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人》第14集:一波又起

《情人》第14集:一波又起_第1张图片
图片发自App

  大伟实际上早就决定拿钱摆平了。十万块钱虽不是一个小数目,但和平平充满不确定性的关系相比,物质上的代价不算什么。相比于人,钱的事更容易解决。

 他狠下决心,这是最后一次出血。他用自己的银行卡,一次性打进平平账号5万元,又从马晓辉那借来了5万,终于凑齐了10万。全部打过去后,他给平平发了条短信,告诉她已经按她的要求,10万元打过去了。此刻的他连电话都不愿意打了。他只希望这十万块钱不要白花,让自己的世界里再没有平平这个人。

        平平没有回信,但手机显示,那边已经接到了短信。大伟像孙悟空突然从五行山下蹦出来,重获自由的喜悦席卷全身,他真想痛痛快快地喝一杯。这个时候不敢出去大喝,只在晚上回到家,买了袋花生米和几个小咸菜,自己在家喝了两瓶啤酒,当晚,他睡地十分瓷实。

事情得到了解决,平平没有再找他。大伟觉得这件事彻底过去了,又重新把精力放在了工作上。马晓辉所说没错,虽然自己没有及时抽身,造成一定损失,但好在有惊无险。想到她是真心为自己好,大伟心里暖暖的。

然而,一片乌云过去,又一片乌云到来。大伟这批拟提拔干部本已经箭在弦上,考察日期和考察组都定下来了,上级突然一纸调令,现任市委书记调整到其他岗位,市里没了一把手,这批干部暂缓考察。

这个消息是宁松告诉他的,宁松边说边笑嘻嘻地看着他。大伟竭力控制自己的情绪,不让宁松看出自己的失望。但这是徒劳的,没有人会真的以为他一点不受打击,在一个圈子里的人,谁都能切身感受这件事对人的影响。这是人之常情。

  大伟无法用语言形容自己的心情。历经多年的努力,几个月来的翘首以待,没日没夜地加班加点,却等来了这样一个消息。好比长跑运动员,跑到最后一圈时,眼看到终点了,有人告诉你,还有一圈,请再继续坚持。松懈下来的神经再紧张起来,那是最痛苦的,也是极不容易的。

        大伟手里本来有一个给局长起草的讲话稿,正准备和宁松研究怎么修改。此时,他再也没有心情研究什么材料,他把稿子给宁松一丢,“我看差不多了,给领导报吧。”大伟有气无力。

  下班时间一到,大伟就走出了办公室。正好徐芜拿着几个文件向他走过来,“主任,您要走吗?这有几个外单位的征求意见稿,挺着急的。”

  “你看看吧,有没有需要修改的地方,如果没有,你就直接反馈没有意见。”

  徐芜迟疑了一下,“我看合适吗?我怕我看不明白。用不用给宁主任看看?”

  “不用给他看,就你看就可以了。只要没有大毛病,都没问题。”

  “好的,那我看看。主任您不舒服吗?”徐芜发现大伟的脸色不太好。

  “没有。”大伟说完,也不看她,径直走了。徐芜看着大伟的背影,心里五味杂陈。

        高颖从田丽嘴里知道了这个变化,她什么也没说,只是淡然一笑。在她心里,自己的工作远不如大伟的仕途重要,她真希望用自己全部的资源换取大伟的大好前程。然而,这都没用。她只能暗自承受失望的痛苦。她努力用其他方式缓解自己的压抑和郁闷。购物是她最常用也最有效的方式。无论是在商场还是在网上,给自己,给大伟,都买了很多好东西。这些东西,平时并不舍得买,现在却一点也不心疼。买回来就放在角落,或塞到柜子,再不问津。

        在家时,他看电视,高颖玩手机。到点就上床睡觉。这一切和以前并没有什么大不同,一切都琐然无味。

  也许,这就是生活。

《情人》第14集:一波又起_第2张图片
图片发自App

你可能感兴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