路边“瓶子屋”,你见过却没进去过

路边“瓶子屋”,你见过却没进去过_第1张图片


路边“瓶子屋”,你见过却没进去过_第2张图片

不知道你是否有见过这样一家沿街的店铺,店面都不大,店内除了货架和冰箱只卖啤酒,数不清的啤酒。从3000ml的大瓶到330ml的小瓶,从进口到国产,酒上的图标更是五花八门晃了眼,如果要选一瓶的话更是无从下手。

你是否曾有对这些好看的小瓶啤酒燃起过一点好奇心?

路边“瓶子屋”,你见过却没进去过_第3张图片

我们把这种小店称为Bottle Shop(瓶子屋),顾名思义是专营瓶装啤酒的店,是啤酒界的全家便利店。

无论你曾经是否是啤酒爱好者,只要足够多的尝试,都能在这里找到自己喜欢的啤酒。但如果你常去的小店甚至有食物和来自店员的照料,那真的是瓶子屋里的额外服务了!要知道,你可不能指望全家里的店员给你端茶送水。

这样的小店是出现在中国也不过数年,但却是所有啤酒爱好者的天堂。

今天,我想聊一聊这些可爱的小店。

Ⅰ. 瓶子屋从何而来?

并没有找到一个历史考据来证实最早的瓶啤屋是哪里诞生的,但是大量的瓶装啤酒贩售,那要到工业革命以后了。当拥有了冷链、巴氏杀菌、流水线的技术,保质期较长的瓶装啤酒的销售变成了可能,虽然要见充足,但那时是瓶子屋并未流行开来。

现代的瓶子屋和最早售卖瓶装啤酒最大的不同在于品种,只有足够多有趣的厂牌,瓶子屋才有意义。而数十年前,除了比利时,其他的国家并不爱把不同的啤酒放在一家店里销售为卖点,特别是新世界国家。许多新世界国家的啤酒市场几乎完全被大品牌所占据,想象一下,一家只能卖百威、喜力、青岛、朝日的啤酒零售店,显然无趣也没有必要。

路边“瓶子屋”,你见过却没进去过_第4张图片

瓶子屋的兴起离不开家酿运动。1978年,Jimmy Carter总统签署了1337号议案开放了家酿合法化,一扫禁酒令带来的阴霾。憋屈的美国人受够了千篇一律的大品牌啤酒,家酿像雨后春笋般迅速的流行开来,很多优秀的小型啤酒厂在这之后诞生。许多已经绝迹的传统风格被重新挖掘,许多从未存在的新啤酒风格从中诞生。

酒厂和风格是两条丝线,无数个酒厂和无数种风格交织出一张大网,每一个交叉都是一款啤酒。

路边“瓶子屋”,你见过却没进去过_第5张图片
▲现今美国已经拥有超过4000家啤酒厂


家酿啤酒这种行为以美国为开端,被传递到更多的国家。英国、德国、比利时、法国、意大利、中国、日本、新西兰、澳洲,现在世界各地都有崛起了许多独立小型酒厂,啤酒的品牌得到了激增。现在,市面上的啤酒种类已经数不清了。瓶子屋则应运而担起了收集者的角色,世界各地的好酒藏在一个个小小的店家里,每一款酒都是环游世界的足迹。


Ⅱ.上海的瓶子屋们

精酿啤酒的在中国的发展,也就是10年间的事情。海纳百川的上海一定是最早一批受到浪潮的城市之一,从最早的杰克的酒窝、海富便利店,到如今更多的爱好者和从业人员投身其中,开起了自己的小店。

如果说全上海只推荐一家瓶子屋的话,一定是“啤酒阿姨”(原名“海富便利店”),一家现从20多平的小超市到现在已经拥有数一千多种啤酒的上海地标,“啤酒阿姨”是一家传奇商店。

店名中的“啤酒阿姨”指的是老板张银娣本人,卖进口啤酒已经5年了,是店子的活招牌,圈内爱好者都认识的大人物。而有趣的是,阿姨本人却并不太懂啤酒,阿姨的成名的也是充满机缘巧合。

