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这么大,你想去看看?

世界这么大,你想去看看?_第1张图片
你的选择?

浪漫英雄主义者的悲歌,你是否已经强到了对这一切说fuck off ?

由此事件引申而出的一些想法。

生活不是故事,不是电影,不是小说,理想太美好,现实太残酷。为何故事,电影,小说那么好看?因为它没有描述生活的本质——流水账,这是我们大多数人的生活。

看到这个新闻让我想起看过的一部电影,荒野生存 Into the Wild,根据真实故事改编,克里斯托弗家境优渥,是亚特兰大私立名校艾莫里的优等生,前程似锦。但是,他从学校毕业后,选择了截然不同的人生,放弃令人羡慕的工作,把存款捐给慈善机构,去阿拉斯加寻找自我。在家人的劝阻声中,他踏上了回归自然的慢慢长路,成为名副其实的流浪者。 四个月后,人们在一个偏僻的野营地的一辆废弃的公共汽车上,发现了他的尸体。

死亡来临那一刻他会后悔吗?我不知道,我只知道就算他后悔了,但当选择再次放到他手上时,他一定还会义无反顾的选择理想,回归自然,回归自我。在回归自然的那段日子里,我想这肯定是他成为人以来有意识的真正活着,为什么这么肯定?这是他的选择。

我也曾经多次幻想抛开一切,独自上路,去体验一切,过自己想要的生活,寻找自我,寻找快乐,寻找自由,想抛弃自我诞生以来所背负的一切,只为达成一个真正的我,但我知道,这是不行的,我身上留着父母的血,背负着他们对我的期望,那就是平平安安过好生活,养活自己,抚育下一代。我与社会的联系无法割断,我与这个社会已经连接了20多年,若是了断,那现在的我必将灭亡,就像克里斯托弗般,我没有他的勇气,没有他的理想,没有他的力量,我是个弱者,所以我还在这里,我还能观看他的人生,分享我的懦弱,我的想法。我不能打破这一切,我也没有强大到这个地步去打破这一切,我害怕,畏惧,我怕踏出我的方寸地,长期生活在自己所谓的圈子中,画地为牢。说来说去,弱,太弱了。

对于那些游离在群体之外的人,我表示敬佩。自远古而来人们就是群体捕猎,群居生活,成千上万年的经验告诉我,个体的终点永远都只是毁灭,就像一滴水样。这种行为可以称为浪漫的英雄主义,注定是悲剧的,后人定为之惊叹,感慨,向往,但就像一出戏般,也许会受到感染,但戏结束了,你也只是感慨的说句真他妈逗,你能为之笑,为之哭,就是不会践行这种行为。这是人的群体属性决定,是我们一生也逃脱不了的宿命。若你要与之决裂,必将玉石俱焚。真正完全脱离社会是不存在的,梭罗也只是脱离一段时间后又重新返回了社会。

不识庐山真面目,只缘身在此山中。长期处于群体中,人往往迷失自我,忘了初衷,被群体绑架,以群体利益为最高利益。似乎没错,毕竟是你接受了群体的庇护,就得为群体做出贡献。但就是存在一类人,他们坐在群体这艘船上,他们被群体载着,他们没有掌舵权,他们想看看群体这艘船之外的世界,于是,他们抛弃了一切,下了船,仅仅靠着自己的双手滑动,在茫茫大海中,四处无援,只能靠自己的力量去生存,他们中的多数终将溺死,一部分对脱离群体感到恐惧,选择回归群体,一部分在到达希望小岛的路程中脱力而死,极少数幸存者到达了小岛,独自一人,他获得了想要的,自由,完全的自主权,但面对孤独这关,他无法承受。。。

真真正正的独立于群体之外的行为注定是行不通的,是悲剧的。因为孤独将会将你吞噬。

独立于群体之外,又维系着一点联系,应该是最好的选择了,此类代表人物,中国的陶渊明,美国的梭罗。他们获得了一部分自我,牺牲了一部分自由,保全了性命。他们在世人眼中也是伟大的,然而他们注定有所保留,他们在坠崖前给自己绑上了安全绳。所以,他们自然得不到我发自肺腑毫无保留的敬佩。我称他们为浪漫主义与现实主义的融合体。

当你想抛弃这一切时,你是否准备好对这个社会说声再见,不回头的走下去?是浪漫还是现实,或者又是浪漫与现实皆存?

某天,当你想要离开时,问自己。

你仅仅是想找到自我?

而不是为了逃离这该死的世界?

你可能感兴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