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人一座城

我就特别喜欢两个人在一起的时候我问什么都会得到回答。从来没有不知道。

“你们那时候男生和女生怎么相处?”

“相处?我们那时候男生跟女生从来不说话。”

“上次来我们家的好有气质的阿姨是你同学?”

“她不仅现在有气质,我们上学那会她就与众不同。”

“是不是女神级别的?”

……

你喜欢她么

    七月。正是农忙的时节,偌大的校园里空无一人,金黄的麦田反而热闹非凡,嬉笑声,打骂声连成一片。

教室门口两棵树上的叶子像是被打磨过的镜子透着光,土坯堆砌的平房显得愈加发烫。

太阳刚偏,学校里才陆陆续续出现几个身影。不多会,八年二班的教室里就坐满了人,虽然每个人都拿着课本扇着风,但依然扇不走大汗淋漓。几个男生在一旁炫耀着自己今天割了多少麦子,说到尽兴处把手中的课本卷起在桌子上敲打着。前排的女生却在盘算着下了课去窑上捡碳渣,谁去拿事先藏好的篮子,谁引开狡猾的守窑人……

  突然瘦削的高老师出现在讲台上,男生女生都端坐向前。

“进来吧。同学们,这是新转来的……”

所有人的目光都落在门口这个穿白色连衣裙的女孩身上。她像一阵清凉的风瞬间吹散了所有人的热汗。就在这万众瞩目下,白衣裙拿起粉笔轻飘飘地在黑板上写下“宁夏”两个字,然后转身走下讲台,径直走到了最后一排,坐在了一个男孩旁边。前排的女生都回头望望她,然后又回过头窸窸窣窣地说着些什么。

那是一个你绝对想象不到白色连衣裙都是一件奢侈品的年代。就像是贫民窟突然出现的香奈儿。全班二十个学生都是单调的黑灰青,每个人的衣服上都有着大大小小的补丁,不是FASHION,是穷。

 宁夏坐下来,旁边的男孩头都不敢抬,只是重新拿起课本一个劲儿扇着风。

“你好,宁夏。”说着她伸出手示意握手问好。

在这个闭塞的小山村,男孩女孩从未有过交集,到了男婚女嫁的年纪,全凭媒妁之言,父母之命。男孩显然被女孩的举动吓到了,放下手中的书,翻开第一页,上面写着他的名字“陈川”。

传达室的钟声刚响,学生们就一溜烟蹿了出去,奔向那片金黄。只有宁夏慢慢起身,静静地走出了教室。学校旁边是林场,她的家就在那里,和爷爷一起生活。爷爷在林场里扮演着举足轻重的角色,每月有一定的工资,父母离异后,宁夏坚持谁都不跟,独自一人背起行李来到农村,和爷爷一起生活。

“夏,回来了。怎么样,还习惯吧?农村就这样,和你们城里不能比。”

“爷,你这说的什么话,是他们城里人,这里挺好的,以后我就和你在这里,我哪也不去。”

“好好好,洗手吃饭吧。”

太阳在祖孙俩的欢声笑语中渐渐沉了下去。

“川他娘,我估摸着今年恐怕没多少收成,大山二川还要上学,小海还要人照顾,过了秋卖了猪我盘算着跟着队长去山上修水库,能挣一点算一点。”

“你去吧,砸锅卖铁也要把这三个小子供出来,可不能走了咱的老路。”

一墙之隔的炕上,被窝里的陈川攥紧了拳头把泪硬硬憋了回去,暗下决心一定要让父母过上好日子。

第二天上课,新转来的宁夏没有课本不得不和陈川看一本。他小心翼翼地把书放在桌上,她随着老师的进度慢慢地翻着。这一刻仿佛时间都静止了,阳光透过纸糊的窗户落在书上“岁月静好”不过如此吧。

  宁夏显然无法融入农村女孩子们的小团体,因为她无法和她们讨论各种农活和家长里短。她一个人静静地坐在座位上,又翻开课上和陈川共用的课本上,忽然她看到最后一行歪歪扭扭的一行被橡皮擦过的痕迹,尽管如此,她还是认出了那行字“爹娘,我一定要让你们过上好日子”,这时陈川进了教室,她立马把书合上装作什么都没发生。

 “你觉得什么样的日子才算是好日子?”

