哝着连串的三字经,佯装抬起脚踹过去。

“真的是这个!上面写的就是这个!”绿头发杀马特一个鹞子翻身,躲过老大的脚,指着谭悠悠手中的书说道。

“是你奶奶个腿儿!你他娘的孙二姨是我妈,李光棍是哪个怂货,老子要砍了他!你他娘的脑袋里抽风冒烟,给咱们悲风殇雪丢人!低俗下流!”

杀马特老大气得浑身毛发抖动。

“北风上学是啥?”林八刀问谭悠悠。

“我猜,可能是有个叫北风的小孩,今天开学了。”谭悠悠认真地说道,尤其是看到林八刀还认真地点点头,他郑重地凝神回答。

“老朽居然也看到了,无字天书写着,有无德便是才,缺德才有爱。”缺德老和尚眯着眼,笑呵呵。

“我也看到了,无字天书上有无相天功四个字!”冷一指也悠悠说道。

谭悠悠一时间有点懵,缺德老和尚满嘴跑火车这是肯定的,但是冷一指怎么知道有无相天功四个字,而且那个绿毛杀马特说的没错,一个字儿没错。

当初为了这事儿,他可是一宿没回家,第二天回家后他娘围着他转了半天。

王菜花现在也一脸懵,不是,这事儿怎么这么乱呢?爹说,无字天书乃是真正的神书,天下只有一位有缘人才能看见,怎么一下子这么多人都能看到。

“我咋啥都看不到?”王菜花一脸纯真无辜。

“你能看到吗?”谭悠悠将无字天书放到林八刀面前。

林八刀翻了几页,不信邪,又翻了几页,然后摇摇头说:“啥都看不到。”

谭悠悠觉得林八刀做抢劫犯,有点侮辱这个行业的智商。

你可能感兴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