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九岁的夏天(2)

1

  初三真的像一场恶梦一样,见证了一场场的离别,至此变得悲伤或成熟。初三是一道分水岭,让原本连体的人硬生生的分开。初三就那样严肃而认真地摆在眼前,让我们走了那么多年的从元柱到学校的路就此分岔,于是志强走了,猛猛走了,如欢走了。

    志强临走时,我一夜没睡,反正就是睡不着。我给他写了一封长长的信,在信中我告诉他不要再等丹丹了,丹丹不会选择他的。志强比我大三岁,我上初三的时候,他已经毕业了。他没有考上高中,但他在家呆了一年,他唯一的目的就是等丹丹的一句承诺。还好,终于迎来了我们的毕业季,我替志强暗暗高兴着,可是丹丹只沉浸在她考入实力最强的县一高的高兴激动中,丝毫没有想起过志强。我曾经提醒过她,可她说“小点,你知道吗?外面的世界很大,也很精彩,我们一定要将眼光放的长远一些”。只那一瞬我知道丹丹有着比我们更早的成熟。我明白她的意思,也理解她的追求,可是就是心痛的要命。

    后来志强去当兵了,我相信他可以做的很好。他总是一个让人充满温暖,充满信赖感的人。

    再后来我们都上了高中,丹丹似乎从来没提起过志强,好像那样一个鲜活的生命凭空消失了一样。我突然觉得丹丹很可怕,可怕的令人侧目。那么多,那么多值得纪念,值得感动的事情都真实的发生过,她怎么就可以把它一件一件忘记呢?

    初二的时候,一个夜晚,丹丹寝室的人急急忙忙过来找我,告诉我丹丹可能起了水痘。我急的衣服都没穿就跑了过去。可我也只能是干着急,水痘传染,我不敢靠近,没手机又联系不上老师,反正我心里也没想到老师,总觉得他离我们很遥远。随即我又快速地跑到男生寝室楼下面,对准志强所在的宿舍死命地叫他。志强来了,我心里平和多了,至少不那么慌乱了。

    志强二话没说就小心地抱起她,朝医院赶去。那天,我看到志强的眼睛是充满怜惜和心疼的,这种神情在他黑白异常分明,澄清的眼睛里很少见,我有过那么一瞬间的木然和刺痛。路上,志强没有说话,只是认真地赶路。看着他那结实的身体,温柔的臂膀,紧张的神情,严肃的面庞,黑夜里,月光下,我在想,要是我生病了他会这样吗?应该会,但不会义无反顾。

十九岁的夏天(2)_第1张图片

  2

  我都还记得,丹丹去却忘记了,或者根本就没有记得过。

    我在信中还告诉志强向他这样的好男孩一定可以找到适合他的女孩的。我不能说丹丹不是个好姑娘,只是每个人的性格和追求不一样而已。

    我给他信的前一天,也就像今天这样,只是比今天人多多了,我们浩浩荡荡来到宛如大桥。

    西西,兰兰,和亚亚都还有点小,只是在那瞎闹,开心的不得了。只是我们,都各自带点淡淡的乐或忧伤。

    志强若有心事地看着远方。丹丹沉浸在中考大捷的喜悦中。毛毛一向无所畏惧的脸上挂满了些许忧愁,她中考落榜了,是继续上或其他,这是个问题。猛猛,只有他还像往常一样,继续着他的无所谓,我想只有他才是真正的无所谓,我们,其实都只是说说而已。

    三年了,三年可以改变什么呢?最明显的变化就是人少了。如今我们又来到了这个熟悉的地方,一样还是不一样,都有。

    “哎,明天又要开学了,真烦”毛毛打破了平静的局面。

    “烦什么呀?过了这一阵儿想干什么都可以了“丹丹说。

    她总是那么有自信,好像前方是一条笔直笔直的大路,又好像前方无论是什么,她都一定可以克服。这种自信总是让我产生一种恐慌感。

    “放假你们都有什么打算呀?“毛毛问。

    “呆在家里吧,最有可能“我说。

    “好不容易解放了,还呆在家里等死吗?”

