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时光机—— 宝贝,谢谢你来到我的生命里!

   

图片发自App

      假如真的有时光机,而且只能使用一次,我会毫不犹豫地选择你来到我的生命里的那些年,年年月月,分分秒秒,快乐与否,都不想错过。 

      2001年10月,离你出生还有一个星期的时间,我们去做最后的产检,其它一切检查都是正常,最后在B超室,一位医生反复检查,对着屏幕不停地对比,总觉得有点问题,自己拿捏不准,所以要带我们到一个彩超室,说是目前最先进的一种仪器,比黑白B超对比度更清晰更精准,而且彩超医生也是他们医院最有经验的人。在他建议我们去做彩超时,我和爸比的心就开始紧张了,不知道出了什么问题,陡然间担心起你的健康来。来到彩超室,一位40几岁模样的男医生,正趴在桌子上面无表情的写着什么,听到有人进门,也没有转头看一眼。带我们来的医生上前去跟他打招呼,并跟他说明了黑白B超检查的情况,他才转头看了一下,然后让我趟到检查床上,马上启动仪器进行检查。他的表情一直很冷淡,也一直没有说话,眼睛一直盯着屏幕,右手的探测仪对一个点不停的推动,他对着屏幕上的一个点仔细观察,突然说:“好像是先天性脊椎裂”。我们完全没有听说过这样的医学名称,赶紧问他,这是一种什么病?严不严重?整个心都提到嗓子眼的感觉,心情坏极了。他一本正经地说:“其实也没什么了,现在医学这么发达,生下来再治疗,都不是问题了。”听医生这么说,紧张的心情又慢慢地舒缓下来。当然,我们还是不放心,下楼去找一位经常给我做产检的老医生了解情况,当老医生听了我们说的病状后,毫不思索地说:“如果确认是这个先天性的病,你们应该马上停止妊娠,这样对你们和孩子都好。”刚放下的心又提到嗓子眼了,全身心都紧张起来。什么情况,楼上的医生不是说不是大问题吗?怎么楼下的医生说的这么严峻,对于我们这些医学盲来说真的快晕了。在那个时期,还没有智能手机,不能及时百度你所需要的信息。所以,我们真诚地请求这位老医生给我们解说一下,为什么此病确诊了,就最好不要生下孩子。老医生看看时间,快到午餐时间了,她说讲专业的医学知识你们也听不明白,我就简单跟你们说吧:“如果是先天性的这种病,可能你的孩子就会永远都长不大,你们想啊,脊椎是人体最重要的结构,它先天生长发育有问题了,将来这孩子还能好好的生长吗?你们别听一些医生说的那么容易治疗哦,可是没那么好彩的。你们最好先到大医院去复检,最好多去几家医院检查,毕竟还有一个星期孩子就要出生了,辛苦了那么久,还是确诊好再做决定吧。”

      离开医院时,已经过了午饭时间,可是我们俩都毫无饿意,情绪低落到尘土里去了,突然发现,原来人类是这么的渺小,对突如其来的变故茫然不知所措。时隔多年,已无法形容自己当时的心境了。总之,心如死灰的感觉,原本晴朗的天空,在我眼里都是灰色的,我和你爸比相看无语,眼神都很无助,心情都很沉重,脚下都很无力,一切都很迷茫。

      我们找了一个茶餐厅,点了两个快餐,开始联系市里的亲朋好友,预约医院,想着,如果市里的检查一样的话,我们还要再去省里检查,直到最后的希望破灭,我们才会放弃。那时,半个小时,如同半个世纪,我们终于等到第一个亲戚联系的中心医院的预约时间,下午2点半上班就可以去检查,而且约到了一位武汉过来的教授,我们看看时间,已经是1点半了,两个人的快餐都没有动,因为真的没有心情吃,赶紧驱车赶往市中心医院。在去市里的路上,TN姐的电话也来了,她帮我们约了市妇幼保健医院的一位主任医生。虽然还没有检查得到确诊的信息,但亲戚朋友们的热心和关爱,让我们心灰意冷的心开始有点温度了,眼中也有了湿度。

      很快,中心医院的复检结果出来了,应该是误诊了,那个所谓的阴影是BB的脐带造成的,不是先天的脊椎病问题,第一个复检结果让我们的心放松不少,但是还不能全然放松,我们又马不停蹄地赶往市妇幼保健医院,复检的结果跟市中心医院一样,此时,我们的心完全放松下来了,一个劲地感谢带我们来医院的TN姐,突然觉得脚下无力了,原来一整天都在紧张不安中,中午饭也没有吃下,现在是你和我都饿了。最后决定,省城还是不去了,既然是误诊,就没有必要去舟车劳顿了。

      2001年10月10日晚上10点钟左右,生产的前兆来了,慢慢开始宫缩疼痛,我们收拾好物品住进了医院,安心等待生产。慢慢的从开始的小痛到一阵阵的剧烈疼痛,甚至痛到无法呼吸了,你爸爸的手臂被我抓到全是淤青,过了好几天才消除。同时我还不停地发誓:再也不生了,再也不生了,再也不生了。(其实,当年的政策,我们也是没机会再生二胎的。不过,如果早些年赶上了二孩政策,我依然会选择性遗忘自己的誓言,忍痛给你生个伴的,不管是弟弟还是妹妹,只想让你多一份亲情。)

      到了凌晨1点,我被推进了产房,一个医生加两个助理,用尽了各种手段,到了凌晨5点钟还没能生出来。你好像很顽皮似的,躲在妈妈的肚子里不肯出来,我已经是全身无力了,气若游丝,连眨眼都觉得吃力了。几个助产师刚开始还好声好气教我怎么使力,怎么呼吸,几个小时过去了,生产越来越困难,产妇又已经没了力气,妥妥的顺产好像要变成难产了,医生看到情况变的特殊而复杂了,又来不及进行刨腹产手术,赶紧打电话给妇产科主任。一个助产师站在我身边,看着就要失去意识的我,大声跟我说:“你还不用力,你想要害死这个小生命吗?”我看向她有些愠怒的眼神,担忧的情绪布满身心,想要努力使把劲,但身体却不给力,一时间觉得自己很没用,眼眶突然湿润了,眼泪无声地滑落,突然觉得妈妈对不起你。大概凌晨6点左右,妇产科主任来了,她马上指挥几个助产师,我依然无力,但意识还是清醒的,只觉得有人在我的肚子上不停的推动,产房里四个人变成了六个人。2001年10月11日早上6点38分,你终于的离开了温暖的母体,“无声”的来到这个世界,几个接生的医生护士七嘴八舌说着什么,因为你的“沉默”,全部人都紧张不安,一位医生提着你的一只小脚丫,让你的身体倒过来,头垂在下面,眼睛不知道有没有睁开,我完全看不到,医生用力在你的小屁股上拍打。我无力的躺在产床上,努力地睁着眼睛,用一条缝的光模糊地看着她们做着一切,听到清脆的拍打声,心痛如绞。终于,在多次拍打后,你洪亮的哭声传遍整个产房,紧张的气氛顿时变得放松了,医生护士低声说话,我想努力听听她们说的是什么,可惜一点也听不到。最后,她们用准备好的小被子将你包裹好后送出了产房。我安心的闭上眼睛,只有一个念头,睡觉。突然,听到你婶婶在产房门口大声跟我说:“大嫂,BB真的有颗痣哦。”我刚想睁开眼睛,听到这句话,只嘴角微微翘了一下,心情愉悦开来,眼睛依然没有睁开,只想好好酣睡一场。

宝贝,谢谢你,来到我的生命里。

你可能感兴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