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还是会想您,藏在那些回忆里

想念一个人的时候并不需要太多的理由,也许仅仅是一件小事、一个细节、一种味道或者是一道平常的家常菜肴。

奶奶做的鸡蛋粥是我童年最喜欢的一道美食,每次吃鸡蛋粥的时候都让我想起她。鸡蛋粥的制作方法其实很简单。首先把花生油、酱油和两块大蒜放在一起搅拌均匀,然后就可以把生鸡蛋放进去一同搅拌,最后把煮好的饭和煮饭时多余的米水加进提前搅拌好的碗里,等上几分钟后,这样一道原汁原味的鸡蛋粥就新鲜出炉了。小时候家里还没有电饭煲,所以做饭、炒菜只能用柴火,而我始终觉得用一根根木头烧出来的饭更有家的味道。每当太阳夕阳西下的时候,望着厨房外烟囱的炊烟袅袅,我知道那是家的方向和温度。

对于这个世界是先有鸡还是先有鸡蛋的世纪难题我并不知晓,我只知道想吃到好吃的鸡蛋粥肯定要把奶奶养的那群母鸡照顾好才能让它们生下最有营养的鸡蛋。读小学的时候每天叫醒我的不是妈妈也不是闹钟,而是奶奶养的那群母鸡。它们就是一群每天清晨准时准点唤醒还在睡梦中人儿的战斗鸡,它们的声音洪亮而又清脆,反正一听到那“咯咯咯”的叫声我就知道又是时候起床去上课了。只是如今已好多年没有再听到那些熟悉的声音了,即使闹钟响了又响还是会选择赖床。为了照顾好奶奶养的那群母鸡,我和堂哥经常会在下课的时候去捉虫子给那群母鸡补充蛋白质。印象最深的就是去捉香蕉虫吧!因为它们的个头确实太大了,几条香蕉虫就能让一只母鸡大吃一顿。小时候妈妈不让我养狗狗,自然奶奶养的那些小鸡成了我的好伙伴,可以说我是看着那些小鸡长大的。

离我们家不远处有一个戏场,每年都会有粤剧表演,我们那里也叫作大戏。那时候农村并没有太多的娱乐节目,所以每次有粤剧上演,场下的观众都非常的捧场,而奶奶正是一个粤剧发烧友。其实那时候我根本就看不懂粤剧,只是还记得每次都会表演《六国大封相》、《帝女花》……太多了记不住。只是这两场太经典了,相信看过粤剧的朋友也不会觉得陌生。我之所以每次都会陪奶奶去看粤剧,而且还是两个人一起早早的拿着一张小板凳去霸场子,是因为我知道她真的很喜欢看粤剧。如果我们去得晚一点,那些最佳看大戏的位置就会被人家占领了,所以每次拿着小板凳去霸场子的路上我心里觉得这是又刺激又有成就感的事情。当然了,陪奶奶去看粤剧她也会给我零花钱去买零食,买辣条、买冰棒还可以抽奖,抽中大奖的话可以获得一些玩具。

小时候最喜欢的就是听奶奶讲故事,特别是讲她小时候的那些趣事。我就跟堂哥一边听着奶奶讲故事,一边帮她有风湿病的脚按摩,把她服侍得舒舒服服,一同有说有笑。那时候我总是因为调皮捣蛋被老妈揍,而每次都能在奶奶那里得到安慰,为了安慰我奶奶每次都会把她那用着一个粉红色的罐子里面装着冰糖给我吃,吃了就忘记痛了。

无论是那色香味俱全的鸡蛋粥还是那颗雪白的冰糖,都让我想起我那最亲爱的奶奶。想她的时候,嘴角会上扬,心里会觉得很暖。如今长大后在深圳工作也将近一年,却有时候总会想起奶奶还有那一碗充满爱意的鸡蛋粥。遗憾的是连我忘记了第一次和最后一次喝到奶奶做的鸡蛋粥是什么时候了;如今当年的那个戏场也因为时代的变迁而多年失修,只能成为一代人的回忆;如今妈妈也不在揍我,但是生活给我痛击时候让我想起奶奶的冰糖,让我学会带着她身上那股不服输的倔强勇敢地面对生活中的挫折。

不知不觉奶奶离开我们也一年多了,时间慢慢治愈了悲伤,却止不住思念。我还是会想您,总是在那些不经意的瞬间,想念如果有声音,我想您也能听得到,对吗?

你可能感兴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