    “我应该会去上海,我喜欢上海”丹丹骄傲而又兴奋地说。

    “上海?我想我也会出去,这种地方闷死了”毛毛顿顿又说”或许不会回来了也不一定”。

    “说什么呢,我们三个一定都可以考上大学的“我说。

    “小点,我不像你,不,不像丹丹,天生就是学习的料,我坐不住,静不了“。

    是的,不管老师多么极力宣扬任何人都有潜力,人生而平等,有些事情还是已然有了格局,不公平,也只能安于不公平。有些人,就像丹丹,不用怎么劳心劳力照样可以取得好成绩,而有些人,竭尽心思,早起晚睡照样是靠近孔雀的尾巴。

    “每个人都有长处,你不是想成为一个有钱人吗?或者商业女人?”我记得毛毛说过,她想做生意,然后赚很多很多的钱,然后捐给穷人,然后资助元柱镇的建设。

    “是啊,我就是这样想的”毛毛笑了笑说。

    “那你可要好好干,我以后就投奔你了”

    “你?你不行,你一无长相,二无身材,三头脑又笨”

    “长相和身材跟做生意有什么关系?长得不好的不也有成功的企业家吗?”

    “现在时代不同了,很多事情都不像表面上看着那么简单,尤其是女人”丹丹略为老道地说。

    现在的我们是处于一种什么年纪,是不喜欢别人把女孩说成女人,每次听都特特难受的年纪。

    “等我以后有钱了,我一定要玩遍天下好玩的地方,吃遍天下好吃的东西”毛毛还沉浸在她的美梦之中。

    “哎,你以前不是说要把钱捐给穷人吗?”我说。

    “捐,当然捐,肯定捐,不过也得先建设好自己才有力气建设别人嘛” “要先天下之忧而忧,后天下之乐而乐”

    “先和后我可保证不了,大不了同天下之忧而忧,同天下之乐而乐呗” “这也不错”

    “以后像范仲淹那种人还存在吗?人不为己天诛地灭”丹丹说。

    我从来都不喜欢这句话。

    “行了,不说这了,你们都复习的怎么样了?”我问。

    “行了,也别说这了”毛毛大叫道。

    “还行,一切顺利”丹丹说。

    “你肯定可以考上名牌大学,如你所愿,脱离农村。哎,先说好了哈,以后混好了,可别忘了我和小点哈,主要是我”毛毛叫归叫,却指着自己对丹丹说。

    “呵呵,放心吧,我忘了谁也不会忘记你们的”丹丹微笑着说。

    “那就好,那就好,小点,不用怕,有靠山喽”毛毛拍拍我的背说。

    我突然想到了志强,笑了笑。

    天渐渐地有些晚了,该回家了。

    “等会儿”毛毛好像想到了什么,转头就跑。只见她在宛如仙女的雕像下双手合十,拜了又拜。

    我和丹丹都摸不着头脑说“你干嘛呢?”。

    “不会是让宛如仙女保佑你考上大学吧”丹丹笑道“白马王子也说不定奥”。

    “哪有那么多的白马王子啊,我的梦想,农夫,山泉,有点田了”   “这个梦想靠谱,怎么听着像小点的呢?”

    “是吗?那让给她好了,我找我的黑马骑士去”

    “走了”我说。

    。。。。。。

十九岁的夏天(2)_第2张图片

    一天就这样过去了,明天又要上学了,一想到这儿,我心里就难过。星期一,最讨厌星期一了。

    放假,我从学校里带回来的卷子,资料书,现在仍旧躺在那里睡大觉,不想做,真的不想做。唯一想的就是像现在一样安静地看着窗外,以窗口为一个有限界面的漫天繁星,总是让我内心无比安静和放松,这时,我会想很多事情,过去的,现在的,未来的都有。

    还记得小时候,夏天天热的时候,我就会在屋顶上铺个席子,在屋顶上睡。那时爸爸总是很忙,喂猪,喂鸡,反正就是要忙到很晚,于是我就一个人在屋顶上睡,边等爸爸边看星星。那时候像现在一样安静,只是那种安静是纯单一的安静,可以让我产生一种依赖感和安全感,仿佛看着看着就能飞上星星和星星做朋友一样。而现在的这种平静,其实是满怀心事的,像是站在废墟上的眺望,不要看脚下,看脚下就会一阵恐慌。

    好了,不能这样任性地看下去了,这条命是高考的,睡眠也是。

未完待续,喜欢的话,请关注我的

你可能感兴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