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世家族(五十七)

婚礼的日子转眼便来,玉涵带人去了亚拿塔,那边情况复杂严重,走在路上,他也是电话一个接一个,辰东国王拒绝了见他。以樊蔚斩草除根的手段,亚拿塔和多力斯勒两个国家,不会再有幸存者

谢黎换好一身酒红色轻纱长裙,裙摆处有一朵墨黑色玫瑰图案,英气的翻领,高贵的袖口,这身衣服,是帝卡托人带给玉涵转交给谢黎的

樊逸一身黑色西装,冷峻的轮廓不带一丝柔情

谢黎戴上羽绒面具,挽上他的手臂,以他女伴的身份在婚礼头一天去往盘龙城谢家新的根据地

连续几日的大雪,大地被白雪覆盖了将近半米高,谢黎的黑色高跟鞋无法在地面行走

“我这就叫人清理道路!”酒馆男人被玉涵留下来关注谢黎的情况,看见谢黎樊逸站在门口,机智的他立马明白过来

谢黎紧了紧身上的大衣,“不用了。”

眨眼功夫,厚厚的白雪地出现一条三米多宽通道,酒馆男人惊呆了,对谢黎投以佩服的目光

车子从谢家专用通道进入,谢黎挽着樊逸的手臂踏入谢家大门。大厅内已有许多家族提前赶来,纷纷对樊逸投以各类眼光,他是樊蔚之子,曾经的他手握重兵在他自己领地叱咤风云,令多少名世家族不敢招惹。如今这等局面他没有站在樊蔚一边,让人无限猜想

二人进门的那一刻,当所有人都把目光集中在樊逸身上时,只有谢棋和帝卡,看着他的女伴,风姿依然

流岑为帝卡披上一条绒毯,原本他该在房间休息,可是听到樊逸今日来,他便坐不住

帝卡掀开绒毯站了起来,走到樊逸二人面前

“大少爷,欢迎!”帝卡亲自站起来迎,引起其他名世家族的错愕,同样,也加深他们对樊逸的认可,帝卡的态度表明樊逸是谢家尊贵的客人

“欢迎各位能来参加我和帝卡的婚礼,我在这里代表谢家对各位表示真诚的谢意!”谢棋坐在上座,态度长驰有度,仪态举止得体,面对众多名世家族高手,毫无惧色,“外面的人都在谣传,说我谢家勾结奴隶家族欧阳家,残害无辜,为祸东欧。”

说完,谢棋面带笑容看了下面一眼,所有当家的都在,敢来这里的,要么出于与谢家的旧交,要么便是对玉家的信奈。这次玉涵不到,本来还担心削减大家对谢家的支持力,但是樊逸来了,对手的儿子都倒戈,还有谁会站在樊家一边

“今天我谢棋在这里不想做任何澄清,我相信各位家主都是相信我谢家才会坐在这里。谣言止于智者,欧阳家族伙同谢伽那个叛徒,对我姐妹族人一再残害,杀我大姐四妹,逼得我三妹成为东欧通缉犯,这些仇怨,我谢棋立誓,定要他血债血偿!”谢棋神色狠辣,提到谢伽,她恨不能将他碎尸万段

“谢棋小姐,既然今天我们来了,那从今以后谢家的仇,便是我们的仇,况且明日您与帝卡大人一成婚,我们的势力要灭他欧阳家,岂是难事?”普家左家当家人也是个年轻人,站了出来表明立场

“对,左家家主的意思也是我们大家的意思,谢棋小姐与帝卡大人成婚后,我们还何惧之有?”其他家族也纷纷找出来表态。更多人看好的不是谢棋这个当家,而是玉家和谢家军队,以及帝卡背后的古娜家族

帝卡目光锁定谢黎,不愿挪开。樊逸伸手揽过谢黎的肩在一旁坐下

“谢棋小姐,我有一事,有些疑惑,不知可否请谢棋小姐解惑?”一个年轻的女孩站出来,模样清新秀丽,双眼十分有神,活力十足,面对谢棋的强大气场,敢于直视

“回来,这里不是你随便放肆的地方!”曹家家主向她招手,一脸紧张又严肃的叫她退回

“曹先生,不碍事,听她说说。”帝卡终于开口,这个女孩子一脸坚定,非常自信,引起他的注意

年轻女孩被帝卡声音吸引,看了过来,注视三秒后有些羞涩的将目光移开重新放在谢棋身上,“谢棋小姐,之前谢黎小姐和那位传说中的颜炘少主有感情纠葛,这件事名世家族大家伙都知道,前不久也有人说看见他们二人在一起。所以我想问一下,您的三妹谢黎小姐,是否已经投靠颜炘和欧阳家?我们其他家族面对谢黎小姐,该做何态度?”

