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返东京湾(5)灯火阑珊处灵魂在飘荡

重返东京湾(5)灯火阑珊处灵魂在飘荡_第1张图片

若不是大学四年那段让清见刻骨铭心的爱情,若不是为了逃避一切,远离家乡的四处漂泊,若不是清见的同事恶作剧,用了清见的msn和多年未曾谋面的梨子膏哥哥说了那句:你喜欢我?

若不是,那么多的若不是……

就这样很简单的,顺理成章的,由父母的同意加建议,清见和梨子膏就这样被指定要在一起。

清见也不想再看到母亲为自己担心,夜不能寐的掉眼泪,母亲心疼自己的女儿,大学毕业后就拖着个疲惫毫无生气的躯壳在异乡游荡。

母亲恨她为了那一段不值得的爱情,放弃工作放弃各种机会,多年后在msn上她遇到了的梨子膏,像遇到了失散多年的亲哥哥一样亲热激动,而此时的他们都已成人,小男孩小女孩般扭扭捏捏的羞怯含蓄荡然无存,他们聊得很放松很开心像真的亲人一样,清见没有看出来梨子膏喜欢他,直到被同事在键盘上敲出去了那几个原本恶作剧的文字:你喜欢我?

梨子膏在msn那边沉默了片刻,鼓足勇气的回复:是的,喜欢,从小就喜欢,你不知道?

看到回复后清见的表情木然面孔僵硬,刚才的兴奋消失无踪,一般来说女孩被男孩告白,不管那个男人好或是差劲,也多少都会有点小幸福小自满,可是此时的清见没有任何知觉,她无法爱上别人,也无法真正体会到别人的爱。

“哦,我不知道”

“那么你可以试着和我交往么?”

“哦。”

“是不是不好意思拒绝我?呵呵,没关系。”

“恩......好吧,我们交往吧。”

“你愿意?那就是代表你也喜欢我!哈哈,真的很开心啊,谢谢你,清见。我会抽时间尽快回国一趟,去看看你。”

“哦,你要回来么,好的,等你有时间的话。我还有点事情先下线了,再见!”

清见机械的关掉电脑,刚才的对话似乎已经随着关机消失的一干二净,像是一切没发生过,好像刚刚的对话和她没有半点关系,好像她不是她自己。

匆忙的工作生活让她很快忘记了梨子膏的表白,甚至忘记了梨子膏这个人的存在,好像一切又回到原来的状态。直到没过几天接到了梨子膏打来的电话,说已经定好了机票,回来的日子是就是几周后,清见在电话里木讷的应对梨子膏,说到时候会去机场接他。

异地独自生活的清见曾经换了很多工作,去了很多城市,理科专业的她却挚爱艺术和文学,做过会计,文秘、销售,在野广告占据大片篇幅的小杂志社里当过文案编辑,此后落脚于北京,她的心没有任何的向往,亦没有终点,在终日飘来荡去游离不定的日子里,才能获得一些身心的安宁。

她曾经一度沉迷于酒吧夜店,终日烂醉,不停更换男友,她谁都不爱,也不爱自己的躯壳,唯独小心保管着自己隐藏在黑暗里那颗残缺的心。

清见生性是美丽的女人,外表看似很冰冷,内心却渴望被爱,很多有非分之想的男士未等开口就被她冷漠的眼神击退回朝。

每每有些自信无畏的男士一再主动请缨后,始未料及清见的回答大多是:哦!可以吧,我们交往吧。

那段时间她的生活充实且凌乱,灵魂却终日飘荡无家可归。

“我的灵魂始终徘徊于我的躯壳之外,就要不行了,你离开我好吗!”这是每段荒唐恋情结束时清见不变的独白。

曾有一位男士不能忍受她这样无理的分手,气急之下打了她,耳光响亮之后脸上火辣辣的,那个男人最后竟然大哭起来,哭得很伤心像个孩子,那一刻清见的心丝丝隐痛,脸上却微笑着,并没有对那个男人说对不起。

究竟她伤害了他们,还是他们伤害了她,不得而知!

周日的早晨还在梦里游荡的清见,接到家了里的电话,得知她和梨子膏交往的事情,电话那端的母亲喜笑颜开。

原来梨子膏第一时间就报告了两家的父母,清见母亲非常赞成他们交往,一来两家是多年的至交,知根知底,二来梨子膏一直品学等兼优懂事稳重,再说清见也到了该婚嫁的年纪。

清见能感觉到母亲非常的开心,也没有多说什么,挂上电话后,清见意识到自己许久没有给家里去电话了,她所做的就是经常的给家里汇钱,她的父母都在机关单位工作,还没退休,有稳定的收入,根本用不上她的钱,可是她还是不定期的从自己为数不多的存款里拿出一部分寄给父母。

清见知道在父母眼里她是个不孝的孩子,没有遵循一个女孩适时要走的每一段路,她不愿多回家多打电话,因为她觉得自己没有可以让父母自豪的地方,长大后的她没有体面的事业,到了嫁娶的年纪在外一个人漂来漂去,与其让母亲看到她真实落魄的心还不如远远相望,让爸妈眼不见心为静。

李子高闪电般的举动却让他的父母有些不满,虽说两家关系很好,但是对于清见毕业以来的种种略知一二,他妈妈觉得清见除了长得漂亮以外没有什么可取之处,碍于多年的交情在清见妈那里也没有多说什么,总觉得两个孩子天南海北的顶多是说说而已。

李子高明白他的家人对这件事的看法,他懒得想那么多,只想尽快回国去北京看看清见,如今的他学有所成,事业稳定,终于可以将心中掩藏多年的爱完全释放了,对于现在的清见他并不了解,但能从言语间探寻到她不时流露沧桑的神情,没有一定阅历的女子不会那么疲倦淡定,他只是想马上见到她,眼前的猜想一切都是浮云。

飞机窗外一路蓝天白云,接近北京机场时变得灰暗了一些,他心情忐忑,时不时的从包里取出给清见的礼物来回摸索着,蓝丝绒丝盒子上绑着淡蓝色的丝带,里面是条质地精美的心形水晶项链。

他心里想象N画面,他亲手给清见带上项链的样子,满心喜悦。

“您所拨叫的用户暂时无法接通,请您稍后再拨。”李子高在机场不停地拨着清见的电话,她的手机一直未通。

等了大概一个多小时后,李子高决定自己先走,清见告诉家里的地址,北京此时正是最好的时节,秋高气爽,阳光充足,李子高提了提深色风衣领,走出机场大门,深吸了口凉爽的空气,随即上了一辆的士。

你可能感兴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