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我还爱你,但我们不会在一起

文|我还爱你,但我们不会在一起_第1张图片
其实,我也很胆小且自私


于念,你问我还爱不爱你,怎么回答你呢?我还记得你每年农历十月二十二的生日,记得你每个月五号的例假,知道你例假只要逢上阴雨天就会腰痛腹痛,知道你一坐公车就喜欢睡觉,靠在车座上又会颈椎难受,知道你不吃葱蒜却又爱着洋葱香菜,知道……是的,我还知道你很多很多的事情,可你问我,我究竟还爱不爱你?

(1)

2015年的十二月,我一个人偷偷的买了车票,去了她的城市,在她的校园里逛了很久。我在她看过书的图书馆坐了坐,在她喜欢的一棵枯树下也拍了一张合照,在她跑步的操场上走了一圈,在她吃饭的食堂也买了一杯珍珠奶茶,我在感受着有她的一切,然后,给自己一些勇气。

我站在她的宿舍楼下等她,但我不会给她打电话,因为她一切不喜欢的都成了我对她的习惯,就像她喜欢的一切也是我的习惯一样。

六点还没到,天就黑了,我远远的就看见四个女生朝宿舍楼这边走来。尽管她还离我有些距离,可是“于念”这两个字,已经开始在我的心里翻腾。还有十五米、十米、五米……

“于念。”我不知道我的声音为什么突然变得这么沙哑。

“李周洲?你……怎么来了。”于念看着我,有些不知所措,甚至都不敢正视我。

但是你看,现在站在我面前的,就是那个我放在心上一年多的女孩啊。

“于念,我们先上去了。”

“那个……你找我……有什么事吗?我……”每一次和我见面独处,于念都会紧张,可我也怕,我怕的是见面后的一个人走。

“生日快乐。”回想起来,那次应该是我最大胆的一次吧。脑袋一片空白,只知道想抱一抱眼前的这个人,也仅此而已。

“额嗯……”

于念没有推开我,我很高兴。那天晚上好冷,冻的我鼻子都酸了。

于念带着我在校园里随便的走了走,我跟在她的身后,一起沉默,盯着月光下她的影子,突然有种想要偷回去的冲动。“于念。”

“嗯?”

“你转过来。”

我等了四秒,所幸她愿意回头。

“生日快乐。”我递给了她厚厚的一打信封,“从我喜欢上你的那天起,我就决定,要为你写100首诗,本来,我想一首一首地寄给你的,但我又怕你厌烦我。这里面是101首诗,不过第100首我没有写,我想留给你写,如果,你能接受我,我希望能收到你的这第一百首诗,如果实在不行的话,那你就扔了吧,我们……嗯,那就这样吧,生日快乐,我,回去了,拜拜。”

我不敢回头,怕看见她随手就扔了信封。

(2)

15年的最后一天,我收到了于念的信,我迫不及待的拆开了,可是,里面只有一张空白的纸……但我知道,这也是接受我了。

“哎,你去哪啊?是不是勾搭上哪个小姑娘了啊?”见我穿戴整齐,室友一脸猥琐的看着我。

“嗯,勾搭上了。”

“我去,你个臭小子,这么快就脱单啦。”

快么?他不知道的是我已经等了一年多了。那个姑娘才同意了我的请求。

我没有和于念说我要去见她,我以为她看见我会很开心,但是……

我们走在街上,她一直没有抬头,我知道她是怕遇见同学会不好意思。带她去吃东西,她说不饿,我就给她买了奶茶暖手,是的,我都不敢去握她的手,仅仅是无意的触碰之后,她都会把手端着。直到带她去了游乐场,我才知道,她是不高兴的,因为和我一起。

“对不起。”我们坐在公园的木椅上,我一直盯着自己的脚尖。

“是我不好,我不太喜欢游乐场,还害的你没玩好。”我看着地上的影子,我们隔的那么远,不像是情侣。

“嗯。”我靠在椅背上闭上了眼。有阳光真好,至少身体不冷。突然,我的手背被握住了,我惊讶的睁开了眼。

“我……今天大姨妈来了,不太想动,而且,可能心情也不太好,但不是你来找我的原因,你……不要多想。”

你知道当你喜欢的女孩,突然为你想一些事情的时候,会让你有多开心吗?