女孩子几句话问出大家心中疑惑,众人都不敢问的问题被她问出,除了曹家人万分紧张,其他家族都等待谢棋回答

“我家妹妹年纪小,失言了,请谢棋小姐不要在意!”曹老爷赶紧再次上来拉年轻女孩子

谢棋看着大家默不作声的样子,知道这些人都等她回答。谢黎坐在樊逸旁边,戴着面具喝着热茶,这些人至今提起她仍有忌惮,谢黎看向谢棋,冲她点点头

谢棋的余光注意到谢黎的动作,抿唇一笑,“你,很有胆量。”谢棋看着她,“这个问题,我想大家早就想问,但是一直不好开口,今天趁着这个机会,对于我的妹妹谢黎,我必须做一下说明。”

谢棋从上座走到大厅中间,“曾经外面传闻,说谢黎拥有通灵秘术,这件事,都是叛徒谢伽的手段,后来正好被樊家利用,用以对付我们家族,至于谢黎伤霍家小姐一事,确实不假,不过也都是受谢伽威胁,刘家少爷被杀一事,跟谢黎确实无关,杀他的是颜炘,颜炘谢伽串通一气,诬陷我们家族,至我们家族于死地,这些事情,相信只要大家用心一查,一定能找到证据。不过……”谢棋看了帝卡一眼,“谢黎前段时间和颜炘在一起,这事不假,但她是受制于颜炘,大家看到,我们帝卡大人身体抱恙,就是在解救谢黎的过程中,被颜炘所伤!所以,大家如果见到我妹妹谢黎,请一定告知我们,叛徒谢伽和颜炘让她受了太多苦,不管付出多大代价,我谢棋一定将她救回来!”

“好!”“好,谢棋小姐说的是!”

“……”谢棋一说完,响起一片掌声

“我们一定支持谢棋小姐,让谢棋小姐几姐妹团聚!”其他家族开始表露态度

年轻女孩子看了帝卡几眼不再说话

谢棋让人给大家安排了房间休息,散场以后,帝卡和谢棋各回各的地方开始准备下一步计划

帝卡在房间里坐等,他看着门口,等着那个女人来找他

“帝卡!”古娜的声音出现,随即身影也进来

帝卡冲她礼貌打招呼

古娜独自走进来,将流画留在外面

“我和帝卡有话说,你先下去。”古娜对流岑吩咐

流岑接到命令赶紧退了下去,古娜脾气火爆,连她们大人对她都是又敬又怕,流岑流画每次见她也是战战兢兢

“尊敬的师傅,您找我有什么要紧事?”帝卡穿着墨绿色宽松毛衣,半躺在卧椅上,优雅的剥着流岑给他端来的桂圆

古娜在他旁边椅子坐下,脸色不太好看。前几日因为战略部署离开几天,终于还是在他和谢棋婚礼以前赶了回来

“你身体好些了吗?”古娜问

“多谢师傅关心,已经好多了,再修养不了多久就能接替师傅的事务,这段时间,有劳师傅了!”帝卡放下手中桂圆坐起来,替她倒茶

古娜接过茶壶,“你赶紧躺下!”

“师傅您回来了,证明外面的部署不会有问题,这下师傅好好休息一晚,明天就是我和谢棋小姐大婚的日子,会发生什么,还不知道呢。”帝卡嘴角带起自信的笑意

古娜沉默,气压非常低

“师傅您……怎么了?”帝卡见她脸色不对

古娜转过头,起身在他旁边蹲下握住他的手

一瞬间两人陷入沉默

“帝卡,你的血统里,没有多少谢家的血。”古娜告诉他,她隐含的意思,帝卡明白

“我知道,但那又如何?我还是谢家主将。”帝卡回答她

“不要娶谢棋,你不用为谢家做那么多。”古娜看着他,她希望帝卡能拒绝这场婚礼

“师傅,”帝卡皱眉有些冷淡,“不是您让我迎娶谢棋的吗?”

