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薯藤的叶是不是蜗牛吃掉的

“妈,番薯藤的叶是不是蜗牛吃掉的?”

“不是,那些叶就是虫子吃掉的。”

谁在问,谁在答。

最近很忙。忙到没时间打电话回家慰问一下他们,忙到连他们打来的电话都在几分钟内草草了事。

明确的知道自己在忙工作,却又发现很多事情没忙出什么结果。

蓦地想起国庆,回家第二天和她一同去了外婆家。门口,三个女人坐着小板凳,处理番薯藤。

她问:“妈,番薯藤的叶是不是蜗牛吃掉的?”

她答:“不是,那些叶就是虫子吃掉的。”

听到这么可爱的问题,我在心里偷偷地笑了。

听到一本正经的回答,我的神情,开始恍惚。

那个问题不是我问的,那个回答不是我答的。恍惚的神情,更多源于,问的人和答的人。

我的母亲,在问,她的母亲,在答。

就像是看到了提问的我和解答的我的母亲。

我的母亲,也还是个孩子。

这个认知来的有点突然,但应该还不算晚。

以前,自打记事起,外祖母就是外祖母,是母亲的母亲,是父母没时间看管我时,出现在我身边陪我玩耍,给我做饭,监督学习,暂时承包我全部生命活动的人。

而母亲,是一般情况下,承包我全部生命活动的人。

外祖母是母亲的母亲,母亲是外祖母的女儿。外祖母之于母亲是母亲之于我的存在。母亲之于外祖母是我之于母亲的存在。

仅仅能认识到这一点。

从未想过,我的母亲是不是也曾在她的母亲的怀里撒娇;从未想过,我的母亲是不是也曾像个好奇宝宝,向她的母亲提问;从未想过,她是我的母亲,也是她的母亲的孩子。

过去的她是现在的我,现在的她是将来的我。

好好爱她。

好好爱自己。

心酸酸。我有多久没提问了。我有多久,没有像个小孩子一样了。

我们总是以为,自己在长大,自己已经长大,然后就可以固执地起飞,不停留,不回头。

然后飞到一半,发现,咦,我怎么,停下来了。因为风太狂,雨太骤,想要回去躲避歇息。

可是飞了这么久,路程已是那么的远,怎么忍心就此放弃呢,怎么能背弃当初坚决起飞的自己,回去呢?

太遥远的路,仅回头,已看不清起点,已看不清起点的天气,已看不清待在起点的人。视线里的模模糊糊,是上帝的薄雾,还是氤氲的泪水。

路途遥远有何可惧,风雨交加有何可畏。这一路跌跌撞撞,多经历几回又何妨。

回去。带上所有的粮食,开始返程。像是开始一段新的冒险。来时匆匆未看见的风景,去时静静地看一看,把它们藏进眼里,藏进心里,回去讲给待在起点的人听。

会发现,他们早已做好了远行的准备,却一直待在起点。

人是复杂的生物。我们总是讨厌被当成孩子,内心却又固执地把自己当孩子,固执地希望他们把自己当孩子。因为想要挥霍,因为舍不下挥霍的感觉,那种会上瘾的感觉。

好好爱他们。

请带我走

去看看还没有我的世界

去看看我出生之前的她他她他


快带我走

去体会存在着我的世界

去体会世界里多一个我的感觉


带我走吧

赐我神奇的力量

允我成为时空的猎人

番薯藤的叶是不是蜗牛吃掉的_第1张图片
图片发自App

Lavender苏。

你可能感兴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