陈川回过头来,确认她是在跟自己说话,然后一脸茫然地看着宁夏,却说不出一句话来。

“我……”

   没等陈川说完,高老师已经走了进来,教室里瞬间安静下来。

“同学们,你们盼望已久的暑假来了,从明天开始你们就不用来上课了。祝大家有一个充实的暑假,放学。”

  高老师刚出教室门,学生们就迫不及待地背着书包飞奔出去。

  宁夏还是一个人静静地消失在林场宽广的绿荫中。

  吃过晚饭,宁夏一人来到小河边,听着流水汩汩,安静得让人感觉到背后阵阵冷风。突然有个人影逐渐向她走近。她目不转睛地盯着人影。是他!陈川走到她面前,肩上扛着重重的柴。对于她的突然出现他显然手足无措。还是她先开了口。

“要背多少柴才能让父母过上好日子?”

“你懂什么。”

“对啊,就是不懂才问你啊。”

“像你这种在林场食堂吃饭的怎么会知道。”

“我怎么不知道,不就是用来生火做饭的么,满地都是柴火,你捡柴了不起啊。”

“来来来,你给我捡一个看看。”

“捡就捡。”

说着宁夏四处张望起来。光秃秃的河床在月光的照耀下发着光,咦,还真是没有柴。

“不是挺厉害的嘛,找着了吗。”

“哼,反正靠捡柴过不上好日子。”

“你管我干嘛,我乐意。”说着陈川背起柴又消失在月色中。只留下宁夏和她上扬的嘴角。

      隔天,村旁的水坝边,这对冤家又遇上了,不过这次他俩没有争执反而是齐心协力了一次。七月的炎热总想让人涉水。宁夏一个人静静地坐在坝边上望着村里升起的炊烟,数着鱼跳出水面的次数。

“救命啊~救……”

突如其来的求救声扰乱了她的思绪,四处望去,平静的水面上只留下一圈四散的涟漪。不好,有人溺水了。宁夏立刻反应过来却也是束手无策。突然一个身影从身旁飞过,在水面上留下一个圆圈。不一会,少年把落水者托举出水面,宁夏在岸上帮忙,落水者终于被救了上来。宁夏又赶忙拍打他的后背,让他把水吐出来,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总算看见落水者活了过来。后头一看,她才发现原来刚才救人的是陈川。陈川的头发不断往下滴水,光着的膀子在太阳的照射下发着光。她还是第一次见这样的他。

“你没事吧?”

“你盼着我有事啊~昂?”

“你……”宁夏憋红了脸也没憋出一句话。

明明是不欢而散,却让人觉得很是温馨的画面。

  时间是树叶,绿了又黄。转眼他们初中毕业了。宁夏以优异的成绩考入了一所高中,班上大多数女生辍学打工,而男生除了打工还可以选择参军。陈川并没有遂父母的愿继续念书而是选择了辍学打工。

     那个时候的天气到底是没有经过时光打磨的,总是要比现在热一些。陈川跟着本家的一个叔去了建筑工地,朝五晚九的生活在他背上,在他脸上留下深深浅浅的印记,不过这样的日子倒也算充实。

     又是一个来的早的傍晚,今天工地上结束的比较早一点,工友们一起约着去改善一下生活——一碗清汤面是他们享过的最惬意的生活了。他们走过喧闹的商业街,低头看看自己的破落衣衫又赶紧加快了脚步,生怕周边的人发现他们与这灯红酒绿的格格不入。穿过两条街,又拐进一个细长的小胡同,那间巴掌大的店面才出现在眼前。他们一人捧着一碗面,坐在店铺外的台阶上吃了起来,氤氲着的

白气把他们包裹着严严实实可以让他们在自己的世界里肆意。吃完面,他们又七拐八拐地出了胡同。走在大街上,陈川听着工友说着各式样的话题,自己却插不上一句嘴。突然之间一道刺眼的光亮从他们眼前一闪而过,随后便是重重的落地声。后来我们总能听到生命在各种情形中奇迹般的幸存,而此时此刻,生命又脆弱的像一只蚂蚁,被人一脚便一命呜呼了。可是陈川才十六岁啊!便目睹了一条鲜活的生命转瞬即逝。少年显然被这突入其来的意外吓傻了,一下子瘫坐在地上,说不出一句话。时间一点一点向前走着,空气却静止了,令人发狂的窒息。