于念几乎不主动找我说话,但我明白,她是不爱游乐场的女孩,所以,我会主动。每天说早安晚安,想让她知道,我是把她放在心上的。

“是你给我买的红糖吗?”那大概是于念第一次主动找我。

“嗯,以后你要是肚子疼就化点红糖水喝。我还给你买了姜,估计过几天能到。”

“谢谢。”

她爱说“谢谢”,那是她的礼貌,我不说“没事”,那是我的亲昵。

(3)

16年年底,我们分手了,因为我爱她。

“李周洲,你为我付出了那么多,可我始终不能平等的回应你,我不知道什么是爱情,也不知道我是否喜欢你,可也不想一直伤害你,所以……”那天除夕夜,我一直在等十二点,只是没想到,她的电话在五十九分的时候打来了。

窗外的烟花点亮了整个黑夜,映在我的瞳孔,声音大到我都没能听见我说出口的那三个字,“分手吧。”

我知道,从和她在一起我就知道了,分手不过是时间的问题,她那么胆小,每走一步要想很久,要一直想到肯定的结果才敢抬脚,是我太急,催促了她,让她乱了她的节奏。可是我呢?我的节奏谁帮我调回来呢?

开学了,室友一见面,就是互相打趣。

“哎,小洲,怎么样啊,过年是不是和女朋友到处去玩了啊?”

“我单身。”我冲他们笑了笑,就收拾起东西,所幸,他们也没再说什么。

后来,室友们出去鬼混总要拉着我,但好像我也忍受不了那种嘈嘈咂咂的环境了。

“阿姨,要一份炒饭,不加葱蒜。”中午出去吃饭也会不经意的变成那个和她在一起的李周洲。

“不要葱蒜是吗?”

“要,要葱蒜。”可当炒饭端上来的时候,又会嫌弃的把葱蒜全都挑出来。

什么时候,我开始变得不是我了?又要多久,能变回来呢?

和于念有多久没联系了?想通过空间看看她的近况,却又怕留下记录,你看,爱一个人,就是这么小心翼翼。

那天我在午睡,突然手机响了,竟然是于念打过来的,“于……”

“你怎么回事?你不是于念男朋友吗?于念都住院了,你怎么也不来看看?”是她的室友。

当我坐上高铁到了她的城市,我突然想哭,这里,有她啊。

每天没课的时候,我就会去医院,她看书,我,偷偷的看她。

于念出院了,我也没有理由见她了,我以为,我们终于要断了联系了。可后来,于念却主动给我发消息。

“你的生日是不是过了?我都没送礼物,那我送你一件球服可以吗?”

“不要熬夜看书,早点休息。”

“每天的早饭不能省,要记得吃。”

“……”

慢慢的,我似乎知道了原因,是因为得到了肯定的答案,还是发现自己喜欢上我了吗?所以变得勇敢变得主动了吗?

(4)

17年三月,是于念第一次主动要见我。

“李周洲,这是我织的围巾,技术不太好,可能有点丑,但是……应该很暖和。”于念将手里的围巾递给我。

“于念。”

“嗯?”

我们注视着对方,第一次,我在她的眼里,看到的全是自己。

“我们只是朋友,你不用为我做这些。”

于念的手,缓缓的搭在了腿前,“李周洲,如果……我说……复合,你会……同意吗?”

我盯着她的头顶,还是吐出了这两个字,“不会。”

“为什么……不会?我知道,你恨我,可我当时……当时真的不知道我喜不喜欢你,我怕会对你伤感的更深,可现在……现在……现在我知道了,我是喜欢你的。”于念抬起头看着我,她第一次在我面前哭了,“可以么?可以……复合么?”

于念,你知道吗?我不会恨别人,也学不会,更别说对你了。可是……“不会了,不会和你复合的。”

“为什么?难道你就不能原谅我吗?”

“我走了,你也早点回去吧。”我将视线从于念身上抽离,转身离开。

“李周洲!难道你不爱我了吗?你不爱我,为什么还要去医院看我?李周洲……你还爱我吗……还爱我吗……”

于念将围巾砸在了我背上,可我终究没有回头……

于念,我还爱你呀,可是,我也很胆小,我的勇气只够对你表一次白,我也很自私,我的慷慨只够等你一次。你用了那么久才确定喜欢我,那爱我呢?还要等多久?或者,你最后发现仅仅到喜欢为止呢?是,我退缩了,我害怕你依旧会伤害我。你那么胆小,应该要和一个勇敢的人在一起,而李周洲也和于念一样啊,是个胆小且自私的人。

对不起,于念,我还爱你,但我不会和你在一起,我还爱你,但我会慢慢忘了你,所以,于念,趁着只是喜欢的时候,也要忘了我。

你可能感兴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