藏记(一):青藏铁路

其实从西藏回来已经有大半个月了,一直搁置着没有开始写此次的西藏之行,正如老孟说的那样,如若我不记下来,我有可能会忘记,本来这次的进藏计划是有很多人的,进藏方式也不是坐上火车去拉萨,但是由于种种原因,只剩下了我和老孟两个人。庆幸还有老孟可以与我同行,因为我说过,即使只剩下我一个人,我还是要去的。不过也罢,梦想就是需要坚持的,恰如上次的武汉百里骑行一样,目标可以降低,但是绝不可以放弃。在进藏之前准备了很久很久,我还整理了一个比较详细的第一次进藏攻略,发在我的围脖上面:第一次进藏的注意事项。不仅仅准备了一些需要的物品,心里准备早都计划的详详细细,包括会遇到什么状况,该怎么结局这样的事情,都考虑的周周到到,出发的前一个星期,我还在武汉,老孟还在外面出差,红景天之类的药品也是我在武汉跑了好久才买到的。我们早前打听过了,说拉萨比较冷,于是乎老孟还借到了一个军大衣,我还弄了一顶雷锋帽,后来去了之后才晓得这些完全都是我们想多了。

我们没有选择坐飞机过去,因为高反太严重,而且比较昂贵,卧铺的价格也是有些逆天了,所以我们选择了硬座,对,硬座44小时到拉萨,后来事实证明,我们选择硬座是非常值得的,因为一路上碰到了我们在拉萨非常重要的人。要特别感谢一下小豁牙童鞋的无私帮助,帮助我们解决了或者票这一历史性问题。我和老孟准备了很充足的干粮,买了成批的士力架,之类的准备着两天两夜的长途跋涉,在武昌火车站的时候,好基友老蔡还去送了我们,在候车厅玩了下自拍发围脖猜我在哪之类的小游戏。依依惜别过后,老蔡回家,我和老孟就在候车室等车,在检票之前,坐车到拉萨的还得特意登记一下什么的,也许是那边的戒备森严吧。其实那时候心里还是比较紧张的,一来是兴奋,二来是紧张。

终于,检票上车了,在拥挤不堪的车厢里面找到自己的座位,本来是明明连着的号码,不知为何中间还是留下了一个过道,我和老孟只能隔过道相望了,我们还是老样子上车比较晚,结果货物架上面都没位置了,我的大包只能放到我的怀里了,老孟的皮箱只能放到座位底下了。列车缓缓启动了,我们乘坐的这辆T264就正式踏上44小时的征途。这辆车是从广州出发的,途经长沙,武昌,郑州,西安,兰州,西宁西,格尔木,那曲,终点站是拉萨,基本上把大半个中国跑了一趟。海拔是逐渐升高的,呼吸是逐渐困难的,心里是逐渐紧张的。

漫长的旅程总是要有点事情做才能聊以慰藉的,上车的前段时间我就吃了点东西,看了看自己之前下载的电影,和身旁的孩纸们聊聊天之类的,坐在我对面的是一堆小情侣,异地恋,女生回兰州,男生回青海。坐在我右边的是一个正宗的藏族小姐姐,右边的右边是一个学艺术的妹纸,货物架上还有她带回家的油画。坐在老孟旁边的是一个16岁的妹纸,一个人坐车去拉萨看爸爸妈妈,老孟对面的是一个开朗的青海男生。一路上我们都是说说笑笑的好不热闹,主要的话题就是黑各个地方的人民,尤其是火车下一站是郑州的时候,就开始各种段子黑大河南人民,老孟的祖籍也是河南的,所以玩的比较热烈。我对面的男生是藏族的,不过,应该算是伪藏族的,因为他说他是高考前改的民族,至于是不是真的就不得而知了。开始老孟对面的小姑娘老是不说话,可能是怕我们是坏人,直到她开始拿出十年高考五年模拟这样类似的能激发出全中国学生共同回忆的书出来的时候,终于忍不住拿来看了看,也由此打开了话匣子,没想到小妹妹也是个活泼开朗的人,她对面的青海小伙子不断逗她,说待会到了郑州就把你卖掉之类之类的玩笑话。聊着聊着我们就聊到了我们旅程的终点站,西藏,于是乎就开始说起了藏族文化,碰巧那个藏族小姐姐从小学藏语,于是乎就让她教我了一下,藏族也是拼音文字,所以所有的汉字都可以按照读音来写成藏文,藏文有三十个字母。列车员拿出来登记卡让我填写,我就让她帮我写了一个藏文版本的。大约晚上的时候,不晓因为一个什么原因,起哄让老孟旁边的小妹妹唱歌,于是可爱的小妹妹真的唱了一首天下相亲相爱这个歌,欢乐的掌声此起彼伏的。

