锦灰色影

  沓沓的脚步声回廊里响起,在一片纷闹喧华里听来依然十分掷地有声。

  庭枝站在门后,听着那些欢喜热闹的声音此起彼伏:“白少爷一路上可是辛苦了许多吧。”她没有听到他的回答,只听得脚步声愈来愈近,就觉得心里一跳。

  很快地脚步又远去了,她不觉地呼了一口气,却又觉得有几分好笑并且羞涩,这一会子他想必去见夫人了,不多时丫鬟总要来请的,还能不见吗?

  刚是这般一想,印儿就风风火火笑着来了:“二小姐,夫人让小姐们都过去呢。”她抿着嘴直笑个不停:“少爷进屋就换了衣裳,可是我们都觉着,那一身的戎装实在是好看极了。”

  “‘我们‘是谁?”庭枝嗔睇她一眼,“你们这群丫头子,我看该和太太说一声给配出去了。”“小姐!”,印儿羞恼着撅起嘴:“小姐打趣起我们来,可像二姑奶奶似的。”

  庭枝不再理她,转过身去,在对襟外又搭了一段绣春樱的锦披,理了理微卷的乌发,对着镜子回眸一笑,两颊先悄悄的红了起来。她忙向脸上又补了补胭脂,掩住绯红的脸蛋,方才出门去。

  走到半路,正好见二姨太太和四小姐宛枝一同走过来,刚走近二姨太就笑吟吟地夸她今日真是美如芙蓉,又打趣起二位小姐来。 因为这白少爷实在是一表人才,风华正茂,年纪轻轻就在军中担任了要职,想来老爷一定暗暗地认定了这一位女婿,小姐们也未必没有倾许芳心。

  宛枝年纪到底还是小一点,只是笑个不停,又说二姨太“没有太太的样儿”,二姨太一听便直吁叹:“看看四小姐可真是乐得不成样子了,'太太'两个字怎么是随随便便说的?”

  宛枝说的“太太”自然是指姨太太,但是他们家庭并不是那样封建,称呼上也就不那么分明,下人们也常常叫二姨太太“二太太”的,于是庭枝知道这是她故意做态了,老爷如今正宠着她,加之她的亲生儿子二少爷秉慎和白廷之是昔日的同窗好友,二姨太太这段时间便自觉身份大涨,不免露出得意。

  这些小事庭枝向来是看不起的,她是太太的女儿,二姨太太公然地耀武扬威,她心里很有几分反感,可是也因为秉慎是“他”的同学,庭枝便有意地和二哥走近了一些,此时对着二姨太太不但忍住了蹙眉,反而矜持地一笑,跨到了母亲房中。

  晚清老式的宅第,院落虽然很大,采光却不好,就是太太宽敞的正屋也是如此。半昏暗的光线,勾勒出男子挺拔的身姿,异常地赏心悦目。庭枝清晰地感到心砰地一跳


 

你可能感兴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