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鉴别刘鑫莫焕晶这类“吸血婊”

这两天的“局面”报道,大家都看了吧。

为没看社会新闻的同学计,我简单复述一下事件经过:一年前,江歌在日本留学,她认识了一个朋友,叫刘鑫。刘鑫跟同居男友陈世峰分手后,遭到对方多次威胁和骚扰,是江歌好心收留她,与她同住两个多月。

后来,陈世峰找上门来,跟踪刘鑫,刘鑫很害怕,要求江歌到车站接她。结果两个女孩和陈世峰在家门口发生争吵,刘鑫先进屋,江歌在门外被丧心病狂的陈世峰捅了十几刀。而躲在屋内的刘鑫,一直没有出来,只是报警并等着警察来。

至于刘鑫有没有锁门,有没有听到江歌的呼叫,为什么不出来,全部成了谜团。新闻曝光后,网上流传着留学生乱搞男女关系的说法,江歌妈妈急了,试着解释此事与女儿无关,她只是受害者。

连江歌的葬礼都不参加,一直回避与江妈妈接触的刘鑫,此时开始威胁她“再出这种新闻,我就停止协助警察”。江妈妈无奈,后来把整个事件放到网上,引起了“局面”的关注……

这件事,以及刘鑫一家的表现,让我想起了杭州蓝色钱江大火中的肇事保姆——莫焕晶。

江歌与林爸爸一家,一个是养虎为患,一个重复了农夫与蛇的故事。

他们太善良了,善良的副作用就是忘记防备。

这不是因为他们傻,而是善良的人会发自内心地认为,周围的人都是跟我一样好的人,那些弱者只不过是遭遇了不好的人和事。

刘鑫虽然没有主动放火杀人,但看她事后对江歌的冷漠(江歌11月死,她过年就烫头发晒聚会美图),对江妈妈的威胁,以及300多天回避江妈妈,见面就是为了求放过,她和莫焕晶其实属于同质异构,程度不同的婊类——吸血婊。

在吸血婊的意识里,自己活下去是最重要的事,周围人都是工具,必要时候都是给我输血的。既然都是工具,她又怎么会心疼你们呢?

不要以为吸血婊离你很远,每个人的社交圈都可能存在。只是吸血婊平时隐藏得很深,吸血范围也可以很广,再加上有些人嘴巴很甜,不容易被识别出来。

而在江歌和林爸爸一家的情形中,前者刚好在国外生活,后者请的是居家保姆,他们碰上的吸血婊此时可吸面很窄,只能盯住一根救命稻草。

一旦恶性事件发生,一切都来不及了。

那么吸血婊有没有可能在早期被鉴别出来?鉴于本号的宗旨之一就是“避免人生的重大失败”,我将试着从两人的行为脉络中,发掘一些重大信号。

逝者已矣,除了支援江妈妈签名请愿之外,这也是我唯一可以找寻的正面价值。

吸血婊的心智不足,个人生活往往一团糟。

她们对自己要求低到什么地步呢,连发个微博或朋友圈都不用心。

刘鑫的这段话,是为了回应“江歌回家时专门给她买了馄钝”这一细节。当时此事已经被江妈妈发到网上,引发了一些关注,那么刘鑫的发言其实是为她自己做解释,或者说“辟谣”。对于在公开场合为自己辩护的一段话,刘鑫就是这样漫不经心地处理的:所有标点符号都是顿号,馄钝两个字是错别字,主语不明,结构混乱。反正我是看了三遍才理解她的意思。

如何鉴别刘鑫莫焕晶这类“吸血婊”_第1张图片

这样的人,能认识什么好男朋友?认出渣男后,又有什么能力去妥善解决?

事件发生后,陈世峰的前女友也发了一篇微博。这个女孩是陈本科时期的学妹,两人交往了一个月,女孩发现此人性格偏激,遂提出分手。不想在宿舍楼下激怒了陈,他把她拖进小树林,下重手打她的脸。当下女孩就被打懵了,她第一次感受到男女差异,他的力气实在太大了。她奋力挣脱,“以百米冲刺速度”跑回宿舍楼,马上叫了父亲来和学校交涉。事情捅到校方后,陈世峰认了怂。而女孩交换到的条件,是一学期不去上课只参加期末考试,以此回避陈。