     与死神邂逅的陈川离开了工地,毕竟是读过书的人,在那样的一个夜晚他想了很多很多。生命呵,总听别人说这一辈子,下一辈子,每个知道一辈子含义的人早已在上一秒悄然离去,很多人都害怕死吧,只是一直骗着自己说,我离死亡远着呢,然后又继续着自己碌碌无为的生活。而那些曾经牵动忍心的死去就像扔进湖里的小石子,在湖面激起层层涟漪,转眼又在风里销声匿迹。

     陈川从工地退了,回到家里,正赶上村里动员青年入伍,他立即报名,到不是说参军入伍家里人能多么光荣,他只是想着自己即使不能外出打工赚钱也不能拖累家人在家里吃闲饭。各种体检,政审走过几遍之后,陈川接到了入伍通知,这天正是他十七岁生日。也许是重生吧!

     陈川爹在他走之前带他到城里的照相馆照了一张相,印象中这是除了在泰山之巅的那张照片之外的第二张照片。夕阳下,这个瘦削的身影在健硕的马匹的映衬下显得越发娇小,娇小也精神抖擞!很多很多年之后,陈川才知道这张小小的照片啊,曾经寄托了了爹娘所有的思念。

     部队上的生活再怎么苦再怎么累也是要比工地上好百倍的。每天迎着朝阳而出,随着日落才归。那个时候陈川总是在想,要是能永远留在部队上多好啊,他从没想过自己有天会冲锋陷阵,抛头颅,洒热血,他小小的心愿只是留在这不会饿肚子,不会拖累家人啊。

      出操,训练,站岗。

      宿舍,食堂,训练场。

     直到某天,陈川在部队按部就班的生活突然被打乱。闷热的下午,他像往常一样从食堂吃过饭正准备回宿舍休息,却听到有人在背后喊他,隔壁班的“大喇叭”手里拿着一封信冲他又是吹口哨又是挥手,他停下来,大喇叭把信给他后,像是发现了伪装的敌人一般,嘻笑着一遛烟跑开了。留下陈川自己在原地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是谁写的信呢?

     他没有回宿舍,一个人拿着信走向了训练场。看到隽秀字迹的那一秒,一阵凉气扑来,就像那年她刚出现在讲台上,白衣裙,是她!这年,她高一。信的内容可想而知,繁重的课业,冷漠的同学,隔壁班塞书给她的男同学……他饶有兴趣地看着她的流水账,哭笑不得,想象着她坐在明亮的教室里奋笔疾书的样子,想象着她她头也不回地又把书给人塞回去。只是他从来没想过,她为什么会写信给他啊?蠢货!

     晚上换岗回来后,已经是凌晨四点钟,宿舍的人已经都睡下了,不能打扰他们,于是他拿纸笔奔向食堂,趴在食堂的窗台上,打着要来帮厨先学习学习的幌子借着暗黄的灯光开始给她回信。又是内容可想而知的一封信。训练的疲惫,老兵的欺侮,对校园生活的向往……他不知道自己讲的这些她是否感兴趣,可是他发现当他把这些写下之后啊,心里一下子明亮起来了,就像一下子穿过了桃花源那虚掩着的洞口,豁然开朗。

     这以后的三年啊,她的流水账整齐地排满他的抽屉,他的军旅日记也垒高了她枕头。

      三年后,他退伍,她大一。他们从来没说过“喜欢啊”“爱啊”,只是他觉得她那么优秀我也不能比她差啊,然后在部队上学会了开车学会了做饭……只是她拼命地想让身边的所有人都认可他,甚至把他带回家。

      再后来啊,她有了自己的家,只是她练字唱歌留长发再也不是为了他,而他,也有了自己的家,曾经为她学做饭现在厨房里忙前忙后却再也不是为了她。

      可是这有什么关系呢。

      他还是会带她回家吃饭,虽然她带着他。

      她也会教他写毛笔字,虽然他陪着她。  

      后来两家人一起去旅游,宁夏一家三口,陈川一家三口,六个人在宁夏,在银川,在沙坡头,数着星星,讲着过往。

“妈妈,你是不是喜欢陈叔叔啊?”宁夏六岁的女儿突然打断大人们的谈话。然后四个大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都被这话给逗乐了。

     而他的那滴泪,她的那滴泪啊,也只有沙漠里的沙子才知道。

因你

因他

也因宁夏银川

为你成叔

为你陈舒

你可能感兴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