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二 英伦苍空

我在强制自己昏迷之前就想过,鬼面人很可能会像电影里经常放的那样,用一盆冷水把自己浇醒。这个间隔应该不会长,醒来之后我要再想昏迷恐怕就办不到了,等待我的肯定是更加残酷的惩罚。

但是等我悠悠醒转,脑子还一片混乱时就已经意识到,自己已经脱出黑狱了。我感到有明媚的阳光和强劲的自然风,而且最奇怪的是,下半生理应像张海迪一样度过的我,现在居然站着!!我拍拍晕乎乎的脑袋,尝试着迈了一步出去,除了右膝的酸胀感之外,一切正常,仿佛之前在黑狱的折磨只是一场梦境。

这时候我被人推了一下,然后那只推我的手顺势从我的背上移到右手肘向前拉扯。“登机的时候站在这儿发什么楞?赶紧跟上!”是一个年轻女人的声音。

妈的,怎么我在每个世界出场的场景都这么狼狈?不是被人打就是被人催。

接着,这姑娘拉着我一通小跑。我这才意识到这好像是在机场,但是偌条宽阔的跑到上就停了一架小飞机,难怪我刚才会一时不知道自己身处何处了。

我被她拉着跌跌撞撞地跑向飞机,这姑娘的声音不错,和她的凹凸有致的身材在一个档次。她的头发被绑成一个双马尾,头上戴着迷彩色的休闲软帽,浅蓝的短袖夹克,热裤短靴白袜!这位姐姐的穿着实在太合我的口味了,好像事先和我商量过似的。我一边直勾勾地盯着她,一边吃力地向前飞奔。

那架飞机的型号我认得,好像前几天——我是说在黑狱之前——才接触过,英国宇航公司的“鹞式”Mk50,亚音速垂直起降,是低空野战的一把好手。

好不容易终于跑到了飞机的自动升降起落架上,我缓了口气问道:“小姐,我们这是去哪儿呀?”

女孩儿转过来的时候我才第一次看到她的样子,五官小巧清秀,比例也恰到好处,但是,好生面善。

“去伦敦。按我们现在的装备,大概六个小时就能飞到。这里两小时后有娜美克星人的天基打击,已经不安全了,上级要求把你送去英国。”

“那我们.....”

“我们现在在E区的临时停机坪,也就是原先的南苑机场。”

“我问的不是这个,我到英国去做什么?”

“确切的我也不知道,听说格林威治基地新截获了娜美克星人的恩尼格玛文,或许和这个有关。”

说话间,我们已经到了舱内。果然和我想的一样,这是双座式的鹞,她前我后。等我把自己固定在驾驶位置上的时候,她已经利索地把飞机发动了。

“这架Aeolus号是总部根据鹞式改装的,现在专门用来运送大人物,由我专门驾驶,现在世界上仅有的就只有这一家,你是它的第一位乘客。”言下之意也就是说,这是飞机首次正式飞行。

“小姐,有个问题我很早就想问了。你知不知道为什么我会出现在这个地方?我记得之前自己好像在某处被人拷打得很惨。”

“那一定是用药量太大了,很多科学家都反映说有这个副作用,它会让人产生虚幻的感受,诸如体验到了一些从没有发生过的事情。过一会儿你就会好起来的,要躲 过绿魔(娜美克星人吗?)的搜索,我们也没办法。”

我不觉得是什么幻觉,应该这件事情从一开始就显得很离奇,我对什么“用药”之类的事一点印象都没有。我甚至还记得小时候的事情,但是大学毕业之后的经历却 是一片模糊。不过既然人家对我的存在丝毫不觉得唐突,那我还是耐心等待为上——假如自己真能“好起来”的话。

这架鹞式的改动很大,驾驶模式是3D触屏,就像《第九区》里面外星人飞船的驾驶方式。我看着外面的云朵迅速往后退去就能想象这架所谓的Aeolus号风驰 电掣的样子有多么豪迈。

“秦博士,一些必需品我们都已经放在座位底下,你可以先核实一下有没有问题。”

“好的,谢谢。”

博士?我吗?这个称呼挺滑稽。

除了一张巴莱克银行五万英镑的本票,所谓的必需品也是一本电子书而已——至少在我能记起来的范围里它就是一本电子书——里面无非是一些资料档案之类的。假如把我调到英国去的原因真和什么娜美克星人的语言有关,如果没猜错的话,大学毕业以后我从事的研究应该就是语言学,居然混到PhD了。

恩,这本电子书似乎能连到Aeolus的数据库里,几乎我想要的资料都有,但权限还不够,关于什么娜美克星的资料完全不能调阅。于是折腾了半天之后, 我想探探这位清秀美女的底。

电子书上有很强大的搜索引擎,我即时拍了一张照片进行检索,不一会儿结果就出来了。

FIOLINA GERMI

SEX : Female

PLACE OF ORIGIN : Genoa,ITALY

OCCUPATION : Master Sergeant in Special Ops Squad

S.P.A.R.R.O.W.S.,Intel Division,the Government Forces

DATE OF BIRTH : October 2,1995

这电子书很奇怪,前面我查正经资料的时候一点不给,现在却这么详细,后面还有密密麻麻的一大串Height、Weight、Size、Hobby之类 的......

嗯,姑娘名叫Fiolina。

突然间我意识到了,为什么我会觉得她很眼熟,我曾经在少年时无数次地看到过她!

“哎呀,还是被发现了,这个世界还是始终都无法自洽呀。”前排的Fio仿佛看穿了我的心思,她转过头来,脸上的表情充满了夸张的戏谑。

“既然如此,还是先让你睡一觉吧。”话音刚落,她就把手帕捂住我的嘴,我的意识刹时迷糊起来。

“这种麻醉剂能让你睡得很舒服,但却没副作用,正是在这个场合用的。到了伦敦我再叫你起床吧,那个人还在等你。”

我彻底失去知觉了。

你可能感兴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