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在未明时

        年少时曾做过一个梦。梦见自己突然变成两个小孩的妈妈,出门带着两个拖油瓶,惊出一身冷汗。梦醒之后,发现自己还是自由的单身,长吁一口气。

        对我来说,生孩子从来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我并不喜欢小孩子。小孩子是很复杂的物体。我冷眼看着有些小毛娃动辄哇哇大哭,令人心烦意乱。还有些稍大的孩子大闹天宫,各种娇纵。

        我们为什么要生孩子?在我看来,生孩子不如养只狗。狗狗可以陪伴左右,也通人意。你对它好,它定加倍回报于你。何必生个孩子来给自己添堵?

        最重要的是,孩子是永远的负担。似乎做了母亲的人,一辈子都会被禁锢在这种负担之中。

        所以,我并不期盼成为一个母亲。

        然而有些事来得那么突然。现在回想起来,仍然恍惚,甚至不可思议。长达十个月时间,我竟然默许了这个小孩的到来。

        预产期到了,阵痛发作,我躺在手术台上。医生在我肚子上一阵操作,随即我听到“哇哇”的哭声。护士抱过来,匆匆给我看了一眼。我被阵痛折磨得头昏脑胀,恍恍惚惚中并没看得很真切。

        姐姐生孩子时发了一条状态,看到小侄儿的那一瞬间觉得很幸福。

        然而,我很麻木,并没有这种幸福之感。我觉得很累,我感觉我不像个正常的母亲。

        孩子需要喂奶,需要照顾。婆婆自告奋勇地和我睡在一间房。她带着孩子睡,饿了便递给我。

        一开始,我不敢单独带着孩子睡。她那么小,我怕自己睡得太沉,不小心压到她。而且喂奶,我也需要别人帮忙。

        尽管有婆婆帮忙,每夜我都很痛苦。睡眠被喂奶和孩子的哭闹活生生切割成一个个碎片。我无法舒服的睡个觉,整个人即将崩溃。

        有一天夜晚,我尝试着自己带着睡。那是一个糟糕的夜晚。我被迫醒来无数次,几乎没有睡着。

        第二天早上,所有不适集中爆发了。我冲家人发了一次脾气。我的脾气被当做无理取闹。我更加深沉地抑郁了,开始痛哭流涕。

        我开始绝望,我仿佛深陷泥淖之中。那是产后的一种无法掌握自己生活的绝望。我不能出门,只能关在小房间里坐月子。不能吃想吃的东西,不能洗澡,不能洗头,不能干想做的事情。各种不能,让自己饱受折磨。

        此时,我极度怀疑生孩子的意义。

        小宝宝不懂妈妈的痛苦。她只知道咿呀找奶吃。她含着奶头吧唧吧唧,大口大口地吮吸。有时候满足地眯着眼笑。有一次,我发现,她想要吃时哭得特别焦虑。等我抱在手中,她的哭叫就立马变成撒娇似的哼哼唧唧。小崽崽有点意思呀!

        我的爱意开始萌发。

        后来,我终于出了月子。我在一个阳光灿烂的下午,惬意地洗了头发,洗了澡。那瞬间,感觉脱胎换骨,浴火重生。

        终于恢复了一些自由。这种自由带来了身体和心灵的解放。

        现在我可以单独带她睡觉。我已经习惯晚上不停地起床。小宝宝也在突然之间变乖,开始学着安稳地睡觉。

        我和宝宝都在慢慢适应彼此。

你可能感兴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