路边“瓶子屋”,你见过却没进去过_第6张图片

在“啤酒阿姨”还是“海富便利店”的时候,店里最早并不卖进口啤酒只是一家单纯的“烟纸店”,卖卖牙刷零食洗头膏洗衣粉,生意也一般。直到有一天有一家啤酒商想把进口啤酒放在店里卖,考虑到法华镇路附近的老外比较多,阿姨才开始尝试性的卖一些小众的啤酒。

结果还真有很多外国人愿意为这些啤酒买单,日常品生意一般,卖酒却有了起色。张阿姨的啤酒知识大多来自于客人们,从懂啤酒的客人那儿学一些来介绍给不懂的客户。阿姨也很热情,有时候自己也会陪大家喝一杯,兴致来了还会说说她当年创业开饭店的事,名声也由此开始传开。阿姨做生意方式也是简单,什么酒都愿意进一些,优胜劣汰,卖的好的酒酒会接着卖,不好酒淘汰。虽然简单,效果却很好,店里啤酒种类也越来越多,生意也越做越好。

如果你曾经去过海富,一定记得不足30平的店里,柜子里一边摆着啤酒一边卖着洗头膏,非常可爱。现在,张阿姨在原店址边上租了更大的商铺,改店名为”啤酒阿姨“,不再卖洗衣粉洗头膏了,但却是全上海瓶啤最多的店家,多了些什么少了些什么,但阿姨还是那个阿姨。

路边“瓶子屋”,你见过却没进去过_第7张图片
▲Jackie‘s Beer Nest


“啤酒阿姨”是误打误撞的“圈内人”,而最早把“精酿啤酒”这个概念带到上海的店是肇周路上”Jackie’s Beer Nest杰克的酒窝“。老板Jackie是圈内最早玩精酿的人,不足20平的空间里,不知道培养了多少老酒鬼。Jackie’s Beer Nest的特点是新西兰啤酒,在他家能喝到别家喝不到8 Weird、Tuatara、Epic等,还有这些酒厂的生啤,非常好喝。

“啤酒阿姨”和“杰克酒窝”是上海瓶子屋的开端,之后便是雨后春笋:

Bottoms Up的老板是个科班的设计师,因为喜欢啤酒慌慌张张的就把店开了张,展望着上海的瓶子屋像奶茶店那样大浪淘沙、经久不衰,会有一天人们出门经过瓶子屋打一杯生啤外带就像买杯星巴克一样的光景。“

“魔女精酿”做起了宅急便生意,武定路附近的居民从饿了么就可以买到冰过的精酿啤酒。

大进口商杜威也不忘线下,District里可以喝到杜威进口的全系列啤酒。

Dean’s Bottlle Shop已经开了2家分店了,他家的Mikkeller系列最为不容错过。

现在上海时不时就能看到新店开张...

路边“瓶子屋”,你见过却没进去过_第8张图片
▲啤酒阿姨


每个瓶子屋都有一张面孔,而筑起这张面孔的不仅是店家,还是来喝酒的人。问了很多店的老板,为什么大家要去瓶子屋喝酒呢?

相比酒吧,去瓶子屋买酒的人一定更喜欢社区型便利店的温馨和亲近。有时候你厌倦听梳油头、普通话说得不太好的侍酒师讲故事,却只想和小店老板聊聊啤酒、掏掏心肝。或许瓶子屋只是一种符号,或许甚至瓶子屋卖的精酿本身都不是那么的重要了,或许人在这里找到的是更为原始的一种情感寄托。

瓶子屋像是当代城市的灯塔,收集了来自全世界的能量,愿意温暖每个不愿被城市孤独异化的灵魂。

我们有一张清单,帮你找到他们

路边“瓶子屋”,你见过却没进去过_第9张图片


路边“瓶子屋”,你见过却没进去过_第10张图片


路边“瓶子屋”,你见过却没进去过_第11张图片

你可能感兴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