我和老孟聊起来去了拉萨住宿的事情,说还不晓得到时候住哪里去,然后转机就在这个时候出现了,这个小妹妹说她家就是在拉萨开旅馆的,价格还算公道,然后我和老孟喜出望外,这样就不用刚刚到拉萨的时候忙着找地方住了,而且到拉萨还是晚上。后来慢慢聊就知道她是在湖北这边上学,爸妈在拉萨做生意,过年就到爸妈那边去。我和老孟说我们这次人品真心很好,能在遥远的旅途上面遇到这么一个大活宝。

坐广铁的火车就一个特点,那就是上面的推销特别特别多,什么买东西出手要快,姿势要帅之类的口才帝都是层出不穷,列车就这样到了青海西宁西了,我们被告知,要转一趟车,这趟车就是真正的青藏铁路了。青海西宁西到拉萨的这一趟火车,T265A。不过据说以前是直达的,只不过广铁觉得青藏高原这边环境太恶劣,就不赚这里的钱,让给北京铁路了,所以才有了转车这么一个说法。告别了油画妹纸,告别了对面的小情侣的男生,告别了老孟对面的青海汉子,我们就转到这趟到拉萨的神奇的天路上了。上了火车后知道这是个特制的火车,火车上面有海拔表,有供氧系统,而且车里的颜色是藏青色,太有感觉了,我和老孟都兴奋不已,可在兴奋的瞬间,车开动了,我们意识到我和老孟的洗漱用品都落在之前的那个车上面了,没办法,只能硬抗着了。

果然,正式进入高原之后,景色什么的都开始愈发的壮丽了起来,不过车厢也是空荡荡了起来,年底到拉萨的人不是太多,车厢就变成卧铺了,我就找了个安静的地方手写了一下《藏记》前面的部分,小妹妹说你带着相机,给我们拍点照片吧,我看看这个车厢空空的,于是乎架起了三脚架,摆弄了相机,给我们几个拍了合照,给她们女孩单独拍了点照片,这样也算是打磨时间的一种方式吧。拍完之后车上有个姑娘高原反应了,由于她长时间没有进食,血糖低的晕倒了,我把老孟带的葡萄糖给她服下了。我心里担心的高原反应什么的还没来到我身上,稍微晚上一点,看了看夜景,到了格尔木站下去看了看,回来之后,老孟已经找到一个地方睡下来了,我就也睡觉了。我们知道大约凌晨五六点的时候会经过可可西里,于是那个时候我们就自动醒来了,醒来之后,我就感觉有点不对了,呼吸有点点困难了,头开始疼了起来,可可西里到了,海拔四千多,外面的景色是刚刚破晓,天边有点点鱼肚白,壮丽的有点让我喘不过气来,扒开窗帘偷偷的看了看窗外,震撼到我的心灵深处的景色浮上眼前来了,不过头疼欲裂,让我脑袋里一篇空白了。天白了之后,壮阔的景色就在车窗两旁延展开来了,青藏高原的波澜壮阔就从这里开始,路上的山山水水,路上的牦牛,路上奔驰在国道的SUV,路上的一切景色都让我感觉到我离天越来越近了。大家都睡醒了之后,就开始坐在那,多多少少大家都有点缺氧或者是高原反应了,车上的人的嘴唇颜色都开始变得暗了起来,我不仅仅是嘴唇,连手指甲和脸色,都有点变暗了。老孟也是有点头疼胸闷起来了,但他自己说在黄土高原上生活过二十几年应该没什么太大问题。

上午临近中午的时候,那个小妹妹吃不下东西,在卫生间吐了,应该是胃缺氧,我也是没有任何食欲,在此期间我一直断断续续的想睡着,可是一直睡不着,胸闷缺氧,到了中午的时候,胃里面也难受起来了,终于在中午的时候,把之前吃的东西全都吐出来了,好像还带出来一点胃液胆汁什么的,那个胖胖的列车员看到了说,你昨天的状况不是还蛮好的么,还帮着照顾其他乘客,今天怎么了。我说估计就是高反了,她说等一下,列车上有医生。等了好久,医生过来了,因为在此期间有个乘客晕倒了,还在下一站120接下车去了;医生测量了一下我的血液含氧量,只有百分十四十七,正常人应该是百分之九十几的,加上胃缺氧,所以会呕吐,此时离下车还有三个多小时,医生说你就一直持续吸氧到下车吧。过了一会小妹妹也吸氧了,我们就被困在座位上了。窗外的景色越来越接近拉萨了,日光之城渐渐的就露出的身影,山峦也开始高耸了起来,山顶上都有白帽子了,一个接一个的隧道,黑暗与光线的交织,让大家的心情都不错,我也有了氧气的支撑,精神也好了很多,临近拉萨火车站的时候,车上的一个本地的大叔说看到了布达拉宫的一角,我们就都趴在窗户看,果真是气势宏伟已经露出冰山一角了,没过多久,就到了拉萨火车站了,收拾收拾行李,小妹妹的妈妈已经在车站等待着我们了。

你可能感兴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