眼望着北方

读远子《眼望着北方》

每一个北漂的人都有自己的故事,就在我们自觉枯燥的生活中。而在远子那里,这些不起眼的故事和感受都成了笔下最富生命力的文字。

其中有许多篇是远子刚来北京时的求职经历。诚然,找到一份自己满意的工作从来就不是一件容易的事,于是他和朋友们都在快速地换着工作,发传单,攒伪书,布置婚礼会场,书店打工......在这些工作中,世像百态,尽览无余,让人不得不感叹这座城市的庞杂。

远子很喜欢民谣,从他文章的标题中就能看出来。而我看着这些故事,不由得想起野孩子那首《生活在地下》,那句“北京北京不是我们的家,我现在才知道劳动的人是最穷的啊”总是回响在耳边。这座城市贫富差距之大,让人咋舌。你在国贸80层的餐厅里俯瞰北京城的时候,他可能在五环外狭小的地下室里啃着馒头榨菜。正如远子在《夜幕笼罩三里屯》里所叙述的,一边是各种肤色的帅哥靓女,一边是扭曲着趴在地上的乞丐。当看到被拐卖的儿童被迫乞讨的时候,他天真地想求助警察,却得到了和周围人群一样的冷漠回应。其实我也是个冷漠的人,高楼拉开了我和大地的距离,在这座匆忙的城市里,我也只顾得上自己。

不过生活对谁都一样吧,大家都有属于自己的苦恼和幸福。在很多人眼里,山珍海味还就真比不上啤酒烤串。所以看远子写的那些事,也不觉有多苦逼,倒是平常中透露出生活的丰富。他的文字从来没有过多的煽情和判断,就如同日记一样,述说着你我身边的故事,只是匆忙麻木的我们平时没有注意到罢了。

在这些人里面,我倒是挺喜欢远子那个爱书成痴的同学苇风,但凡看到在平凡生活中有些不一样的精神追求之人,我都会很激动。还有远子自己,颇爱民谣的他会在鼓楼的小街里随意进到一家酒吧听演出,听完后和乐队成员喝酒聊天。他自己也曾在地铁口卖唱,只可惜被保安百般阻拦,最终只挣了四块钱。他写在《六郎庄手记》里的那段话尤其让我印象深刻:

我们的不同或许仅仅在于下班回家后,他们在寻找着各种娱乐和消遣,以驱散白天工作的疲惫。而对于我而言,下班才意味着这一天的真正开始:我打开电脑,插上耳机,开始写作。是的,我必须写作。只有写作才能让这个阴暗的屋子里闪烁出别的房子里所没有的……光芒。

从抽象的迷宫里爬出来,我越来越喜欢这描述世间生活的文字。看似平淡,却直入人心。北漂到底有着怎样的意义?也许每个漂着的人都会有自己的答案。而迷茫,似乎又总伴随着很多人,就像野孩子在《眼望着北方》里唱的:

我眼望着北方 弹琴把老歌唱
没有人看见我 我心里多悲伤
我坐在老地方 我抬头看天上
找不到北斗星 我只看见月亮

我走过了村庄 我独自在路上
我走过了山岗 我说不出凄凉
我走过了城市 我迷失了方向
我走过了生活 我没听见歌唱

你可能感兴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