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光宗朱常洛后宫非正常档案:原配郭氏死后为何迟迟不发丧下葬?

作者:史遇春

明光宗朱常洛的元配为孝元皇后郭氏。

郭氏(生年不详~公元1613年),顺天人。

郭氏之父郭维城,因为其女的缘故,封博平伯,后进博平侯;郭维城逝世后,郭氏之兄郭振明承嗣。

话说,当日明神宗朱翊钧专宠郑皇贵妃,迟迟不立太子,引发朝臣猜疑。

那时,朝臣担心,郑皇贵妃在谋立其所产之皇三子朱常洵,如此,则会破坏祖宗立嫡以长的规矩;如此,则会损害国本。

于是,关于确立皇储问题,朝臣的奏折成百上千,其间,多有指责后宫干政者。

对此,明神宗朱翊钧搁置不理,依然故我,继续专宠皇贵妃郑氏。

后来,为平息确立皇储一事的持续争议,万历二十九年(公元1601年)农历十月时,明神宗朱翊钧终于决定,册立皇长子朱常洛为皇太子、皇三子朱常洵为福王、皇五子朱常浩为瑞王、皇六子朱常润为惠王、皇七子朱常瀛为桂王。至此,大明王朝的国本之争才最终落下帷幕。

明光宗朱常洛后宫非正常档案:原配郭氏死后为何迟迟不发丧下葬?_第1张图片

朱常洛被立为皇太子,同年(公元1601年),郭氏被册封为皇太子妃。

郭氏仅为朱常洛生育一女。此女即皇长女。不幸的是,皇长女七岁时便夭折。后来,皇长女之庶弟明熹宗朱由校在位时,追封其为怀淑公主。

郭氏于万历四十一年(公元 1613年)十一月逝世。

因朱常洛不受朱翊钧喜欢,其太子地位一直受到郑皇贵妃母子的威胁。

郭氏去世之后,在宫中停丧将近两年,朝廷还不为其出殡。为此,朝廷还与大臣发生了争执。

当日,礼科给事中亓 [qí] 诗教上疏,说是:

“皇太子之母(王氏)下葬已经有些年头了,但是,供应守坟人膳食的田地并未给予,坟园的香火也不见有人照看,试问,朝廷又如何忍心让皇太子之母的墓地这般荒废呢?”

由此可知,此时,皇太子朱常洛生母孝靖皇太后王氏的身后事还处于冷落搁置状态。看来,朱翊钧对皇太子之母也没有任何恩遇,皇太子之位岌岌可危,也是显而易见的事实。

亓诗教又说:

“皇太子妃(郭氏)去世将近两年,但是,朝廷还不曾为其拣择下葬之地,还没有为其制定出殡的计划,难道,朝廷就没有对皇太子妃尸骨暴露的伤感之情吗?”

明光宗朱常洛后宫非正常档案:原配郭氏死后为何迟迟不发丧下葬?_第2张图片

同时,又有大理寺丞王士昌,也曾因相关事体上疏,他说是:

“皇贵妃(王氏),是生育皇太子的人,供应守坟人膳食的田地并未给予;郭妃,是皇太子的配偶,迟迟不为其拣择下葬之地。”

亓诗教、王士昌上疏之后,朝廷全都没有批复。

后来,直到万历四十三年(公元 1615年),“梃击案”发生,太子朱常洛的处境受到普遍同情,朱翊钧为了平息舆论的愤怒,他这才于本年农历五月,下降圣旨到礼部,命礼部相看选择皇太子妃郭氏的坟地。

另外,在本年六月,朝廷还降旨:

“给皇太子之母(王氏)坟户三十名,园地二十五顷,以供其香火。”

至此,朝廷才谥郭氏为“恭靖太子妃”,并按太子妃的规格进行发丧。

万历四十八年(1620年)七月,朱翊钧驾崩。

本年八月,皇太子朱常洛即皇帝位。

本年九月,朱常洛进谥郭氏为恭靖端懿温惠元妃。

明熹宗朱由校即位,上郭氏尊谥为:孝元昭懿哲惠庄仁合天弼圣贞皇后,迁葬庆陵(明光宗朱常洛陵寝),神主祔庙。

(本篇结束)

明光宗朱常洛后宫非正常档案:原配郭氏死后为何迟迟不发丧下葬?_第3张图片

你可能感兴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