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尹薇简丹】第二十九章 过家家

【尹薇简丹】第二十九章 过家家_第1张图片

前情回顾:第二十八章

自顾不暇,谈何顾左右而言他。是简丹眼下最真切的写照。

在宾馆住三天了,他不知何去何从。


父亲结婚那天,两个人正式决裂。

当老爸简濂告诉他要娶婉婉时,简丹觉得心在滴血,妈妈,你在天堂还好吗?

妈妈离开他很久了,每次想她,他就看看抽屉里的那本影集。

影集里记录着他的成长,记录着三口之家所有的快乐。父母年轻时那么相亲相爱,小时候的他依偎在妈妈怀里那么无忧无虑,父亲在旁边守着,笑容那么真实。

他常常想,幸福是什么?幸福是父亲给他的优越的生活?幸福是妈妈依然活在世上,给他纠正一下他的错别字?幸福什么也不是,是那本古色古香的影集。

作为父亲,简濂是希望得到儿子的祝福。可不知为什么,一提到再成家,这孩子就特别反感。

还有一个星期就结婚了,他来到儿子房间,想和他好好沟通沟通。当他看到摆在床头柜上那本熟悉的影集,他的心揪了一下:“怎么了,又想你妈了?”

简丹沉默着没说话。

简濂没时间跟他打拉锯战,说:“丹丹,希望你给老爸的婚礼捧个场。”

“妈妈去世这么多年,按说你也该有自己的生活,你娶谁不行,偏偏娶尹薇的姐姐?”简丹问。

简濂一听就上火,这孩子从小就跟老子对着干,和自己是冤家对头。气得他背着手在客厅里来回踱步。

简丹不理他这套,嫌弃他太晃眼:“走够没?没走够您再走会,我出去走会。”

这下简濂彻底爆发:“你以为我不知道你为什么讨厌婉婉?还不是因为那个尹薇?跟你说我压根不同意你俩交往。”

“门不当户不对?”

“个人条件好也行,但那个尹薇,一没学历,长得又一般般,成家后没有共同语言,你会后悔的。”

“是,婉婉的个人条件好,年龄和你相差二十几岁,你们有共同语言。”

“你这小子,不顶嘴会死。”

婚期到了,老同学要当自己的小妈,他浑身上下不自在,即使同住一个屋檐下,两人也形同陌路,没有任何交集。

平日简丹早出晚归,一般等她和父亲一早出门,他才到厨房找点吃的。今天不知为什么,一大早,婉婉破天荒地上楼去敲他的门。

开开门,他一愣,她已经换上了婚纱,奢华的真丝绸缎,手工刺绣和珠片,搭配精致的头纱和高跟鞋,轻轻松松展现了新娘的典雅和端庄。

他闷声问:“我爸呢?”

“他一早去了婚礼现场。”

也好,早就想找个机会跟她谈谈。

“你进来坐吧,我有话问你。”

婉婉进门,这瞅瞅那瞅瞅,除了电脑和音响在应有的地方,衣服乱堆乱放,没有坐的地方。但是床头柜上有个相框很扎眼,尹薇疯跑着回眸一笑,百媚生谈不上,倒也有点风情。

原本简丹主动让她进来,她很兴奋,心扑通扑通乱跳,但看到尹薇的照片,脸色不由自主拉下来,心情糟糕透顶。

简丹把沙发上的衣服抱走,说:“坐吧。”

婉婉没坐,说:“你是想问我为什么选择你爸吧?”

“很好,开门见山,继续。”

婉婉伸手拿起尹薇的照片,沉思片刻说:“好久没见我妹了,希望她一直笑得如此灿烂。羡慕她打心眼里的快乐。”然后扭头问简丹,“都说先入为主,如果当初我和你先认识,你会不会爱我像爱她一样?”

“现在在说你和我爸的事,你怎么扯到了以前?我们都回不去了。”

“可我宁愿回到以前,那种单纯地爱一个人的感觉,是我一生中最值得怀念的时刻。”

“和我爸在一起,幸福吗?”

