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

脑子空荡荡的,一片晕沉。模模糊糊中只感觉到一双温柔的手紧紧握着自己,从未有过的温暖。

“孩子,不知道你糟了什么罪,竟然摊上一个这样的奶奶,真是苦了你了。”

一道声音传来,梦琪的手微微动了动,随着声音长长地叹息,她再次陷入了深深的沉睡。

不知睡了多久,睁开眼,一片阳光从窗外照射进来,撒向床上的人儿。

用手挡出刺眼的阳光,眼前模糊的事物变得慢慢地清晰起来,印入眼帘的是雪白的墙壁,自己正躺在硬邦邦的病床上,打着点滴。

病房内只有梦琪一人,也许刚才听到的声音是幻觉吧,梦琪这样想着,掀开被子,准备站起来。

“咔”地一声,与之同时,木门开了,走进一个满脸愁绪、带着黑眼圈的女人。

女人手里拿着一块热毛巾,看见梦琪站起来的身子,连忙走了过去,将刚刚站起身来的梦琪重新放在床上,一边将热毛巾敷在一脸莫名其妙的梦琪的脸上,一边念叨:

“发了那么高的烧还坐起来干嘛?快好好躺着,我已经帮你在学校请了假了,这几天你就乖乖养病吧。”

这女人是谁?怎么在她的病房里?

此时的梦琪满脑子疑惑,身体却意外顺从地让女人将她按到床上。

她在说什么?学校?请假?

“请假?”梦琪躺在床上,皱着眉头问道。

“对啊,请假,你不高兴吗?”女人像是发现什么新大陆一般看着梦琪,这家伙,以前一听到“请假”绝对会欢天喜地,今天是怎么了?

梦琪躺在床上一脸怪异,这可不是高兴不高兴的事,自己都已经上班了,哪里来的学校?

“阿姨,您认错人了吧?我这个年纪,都可以上班了,怎么会去上学呢?”

女人一听,先是愣了一会,然后急忙将热毛巾从梦琪脸上拿开,用手放在她额头上,测着体温。

这孩子,不会是烧糊涂了吧?

“我怎么可能认错我自己的女儿呢?妈妈知道你被你奶奶训了,心里委屈,但也不至于不认我这个妈吧!”

女人忧伤地说着说着,眼圈就红了,“哭哭啼啼的用粗糙的手去擦。

这时门打开了,外面是一个身着白衣的医生,他看到这一幕,并没有尴尬,只是高傲地抬起头,说道:

“云女士,你出来一下。”

拉了拉梦琪的被角,云然安抚了一下她,擤了擤鼻子,也不愿冷落了医生。

她回头大声应了医生一声,连忙走了出去,出去时,还体贴的帮忙关上了门。

而梦琪则呆呆地坐在床上,脑子一片混乱。

这是哪家医院?

这个自称是她母亲的是谁?

她又何时有了奶奶?

记得在自己记事开始,奶奶就早已不在人世,而这个妇人却说自己有一个奶奶,还训了自己?

怎么可能。

昏迷之前,她隐隐约约地记得是在一条街上,而她,与朋友一起拿着装着刚买衣服的几个袋子,正准备回家,却被一个重重落下的广告牌砸伤了,接着……她就到了这里。

梦琪深吸一口气,跑到洗手间,打开水龙头,准备好好清醒一下。

抬起头,她却怔住了。

病房的厕所并不大,却有一面大大的镜子,里面站着一个脸色苍白,满脸惊吓的青涩少女。

这…是谁?

梦琪用手捂住了嘴巴,镜子里的少女也用手捂住了那张红唇。

这个长发的漂亮少女是…她?

梦琪努力地翻找着自己脑袋里的记忆,在广告牌砸下来之后,到底发生了什么……

陌生的医院,陌生的容貌,陌生的人们,陌生的一切。

“嘶”

一股撕心裂肺的疼痛倾注了大脑,陌生的力量在大脑中横冲直撞,梦琪卷起身子,捂住的扶住了双臂。

浑身好似被挤压一般,似被千针板碾过。

“鬼眼……”

鬼眼什么?

“……导入……”

导入?导入什么??

死死咬住嘴唇,梦琪颤抖着捂住脑袋,发泄似地将指甲狠狠刺入手心,以此来抵挡来自脑袋的剧烈地疼痛。

十分钟…一小时…两小时……

不知过了多久,疼痛终于缓缓地褪去,如同幻觉一般不见踪影。

身子舒展开来,莫名的,一阵清爽蔓延了全身。

你可能感兴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