鲛珠织梦

偶得执泪

传说南海中住着鲛人,鲛人流泪的时候就会形成珍珠,而鲛人中有一旁支名曰泪鲛。泪鲛的眼泪尤为稀少,因而泪鲛形成的珍珠也更为珍贵。泪鲛在临死弥留之际,因心中执念而落泪,会形成晶蓝色的珍珠——执泪。执泪不但有安气宁神之能,更有催人入睡、圆心织梦的神效。

东海王之子木子.琛在出游时,曾在海水潮落之际助一鱼入水,摆脱困境,为示感激,鱼儿吐一晶蓝色珍珠赠于恩人。当晚,木子.琛梦到长有鱼尾人身的鲛人向自己行大礼,感谢他救了爱女之命,并介绍此珠乃是泪鲛一族的珍宝,还详细诉说了晶蓝色珍珠用途。惊醒,木子.琛甚是诧异,彻夜难眠。

旦日,木子.琛前往南山向乾道道长玉虚子求解,玉虚道长所答于梦中鲛人所说无二区别,玉虚道长并告诉木子.琛:这种晶蓝色珍珠在古迹之上名曰执泪,劝其莫要示于人前。正所谓“匹夫无罪,怀璧有罪”,这个道理木子.琛明白,遂拜别道长,步入归途。

梦之伊始

木子一族世为武将一脉,木子.昪因在东海一役中军功卓著被封东海王,镇守东海。木子.昪膝下只有一儿木子.琛,木子.琛之母长弓氏在其三岁的时候得不治之疾仙逝,至此之后,木子.昪弃朝于野。木子.昪在家全力教导其子,教其文,传其武,授其艺,养其德。木子.琛自小在其父王的宠爱中长大,也是一个极其孝顺的孩子。

木子.琛年方二八,貌似潘安,颜如宋玉,长的十分秀气,好穿绣有兰花的白衫,颇有文人之风,尤重孔孟之道。

回到王府,木子.琛向父王木子.昪禀告了执泪一事,并把执泪给了父王,希望父王借此珠之异能起到延年益寿的作用,遂拜辞。当晚,木子.昪就寝之前特意将执泪放于睡枕下,少顷,就进入了梦香。

木子.昪梦到了他和爱妻一起征战的时光,彼此辅助,打败南夷蛮族。在于南蛮的那场战斗中,因不熟地形,不适应当地的闷热环境,战况一直胶着,并有势微的迹象。在这样的情况下,木子.昪的爱妻鼓励将士,并提出兵分两路,迂回包抄的计策。夜色下,夫妻两人各率一支队伍,对蛮族进行了围攻,蛮族不敌,败北。二十日后,木子.昪夫妇班师回朝。

景似人逝

卯时,第一缕阳光刺破寂静的夜,木子.昪也醒了。更衣之后,木子.昪来到花园,看着散落满地的桃花花瓣,深思良久,心中充满了对王妃的思念。殊不知,木子.琛在远处看到这一幕,心里翻起了惊涛骇浪,他不知自己的做法是不是正确?本想让父王在梦中圆了心中的遗憾,但是父王似乎陷入了梦中。

膳后,木子.昪父子两人在花园中的凉亭下喝茶,木子.昪向儿子说了他昨晚的梦,木子.琛明白这是父王想念母亲了,这十多年年来,木子.昪一个人经营者王府,他想替父王挑下父王身上的担子,让父王好好地颐养天年,奈何体制不允。

木子.琛恍惚之间觉得父王老了,父王言语中透露着沧桑、凄凉。也许是梦境与现实的巨大落差,看着满地的桃花瓣,昔日的情景又涌现在了脑海中。

王府依旧是当年的王府,奈何经不住时间的洗涤,昔人已逝。木子.琛劝父王慎用执泪。

荣光重现

天元三年,木子.昪上书皇帝,请求陛下应允,在木子.琛大婚之日,传位于木子.琛。按照祖宗法制,这件事不合法理,而且此前没有先例。这件事在朝堂上引起了激烈的讨论,最终,皇帝陛下考虑到木子一族战功卓著,而且木子.昪自王妃长弓氏得不治之疾仙逝后,木子.昪弃朝于野,因而特允。

天元四年六月,东海王府正忙于小王爷的婚事,王府热闹非凡。

木子.琛之妻乃是当今丞相的小女儿,文武联姻且由当今陛下钦赐,可谓风光无限。

大婚之日也是木子.琛的受封之日,至此,木子.昪闲于府中修剪花草、与人博弈,看着儿子处理的事情面面俱到,滴水不漏;在朝堂之上亦有不同的见解,独到的建议,且受陛下亲赖。东海王恩宠无限,荣光与昔日可比。

沉溺梦香

木子.昪看到儿子如此的优秀,心满意足,亦可对得起仙逝的王妃。天元五年九月,木子.琛之妻吴氏诞下一儿,取名为木子.璟。

木子.昪思念王妃之时,就把执泪置于睡枕之下,在梦中与王妃想会。基于此,木子.昪思念成疾,身体愈来愈差。一日,木子.昪没有用早膳,木子.琛急忙去老王爷寝室,老王爷呼吸平稳,犹如安然入睡,遂请郎中,药石无效,无奈之下木子.琛前往南山请玉虚道长搭救,玉虚道长遂出山。

到王府,玉虚道长看了木子.昪之后道:老王爷使用执泪过于频繁,夜夜沉溺于梦境,对红尘已无眷恋,不愿醒来。数日之后,老王爷的身体转凉,遂入土。与先王妃合葬于东海之滨。

玉虚道长感慨道:执泪乃是天地间为数不多的奇物,得知本是一件幸事,奈何一件事物终有利弊,善用者可趋利避害,老王爷沉溺梦中,灵魂得到安息,也算的上一件幸事。遂携执泪归于南山。

你可能感兴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