但偏偏雨渐渐大到我看你不见

时光未曾老去我却开始怀念曾经。

看小说的时候不小心看到书中的一句歌词,唯美的有些伤感。

“缓缓飘落的枫叶像思念,为何挽回要赶到冬天来之前。”

赶着去百度搜索了一下,Jay的歌。

成长了这么多年竟然是头一次知道这首歌,然后一发不可收拾大量去听他的歌。

直到现在被《晴天》里的“从前从前有个人爱你很久,但偏偏风渐渐把距离吹得好远”洗脑循环。

好听的音乐太多多到你只能记住某句歌词,好像是在唱给你听,好像你只想让某个曾经爱过的谁听一听。

大多时候我们不厌其烦地听一首歌,可能并不是因为它有多好听,而是这首歌唱出了曾经时光里的一段小时光。

我们在青春里疯狂的期待老去,却在老去之时歇斯底里的怀念幼时。

时光未曾辜负我们,我们却一次又一次的把它践踏在我们脚底。

年少时我们喜欢大到暴雨,轰隆隆的雷雨夜我们总是害怕又兴奋地躲在被窝里一个人紧张要死地默默聆听,生怕一道闪电劈下来打在自己身上。

然后就在这揣揣不安的情绪里蒙头呼呼大睡。

最近成都又开始作死地下雨,不停地下没有电闪雷鸣。

极其乏味与狂躁。

已经很少花时间放空自己了,是不是太久没有写过东西脑子便会发霉,然后什么也写不出来哪怕一句话。

写不出来也好,留在心底永远都是秘密。

你可能感兴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