致雨

有些人见过了,笑过了,就似过眼云烟,谈了,也就忘了。

但一些人却是掌心里的一道伤,被划伤时隐隐作痛,总忍不住去看,去触碰,时间一久,这伤便会结痂,会留下丑陋的疤,而这疤也会随着时间淡化,但那痛楚却深深地烙在了心里。

我跟你认识了多久,不偏不倚,整整七年了。七年,好长的时间啊,能改变的都改变了,但不能变的却是我和你之间的情谊。那日看完《七月与安生》,我沉默了好久,我认识你比安生认识七月要早得多,你离别我可是比七月离别安生要晚得多。你的身影重叠在安生上,有时候却是让七月显现,这让我看花了眼。但最后的最后,我哭了,不是为影片的结尾七月就这样彻彻底底地离开了安生哭,是为我们俩再也不能像以前那样天天腻在一起,一起吃饭,一起上厕所,一起在被窝里谈论男生,谈论未来而哭。我这人,没心没肺,不痛不痒,有时你的好让我恐慌不已,就像一日你说以后要和我住在一起,其实我玩世不恭的回答下掩藏的是一颗早已感动得一塌糊涂的心。我知道,你很少说些煽情的话,要不是情到深处自然浓,你也不会感性成那样。我也要说出同样的话,那样的话,是矫情的很,是做作了些,但我要和你做一辈子的好朋友,直到你会看见在夕阳西下时还有两个老太太坐在树下聊着青春年少,露出差不多要掉光的牙齿合不拢嘴地笑,直到我的死去。

你在北方受的苦,委屈,我都一一记着的,我只能记着,但什么也做不了,我只会不厌其烦地安慰你,没事的,挺过来就好了,生活只会越过越好。我虽不能随意揣测你的心思,但你多多少少都还是会有些抱怨。或许等到夏天,你回来了,我也回来了,我们一起吃冰淇淋,呲牙咧嘴地大笑时,这一切的苦难都消失了。

没事,你要想着,还有南方的我在陪着你呢,你并不是一个人。我托风送来了思念,定会让你感动得一败涂地。

你可能感兴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