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岛》沉浸在幸福的背后,隐藏着更大的暴风雨

文图/雪信子

 

《岛》沉浸在幸福的背后,隐藏着更大的暴风雨_第1张图片
假如生活欺骗了我,我能骗回去吗?

幸福有时候很简单。对于父母来说,幸福不过是儿女都过得好,能常回家看看。对于学生而言,幸福不过是老师的一个鼓励眼神,同学的一句加油。对于出门在外的游子而言,幸福不过是家的温暖,吃上热的饭菜。幸福有时候真的很简单,你的幸福来源是什么,找到了吗?

我记得有一年情人节,同桌说他老爸就给他老妈买了一把菜花,说“这是情人节礼物,这花又能看,又能吃,多好”。不知道为什么听起来,我觉得有点浪漫,谁规定情人节一定要送玫瑰,有爱就是浪漫,简单也很幸福。生活本来就该是简单而朴素的样子。

爱人给一个简单的吻,送一朵美丽的玫瑰花,做一顿简单的饭菜,都会让人感到幸福。

可是有时候想要幸福,却很难。有没有那么一瞬间,幸福让你觉得很遥远。可有时候幸福来得快而突然,却短暂,还没好好的感受,就犹如豆腐渣工程般瞬间坍塌。

善良的玛丽娅以为幸福就要来了,她即将成为一个幸福的新娘,然而一件意想不到的打破了这一切。

今天和大家一起继续共读《岛》(177-218页),在读之前请大家思考问题。

1.你觉得怎样才算幸福?

2.让你感到最幸福的事是什么吗?

3.你经历过从幸福,跌倒深渊的事吗?你是怎么熬过的?

爱情应该是每个人都会期待的一件事。年轻的少女们更是渴望爱情,向往幸福美好的生活。玛丽娅这个善良的姑娘,从小就很懂事。在母亲伊莲妮患麻风病,去往斯皮纳龙格接受隔离治疗的时候,弱小的她就已经开始为父亲分担家务事了。她总是比姐姐安娜乖巧,从不让父亲过多的操心。她应该有一份爱情,她值得更好的对待。

在玛丽娅成年的时候,她能做的事情更多了。即便后来母亲去世了,她还是和父亲一起给斯皮纳龙格的人们送物资。她不愿父亲太辛劳,总是陪伴在父亲身边,帮父亲做事。后来姐姐安娜嫁人,经常不回家,她总是安慰父亲,怕父亲因为想念姐姐而过度伤心。以至于很多同龄都结婚了,她还是一个人。

虽然被嘲笑是老姑娘,但玛丽娅不在乎,她依然每天做自己的事。尽管老处女被视为一种诅咒,没丈夫让人瞧不起,但她决心不让人看出自己的沮丧,她比以前更加热情百倍的孝顺父亲,更频繁的陪父亲去斯皮纳龙格,并且保证家里总是一尘不染。

对一个年轻姑娘而言,这没多少成就感,但她对父亲吉奥吉斯的孝心和奉献,却得到了村里人的敬佩。

也许老天也看到了她的善良,也被她的孝心感动了,所以冥冥中给她带来了一份爱情,一个对她来说各方面都适合的爱人。

马诺里是个自由随性的年轻人,在他出生的时候,他的母亲就已经去世了。在他长到五岁的时候,他的父亲因心脏病突然发作也去世了。他的叔叔亚力山特罗斯成了他的监护人,但他无法约束马诺里。

马诺里还是孩子的时候,他就发现身边的每个人每天都有做不完的活,有无数的责任,唯一可以享受的日子只有圣徒日和星期日。他不喜欢这样,他想要生命中每一天都是快乐的。所以长大后的他更加不受约束。

在过去十年里,这个随性自由的年轻人基本上是在希腊大陆度过,他每天行乐,挥霍着一笔数目可观的遗产。可是现在他不得不选择回到家乡。他没钱挥霍了,也想安定下来了。他给叔叔打工,并且有一套不错的房子,这些对于想安定下来的他而言,还是不错的。他现在只需要寻找一个女主人。

在一次家庭聚会里他看到了玛丽娅,他从未与玛丽娅这样的姑娘相处过,她甜美中带着纯真,她即纤弱又结实。她是那样漂亮,她就像天然的珍珠,有着天然的光泽。她深深的吸引他,他觉得要在这个地方安定下来,有一个像玛丽娅这样的妻子是极好的。

他开始想方设法的了解这个姑娘的一切,他开始有意无意的接近她。过程虽然缓慢,但结果还是令人满意的。

玛丽娅是喜欢他的,毕竟他的魅力,他的机智,很容易让人爱上他。

当从父亲嘴里得知马诺里的求婚,她既开心又痛苦,她是爱他的,但是她同样爱父亲,她担心自己嫁人,父亲要怎么办。这个时候她无法想象别人对幸福的感觉,难道幸福是痛并快乐着。她从未体验过这种混杂的感情,她的心就像一口大锅,但里面各种东西抗拒被煮到一起。

庆幸的是父亲希望她幸福,而马诺里表示父亲可以随时和他们一起住。于是开始准备嫁妆,开始准备婚礼需要的一切。几乎每个人对为这件事感到开心,玛丽娅更是沉浸在即将嫁人的幸福中。

然而幸福却来得那么短暂,她发现自己脚上的印记,那是麻风病患者的前兆,她那么惶恐,那么害怕,这可怕的事到头来竟在这种时候发生了。从和父亲商量,到悄悄去找医生确诊,只用了短短一周时间,可是等待结果的过程却感觉像过了一个世纪。

后来的事,显而易见,他们的婚礼办不成了。等一切尘埃落定,玛丽娅反而轻松了。或许幸福不幸福,并不是从某件事情就能判定的,可是这一刻,不幸的事发生了,那曾经期待的幸福生活也就破灭了。

为什么要让善良的人遭受这些,真为玛丽娅感到伤心,明明本该幸福的人,为什么却要她接受这巨大的考验。她要踏上去往斯皮纳龙格的路了,走母亲曾经走过的路。只希望她能走得比她母亲要长久。

 

《岛》共读目录

你可能感兴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