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了些浪漫、少了点风情;一篇关于爱情与投资的文章

情感的不稳定,是一种浪漫、是一个成年人所能拥有的——最孩子气的放肆。浪漫的目的,不是争吵烦恼,而是更加宁静。不是要证明什么、而是要相信奇迹的存在。别怨、别恼、别怕输……一起都会好起来。

少了些浪漫、少了点风情;一篇关于爱情与投资的文章_第1张图片
莎士比亚

在这么一个谈婚论嫁的而立之年,少了些许浪漫风情,其实是一件很尴尬的事情。没有了爱情,大家都明白婚姻连个坟墓都不算,算是“零消耗养老安置计划”,墓碑搞不好还要AA制。

莎士比亚——算是人类史上少有的、把爱情这个东西掰的比较清楚的人了。比如"To be or not to be? It's a Question"(土逼或者闹特土逼,这是个问题)就出自莎老之口。还不知道的话,我只能搬出来——罗密欧与朱丽叶了。


纵观我这一代人的婚姻状态,处于一个“像牛又像马”的时期。我语文不好、成语自己脑补吧。

论爱情,很少有人能诠释的比“莎士比亚”还要好,毕竟大兄弟是科班出门,天赋点都是满的。所谓干一行、爱一行,拉皮条的也要在乎产品的“有效期”。

通过莎士比亚的作品,我学习到了:“高纯度的爱是无条件的,或者是疯狂的。”

Love is merely a madness. (As You Like It, 3.2)

爱情不过是一种疯狂。——《皆大欢喜》


想到这里,我同时想到了一个没有“爱”的世界是如何?不禁毛骨悚然。

除了去询问灵媒、高僧、道人等。一本科幻小说,把它诠释的很好:

美丽新世界》(英语:Brave New World),亦名“美妙的新世界”、“勇敢面对新世界”。为英国作家奥尔德斯·伦纳德·赫胥黎于1931年创作1932年发表的反乌托邦作品。故事设定在公元2540年(书中的福特632年)的伦敦,描述了与当今社会迥异的“文明社会”的一系列科技,如人类试管培植、睡眠学习、心理操控、建立婴儿条件反射等。

该小说影响巨大,与《一九八四》和《我们》并列为世界三大反乌托邦小说。

——来自维基百科

少了些浪漫、少了点风情;一篇关于爱情与投资的文章_第2张图片

故事内容(有点长、想略过的往下翻滚吧):

故事设定的时间是公元26世纪左右,那时的人类已经把汽车大王亨利·福特尊为神明,并以之为纪年单位,它的元年是从福特第一辆T型车上市那一年开始算起。

在这个想像的未来新世界中,人类已经人性泯灭,成为在严密科学控制下,身份被注定、一生为奴隶的生物。

故事里,近乎全部人都住在城市。这些城市人在出生之前,就已被划分为“阿尔法(α)”、“贝塔(β)”、“伽玛(γ)”、“德尔塔(δ)”、“爱普西隆(ε)”五种“种姓”,其下加正负细分种姓。阿尔法和贝塔最高级,在“繁育中心”孵化成熟为胚胎之前就被妥善保管,以便将来培养成为领导和控制各个姓的大人物;伽玛是普通姓,相当于平民;德尔塔和爱普西隆最低贱,只能做体力劳动工作,而且智力低下,尤其是许多爱普西隆只能说单音节词汇。此外,那些非阿尔法或贝塔的受精卵在发育成为胚胎之前就会被一种叫“波坎诺夫斯基程序”的方法进行尽可能大规模的复制,并且经过一系列残酷“竞争”才能存活,可谓“出胎即杀”。例如书中以电击惩罚接触花朵的德尔塔、爱普西隆的婴儿,以暴力洗脑的方式教育。书中的第五种姓以人工的方式导致脑部缺氧,藉以把人变成痴呆,好使这批人终身只能以劳力工作。


这本小说我只看了一个开头,没有看下去,看着看着有种精神被强奸的感觉。

在那个时代,“”成为了违禁,变成了完整的、全球化的肉欲享受系统。

在这里并不是说啪啪啪不好、或怎样,我们都是成年人,在这个五浊恶世,所谓的“独善其身”,也变成了自我、家族利益的权衡。“养儿防老”的存在,变成了长期的投资养老方案。

少了些浪漫、少了点风情,也许没有什么大不了。在都为营造自身喜乐的今天,面包与牛奶并没有什么不对,总不能一家老小都饿肚子。

如果能张开眼睛去看,这一切都源于自身的“安全感”,真正的经济独立并非受其制约,真正的爱,也不一定是非要被疼的死去活来,如果能够放下成见,放下情绪,勇敢面对自己的恐惧,拿掉“站着说话不腰疼”的看法,才是一个真正有智慧的人。

你可能感兴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