过期的时光

笔架山公园

许愿的孩童已长大,许下的愿是否长大?

当我们还是稚童的时候,爸爸妈妈就会玩笑式地问我们,以后长大了要做什么。他们那时不过是为了逗趣一下孩子们,孩子们却是真的那么想的,想得那么真实。

当我们长到小学的年纪的时候,老师们又会以作文题目的方式问我们以后长大了要做什么。那个时候大家都是仰慕着那个梦想的,或许不曾为之行动,却是心动了的。不知道老师们,是否会想起曾经同样年纪的他们那时的梦想。大概可能是有的吧。

稍记事的时候,懂事不懂事的孩子或者都会许下一些自己将来或能或不能实现的承诺,等到长大了的时候,不知是否已实现。或者,十来年过去了,他们还是否记得曾经许诺过什么。是否会因为未能实现而不安惭疚。我自己却是不安惭疚的。


快乐的孩子长大了,快乐是否同样长大了?

小小的人儿们,一起玩那总也玩不腻的过家家,捉迷藏,仙道与僵尸,花样的宫格游戏。每每天黑,还是有那么一两个小孩仍在坚持,直到妈妈催了一次又一次,孩子们还在跟对方兴奋的约好明天继续,至于第二天是否真的玩这个游戏,那便是明天的事了。

当我们不曾长大时,懂得越少,好奇心越重,胆儿也很肥。那时候,我们也会叫嚣着比试着这些那些,不懂用冒险精神来形容,但是仍旧不依不饶。一起爬山,一起在‘悬崖’上跳下来,一起戏水捉鱼,一起做那些妈妈明文禁止的冒险活动。


童年的孩子长大了,童年是否也轻随?

孩子从呱呱坠地,咿呀学语,唱儿歌,学算数,到得最后一次度过六一儿童节,这份记忆时光单单只属于童年。这算是我的童年记忆。

一路走过时光,总是能看到许许多多的孩童们的无忧嬉闹,哪怕是在抹眼睛流泪,那也是美好的单纯记忆。如此观角,忽而想到童年记忆或者刻记了所有,但是童年却不再与我轻随,它还要陪着无数的孩子一起留下童年记忆。

却,只为所有人留下童年记忆,并不会偏爱于谁而轻随之。

你可能感兴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