潘根春日记

图片发自App

2月21日,星期三,阴有小雨

昨天晚上去下茆吃晚饭,可能是小雨淋了一下,也许是受了冷风,回来后总觉得不大舒服,鼻子酸酸的,有一点清鼻涕,喉咙有点痰,拿电子体温计量了一下,38度3。我想糟了,又发热了。妻子在旁,用手探了一下我的额头,说,不热的,那体温计不准的。我当然想信体温计不准,又用老式的玻璃水银体温计再测,结果不到37度,体温是正常的。再用电子体温计一测,变成37度3了,才几分钟,就降了一度,变正常了,真是假冒产品,害我虚惊一场。但不管怎样,还是要认真对待,多喝点开水。睡觉前又喝了中成感冒药,蒙头大睡。


图片发自App


今天醒来9点多了。已经到初六了,汪淑菡还没有在我家吃一餐饭呢,约好今天到我家吃中饭,并指定要吃大姑姑烧的茄子。早上我吃过早饭,到颊口去买了茄子。

刚到家,老屋邻居李祝正哥哥来了,祝正哥哥与赵建新嫂子两个女儿李淑明、李小明都在美国定居,两个女婿都是美籍华人,大女婿祖籍广东,小婿祖籍四川,从台湾到了美国。这几年,祝正哥夫妻俩飞来飞去,也很忙。今年7月,又要赴美给小女儿带孩子。正谈着,淑明从美国发来视频聊天。

快到吃中饭的时候,又来了客人,妻子的娘姨、娘姨夫来了,菜是足够的,可是饭不够,赶紧又用电饭煲再烧了一锅。娘姨夫是冷水铺人,他儿子、儿媳都是於潜中学的教师,女儿青青和女婿都在大明山滑雪场上班,没有一起来。青青有一对儿女,读书成绩都不错,女儿在颊口读初中,200多个学生中排在前5名,儿子读小学,经常拿到奖学金。中饭后,陪了一会儿,我就休息了。

昨天烧中饭时,不小心把妻子前额的头发都烧焦了,今天下午妻子和女儿到昌化啊亮理发店去修头发了。

晚上侄女、侄女婿小玉、小龙来拜年,小玉是我大哥树标的女儿,小龙是颊口卫生院的牙医。

你可能感兴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