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白鸟故迟留(4)

4.

    小提琴社活动室,沈竹西望着窗外的鹅毛大雪,一时失了神。优美的音乐缓缓入耳,飘飞的雪花如絮般。

    人生只似风前絮,欢也飘零,悲也飘零。王国维这句话从沈竹西面前悠悠走过,吹起了沈竹西心里的雪。不知何时周颂已经站到了沈竹西身旁,他轻轻唤着沈竹西的名字。

    沈竹西不好意思地继续练琴。

    结束后,社团的人在空地上玩起雪来。沈竹西绕着他们想溜走,结果不知被谁砸中了脸,冰冰的。

    “你没事吧。”周颂走近沈竹西。

    一瞬间,周颂被沈竹西砸得满头是雪。

    看周颂过来,沈竹西以为是他砸的,所以把刚刚准备的雪球毫不犹豫地砸到了他的头上。周颂转身便捧了一大把雪追沈竹西,这场战斗整整持续了十分钟,直到大家都累了,最后是以沈竹西将周颂推倒在雪堆,然后却被拉倒,也摔在雪堆里为结果,结束了这场轰轰烈烈的雪仗。

    沈竹西笑得不行,因为感觉自己变回了小学生,周颂看着沈竹西笑,自己也笑出声来。沈竹西想起身,却因为厚重而无法起来。周颂先站起来,拉着她的手。

    雪还在下,一对情侣亲昵起来,很多人都互相道别离开了。周颂提议去他喜欢的那家咖啡店暖暖身,毕竟还早。沈竹西点点头,跟着他走。她的手套不厚,刚刚沾了雪,这时很冷。周颂看到她使劲地将手缩进羽绒服口袋里,便知道她一定是冷了。

    “来,把手放到我口袋里。”周颂说罢还没等沈竹西反应过来,便抓住沈竹西的手,将手套摘下来,放到自己衣服口袋里,然后自己的手也放了进去。

    沈竹西感觉到周颂的手的温度,周颂的手包住紧紧缩着的沈竹西的手。在狭小的口袋里,慢慢不那么冷了。

    路上没有其他人,只有他们。

    昏黄的路灯下,雪花十分清晰地飘动着。沈竹西有些紧张,他们的皮肤触碰在一起,有种很奇怪的感觉。

    “好些没。”周颂先开了口。

    “嗯。”沈竹西快速回答,因为紧张和害羞。

    “你觉得我怎么样?”周颂突然问道。

    沈竹西有些明白他的意思,撞上周颂的目光,更加害羞了。

    “挺好的。”

    “我很喜欢你,如果你也喜欢我,那我们就在一起吧。”周颂直接说道,十分真诚。沈竹西笑着点点头,将拳头松开,牵住周颂的手。从背影来看,很温馨。

    沈竹西和周颂经历了20个月,对于沈竹西来说,这段时间就像一辈子那么长。因为许多年以后,在某天某时某刻她仍会突然想到。

    他们最后因为第三者而分开。

    具体过程再简单不过了。沈竹西亲眼目睹周颂安慰着他的前女友,继而抱住。

    可是下一秒,周颂的白衬衫染了红色。从刀口处流淌下来的血染红了苍白的水泥地,那殷红的血爬行着,爬行着,沾到了沈竹西的鞋,捶打着沈竹西的心。

    是的,这是沈竹西由灵感想象出来的,而她却泪流满面。

你可能感兴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