刘鑫呢,面对近在咫尺的生命威胁,她不让报警,不寻求校方帮助,只会要求同样柔弱的另一个女孩陪着她。

至于莫焕晶,沉迷赌博,欠债不还,离婚并失去抚养权,这些都不说了。能到林家这样的人家做事,本来是生活给她的一线转机。

面对一个跟自己同龄,拥有着帅气能干的老公、三个聪明可爱的孩子,住在漂亮房子里的女主人,谁都会产生比较之心,再所难免。

但比较后的行为模式,才是把人与人区别开来的分界线。有前途的人,会逮住这个贵人好好学。能自我接纳的人,会直接认命——“我就是命不如人家呗”。而莫焕晶,她在朋友圈炫富,晒东家请她度假,带她坐私人飞机。

你说你一个保姆,朋友圈的人大部分都知道你是个保姆。你晒了私人飞机,人家会羡慕你吗,只会更加看不起你吧。既然只能惹来鄙视,又何必晒呢?

她的心智不会想到这些,更不会考虑到东家是不是需要低调,会不会因此对她兴师问罪。脑子不够用,只会图一时片刻意淫出来的爽而已。

吸血婊顶着一张“我弱我有理”的嘴脸,以此理直气壮地寻求帮助,而且是非常“过线”的帮助。

正常人需要寻求帮助的时候,哪怕只是问别人要一个建议,也很清楚这是一种麻烦。所以,他们会整理自己的情况和思路,把能做的功课先做掉,尽量只给对方做选择题,减轻施与者的负担。

刘鑫搬去跟江歌同住期间,多次受到陈世峰的威胁,江歌提出报警,刘鑫不同意,理由是“我在你这里是非法居住,不能被发现”。

当时她已经住了两个多月,如果悲剧不发生,很可能要继续住下去。也就是说,她要长期地非法居住,江歌即使不遭此厄运,也大概率要承担非法留住的后果。

难道没有办法把非法的变成合法的吗?你是留学生,又不是偷渡客。自己漠视社会规则,并任由好朋友一起冒风险,吸血吸得不可谓不过线。

她要江歌帮忙收拾的,完全是一个不加掩饰的烂摊子。

而莫焕晶,居然好意思跟东家借钱10万,理由是要买房子。

再值钱的保姆,一年薪水10万也差不多了。她借的额度,几乎是她接下来一年的人工,这远远超过雇主与工人之间约定俗成的可预支额,此为过线。

买房,并不是一种救急需求。要求别人救贫而非救急的人,并不是真的出于走投无路而寻求帮助,就是打算占人便宜,顺利吸到血。

她敢开这个口,一是欺负林家人心善,二就是看他家环境不俗。

“反正你家有钱,为什么不借给我呢。”在吸血婊看来,有钱人的钱不是辛苦钱,是大风刮来的,借给她是理所应当,不借就是坏。

她为了达成目的,甚至会拿出自己唯一可交换的东西来威胁,你不帮我,我就找别人去借,言下之意是以后就不会在你家好好干了。

你只是给他输血的工具,吸血婊不会预见你可能受到的伤害。

刑法上有一个“应当预见而没有预见”的概念,是疏忽大意的过失,也要承担责任。

很可惜,在吸血婊的世界里,周遭其他人从来不在他的预见范围内。

悲剧发生当晚,刘鑫担心自己的安全,曾要求江歌到车站等她,跟她一起回去。可怜江歌,在寒风中等了两个小时,还为她买了馄钝当夜宵。

江歌在刘鑫的想象中,该不会是一个无所不能的女超人吧。她既不心疼江歌受冻,也不掂量一个同样手无缚鸡之力的女孩在旁能起多少作用,还会任由她一个人留在门外,跟威胁过她的前男友待在同一空间。

唯一可以解释的是,她对于江歌可能承受的一切,是全然回避,完全不去预见的。

所有别人的付出,对于吸血婊而言,都是“想不到”的。

莫焕晶在酿成大祸之后,辩解说并没有真的打算要放火烧死一家人。这点倒是有可能的,毕竟人死了她要偿命,对她没有好处,而且她还蠢到在手机上搜索打火机点燃窗帘的后果。她说放火的初衷,是想先放火再救火立功,以后好问东家借钱。

那么她预见林家四人会死在大火中吗?要么是想都没想他们的死活,要么是想到了,但觉得仍然值得冒险。

就像吸血鬼吸血,最好对方不死,还能被我吸下次,如果死了也没办法,算你倒霉。

地狱空荡荡,魔鬼在人间。

你可能感兴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