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缘来非如此)9

扎根深圳经困惑,赵来误入小偷窝

(缘来非如此)9_第1张图片
图片发自App

借宿在冷叔工地上的宿舍里,让郝缘和赵来倍感温馨;令人没想到的是,当初冷叔咨询过那个瘦高个,好像近期工地还需要小工数名;但是变化总是来得太快,有时恨自己的计划为什么总是那么不周到。

由于老板近期资金压力大,所以工地的很多活不再承包;因此,之前许诺的岗位便不再招聘人员。

虽然暂时没工作,但是他俩由于可以在冷叔宿舍借宿,所以资金压力小了很多。当冷叔对着他俩惭愧地说,娃呀,叔对不住你俩。你看这么大老远跑来,竟然没有合适的工作。

只见郝缘说到:叔,你啥都别说了。能带我们俩离开那穷山沟,到深圳这种大城市增长见识,已经是对我们最大的恩赐了。况且这工作机会,也不是您能决定的,对吧。

一旁的赵来也应承着,是呀,缘说的对,叔,这事不怪你。

冷叔听着两娃这么理解自己,心头的压力稍稍释放了一些。第二天,冷叔去给工地干活了,而赵来和郝缘留在宿舍。于是俩人悄悄议论,能不能出去找点事干。

于是俩人就先后来到深南大道,那边是一片绿叶繁茂的地方,在一片树林后边,隐约有一间破旧的房子,里边传来了很动听的音乐。顺着乐曲声,二人望去,门头上写着几个苍劲的大字:职业介绍所。

于是,俩人怯怯的走过去;因为这个职介所,以前他们根本没听过,更何况现在可能要面对去寻找职业,所以难免紧张。

等到了门口,一个胖乎乎地女人,操着粤语问道,二位是要找工作吗?

由于他俩听不懂,于是乎,老板娘又提高了声音,以为他俩是聋哑人,然后准备拿出笔和纸时。

郝缘用陕西话说,老板,你说的是啥?这下老板也懵逼了,虽然陕西话不会讲,由于她身边有很多陕西的打工者,所以对陕西话,她能听懂。等她明白了原因后,操着一口不流利的普通话说,你俩个是来找工作的吗?

郝缘这才反应过来,于是说对对,我俩想找个活干,我俩能吃苦。你看有没有啥活干的?谢谢你!

职介所的那个胖老板听后。稍微思考了一下,便说到:有倒是有个,就是不知二位年轻人能不能干呢?

郝缘急切地问道,啥工作?老板回答,每天负责去各个老小区收集马桶粪便。

当然,听到这后,郝缘和赵来明白,这样的工作的工作意味着什么。尤其是在深圳这炎热的地方,那种味道就够受的了。

更何况每日面对各家各户的马桶清理出来的粪便,然后倒进他们蹬着的三轮车。

但是,在眼下这种艰难的日子里,他们没有比这个更好的办法。无论如何以后发展,但首先得生存,光靠冷叔那些工资,怎么能行呢?

于是乎,郝缘说到,老板,谢谢。让我们考虑下。便和赵来走出了职介所。

一路上,赵来总是在抱怨这种工作的辛苦和肮脏。虽然郝缘很理解,毕竟这份工作不仅仅是辛苦的问题,更重要的是面对那种气味,很多时候,都是无法忍受的。

但还是对赵来的抱怨不满,便责备道,来呀,那你说咱们该咋办?目前没有工作,总不能只靠冷叔吧。要不,还是回到那个穷山沟种地吧。

赵来听出了郝缘的意思,便有点不好意思地说,缘呀,我也不是说抱怨啦,其实我也很着急,只是恨咱们自己的能力所限,要不然,和其他有文化的人一样,到办公楼上班,多潇洒,多舒服呀。

郝缘说,别想那美事了。这辈子不一定能轮到咱头上呢?

不知不觉,两人就走到了冷叔的工地。只看见冷叔焦急的在宿舍里转悠着,不明事情的二人看到后,郝缘大声说,你这是咋了?叔、、、

冷叔这才转过头来,对着他俩说,吓死叔了。听工友说,一早晨,都没见到你俩。初来此地,人生地不熟的,还以为。。。回来就好,就好。。。

然后把给他俩从工地食堂带回来的饭,递了过去说,饿了吧,赶紧吃。

郝缘和赵来接过冷叔的饭盒,打开一开,里边是香喷喷给的肉和蔬菜,还有鸡蛋和白花花的米饭。,甚至来不及思考,便狼吞虎咽了起来。

吃完饭,他俩才对冷叔说起了他俩出去的缘故。

冷叔知道后,只是叹口气说到,叔知道你俩的心情,但是叔不能看着你俩去做这种工作。并不是工作的面子问题,而是这种工作怕是你俩干不来,毕竟那些味道不是所有人都能忍受的。其实叔刚来深圳也做过一段时间这样的工作,但最后还是放弃了。时间长了,对人的嗅觉和身体还是有影响。

郝缘却说,叔,我俩暂时先干一阵子,等有了好工作,再换。至少目前能减轻一点您的负担。

冷叔嘱咐道,那你俩考虑下吧。

随后,冷叔便去了工地干活,留下他俩在宿舍面面相对。这才想起来了好几天了,竟然忘记了给家里报个平安。

于是,郝缘和赵来这才去了附近的邮局,各给家里发了封电报。郝缘的电报是这样写的,爸妈,儿子一切安好;而赵来的却是,爸妈,请放心。

发完电报,二人决定去职介所把工作接下来。

第二天开始,他俩便等着三轮车,挨家挨户地收集粪便。其中,赵来有点情绪,但无奈自己是郝缘带来的,他也不好说啥,所以一人负责一个片区。

算是有份工作吧,一日在收集粪便的过程,赵来遇见了一位大户人家,男主人口音应该是北方的。那天早晨,赶巧是男主人出来倒粪便,他听到赵来吆喝的口音的后,主动攀谈起来,听口音,小伙子是不是北方来的。

赵来说,是呀,好像您也是我们那一片的吧。二人越聊越尽兴,彼此感觉不错。

又过了几天,碰巧又是这家男主人出来送粪便,便对着赵来说,娃呀,你每天这么辛苦。也不怎么挣钱。愿不愿换个轻松的工作。

涉世不深的赵来听后,加之彼此又聊得很熟,便说道,啥工作?能轻松赚钱。

这位男主人没有细说,只是提醒过几天,让赵来去深圳一个工业区找他。

当然,赵来并没有把这件事告诉郝缘和冷叔,这是觉得怕他俩担心。

没出几日,赵来便安好老板提供的地址来到了那个工业园的一处。刚刚进入房间,便看到了有数十名衣服不整的孩子坐在一旁,好像被训斥着什么。

还没等赵来开口,几个彪形大汉便围了过来,把他给控制了起来,赵来刚要大声喊叫,嘴巴瞬间被塞进了毛巾。

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的赵来,面对这样的阵势,有点慌张;此时,只见另外一个满脸络腮胡的大汉对他说,小伙子,请跟我来。

不多久,便被带进了黑乎乎的一间房,里边很多人正在联系,热水中取肥皂,刀片割包等。

赵来似乎明白了,这会不会是小偷公司的培训呢,以前他在县城电影院看过这样的场景,难道电影里的故事要在自己身上商演吗?越想越害怕,越想越毛骨悚然。但他又没丝毫办法,只能暂且顺从他们,等待着其他机会。。。。。

未完待续

你可能感兴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