“我后悔了,可以吗?”古娜看着他,眼眶泛红

“师傅……”帝卡脸色一下严肃起来

“我后悔了,我不逼你和谢家家主成婚,”古娜有些激动,她努力压抑着,“我只是不愿意看到你心里只有谢黎那个女人!帝卡,我们走,我们回去,就像从前一样,只有我们两个人,我陪你练武,陪你喝茶饮酒,陪你收集世界上最美的东西!帝卡,好不好?”古娜用期待的眼神望着他,她最开始只是嫉妒谢黎,嫉妒她能让这个自己怎么也得不到的男人付出时间与精力,她不想看到他们在一起,所以才让帝卡娶谢棋,没想到帝卡真的会和谢棋成婚。古娜强势霸道这么多年,唯独拿帝卡没办法,看到自己心爱的男人和别的女人结婚,古娜心痛

“师傅……”帝卡的脸色也不好看,将手抽了回去,“开弓没有回头箭,谢家主将和谢家家主的婚礼,已经造成名世家族的轰动,我不能丢下谢棋小姐逃离。”

“帝卡……”古娜依旧带着乞求的目光看着他,恳求他,“你又不爱谢棋,我们把兵力留给她,我只要你,只要你一个人,我们离开这里,回到属于我们的地方去,好不好?”

帝卡别开目光,古娜给了他重生的机会,给了他全身的能力,她是他最敬爱的师傅,但是师徒情不是爱情,帝卡不会接受她的提议

“师傅,您别这样,帝卡,受不起。”帝卡伸手扶她起来

“帝卡!”古娜一把抱住帝卡,流泪想要吻他,帝卡一再避开

“师傅!”帝卡有些愠怒,古娜这样做,触犯了他对师徒的底线,“师傅,我对您……没反应。”

一道霹雳从帝卡口中而出,直击她心口。他对她,没反应。古娜记得在拜迖,他对那个女人……

“都说不能相信男人的鬼话,他们只有身体最诚实,”古娜撑着颓然的身体退开,“帝卡,你果然,从来不骗我,就连骗一骗我,你都不愿意……”古娜双眼通红冲出房间

“听够了吗?出来!”帝卡将手中的茶杯一掷,愤怒的看着门后

门后躲了两个人,他一早就察觉到。只是古娜突然闯进来发生了那样的事,他不希望古娜知道自己的狼狈被外人知晓,这样她只会更加羞愧和愤怒

樊逸高大的身影从门后出来,跟在他后面的,是谢黎

“谢黎?”帝卡看着她,将前面的樊逸忽略

刚刚的一幕被她看见,帝卡心里突然悸动,他想知道,谢黎会有何反应

“我……什么也没看到,先告辞,我的女伴,还请帝卡大人好好照顾,一个小时后我来接她。”说完便转身离开

谢黎取下面具一步步走到帝卡身边,将手轻轻贴在他胸口,“还疼吗?好些了没有?”

“你都听到了。”帝卡垂眸,他也发现,自己对别的女人都不会有任何反应,唯独遇到谢黎

“听到了。”谢黎把手收回,“你马上就要成为我姐夫了,帝卡大人。”

帝卡看着她,没有接话

“我的二姐,是个聪明端庄的女人,我相信也会是帝卡大人您未来的好搭档。帝卡大人……”谢黎不敢多说什么,帝卡马上就要和谢棋成婚

“我以为以我们的关系,只是不在意那些形式!”帝卡打断她,语气冰冷愤怒

“我们……”谢黎想要解释,话到嘴边却说不下去

“不用解释,我都明白!”帝卡重新躺回去,将眼睛闭上,“你不过是,放不下他。”

“帝卡!”谢黎上前俯身,把手伸进他宽厚的毛衣里,“我要看看你的伤口。”

帝卡一把将她的手拉住,“美丽的谢黎小姐,您是否知道您这么做,很危险。”

“看一眼。”谢黎看着他

帝卡犹豫片刻,将上衣褪尽,胸口一道伤疤清晰鲜明,谢黎皱眉

“这道疤,每五年便划开一次,丑陋的疤痕,竟再也去不掉了。”帝卡有些苦恼的看着这道疤

“不丑,帝卡大人您在我心中非常完美,与我身上那些疤痕比起来,您已经好看到让女人都嫉妒了。”谢黎笑着告诉他

“23道,”帝卡目光变得淩厉,“你放心,每一个伤你的人,我都会让他千百倍还回来!”

谢黎很感动,帝卡一路来对她的态度有变化。最开始他的放荡不羁,到后面他用了真心

“不用,每一个伤我的人,我都已经把他们送进了地狱。”谢黎平静的说出这句带满血腥的话

帝卡失笑,他就喜欢谢黎身上这种异样挑衅的气

你可能感兴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