她拉开了窗帘,清晨的阳光静静洒在脸上,轻柔,温和,像她小时候睡着后,爸爸捏她脸蛋时暖暖的大手掌,真好。

“幸福不幸福是其次,这样就能天天跟你在一起了,看着你吃早餐,上班。下班后换拖鞋,洗澡,换睡衣,就像现在这样子,很温馨。”她兀自笑了,发自内心,一副简家女主人莫属的媚态。

“你疯了?不怕我爸发现?这样会毁了你!”简丹嚷嚷起来。

蛇是邪恶的动物,也是美丽的化身。毒液有时并不伤人,只是为了麻痹对手。

婉婉不动声色地笑了,站起身,一步一步向他靠近:“才知道?从我高中时爱上你,我每一天都在想着怎么样和你永远在一起。”

她说着,眼睛里的兴奋藏也藏不住。眼看走到简丹面前,蓦地打住了脚步,看到他满脸的惊恐,笑得更加风情万种:“对了最近我刚学会了一种新舞步,教教你可好?”

简丹后退一步,手一指,苛责道:“你想干嘛?站住别动。”

婉婉没听他说什么,继续朝前走。一步一步后退的简丹惨了,沙发腿一绊,仰面栽在地上,伸出的脚恰巧被婉婉一踩,好家伙,整个人朝前一趴,趴在了简丹身上……

此举被推门而入的简濂看在眼里,舒展的老脸立刻紧凑成一道道皱纹,破口大骂:“死犊子,老子的女人你也敢碰,还不给我滚一边去!”

简丹把婉婉扶起来,解释:“爸,你的事我不干涉,但请你不要误会我。”

“误会?你当我眼瞎吗?自信还没老到那种地步。今天可是你爹我的婚礼,客人就要到达现场,你小子不愿参加就算了,我是回来接婉婉的,没想到看到这一幕,都老大不小了,不要告诉我你们在玩过家家的游戏。”

“你爱咋想咋想,反正不是你看到的那样。”简丹说罢要走。

婉婉拉住了他,拿掉头纱,对简濂说:“对不起老简,我不想再欺骗你。事实上你看到的都是真的,但不关简丹的事。

老简问她为什么,她冷笑一声:“跟你在一起的目的,我都是为了接近他。”

彻底崩溃的老简再也站不住,慢慢在沙发上坐下来,像是问婉婉,像是自言自语:“为什么?究竟为什么?”

“我爱他。”婉婉说着,抱住了简丹。

她死死拽住他的睡衣,他脸色发白,却动弹不得,只得苦苦哀求:“哎哎哎,咱有点自尊好不好?放开我。”

老简哆哆嗦嗦站起身,指指简丹,又指指婉婉:“趁我清醒,你,你们,立马从我眼前消失!”

没做亏心事,不怕鬼叫门。懵逼的简丹终于逃离婉婉的手掌心,苦笑道:“你们结你们的婚,关我屁事。”

老简哭丧着脸:“这婚还能结吗?”

“能,只要我永远从这个家消失。”简丹肯定地说。

“可我不想结了老简,我不能欺骗一个真心对我好的人,恕我不配。”婉婉哭了,蹲下身捂着脸,嚎啕大哭。

收拾好东西,简丹看了看元气大伤躺在床上的父亲,对在一旁喂他水的婉婉说:“我走了,好好照顾我爸,别气他。”

简濂没吭,婉婉放下茶杯,说:“我送送你。”

送到门口,她问:“去哪里?”

简丹叹了口气:“不知道,走一步算一步吧。我爸就拜托你了!”

“他?”婉婉看着他,“看来他气得不轻。等他好了,可能我也要走了。”

“去哪里?”

她摇了摇头:“先出去散散心,说到底是我害了他。”

他望着远方,傻傻地说:“不怪你,都是我的错。”拉起皮箱头也不回地走了。

望着他逐渐远去的背影,婉婉靠着大门,一股从未有过的失落感袭上心头。简丹一定是找他的尹薇了吧,一份爱坚持了那么多年,着实令人羡慕。

今天自己是疯了吧?顺顺利利结了婚,从此过上阔太太的生活,灯红酒绿,光鲜亮丽,不是自己一直向往的吗?

老简不会要她了,她亲手破坏了自己将要到手的幸福,过家家毕竟是一种游戏,投入其中,只会伤痕累累。

她害怕伤痕累累,因此要逃离。

决定跟尹薇分手的那天,简丹把自己灌醉了。

孑然一身,穷光蛋一个,未来能带给心爱的人什么?

按照尹薇的性格,知道他的境况后定会义无反顾跟着他吃苦,无论如何,男人特有的自尊心不允许是那样的结果。

她现在的日子不算优越,可有一个属于自己的家,一份自己爱好的事业,一个爱她如生命的妈妈。

他这个累赘,显而易见多余。

关键是,有一个正追她的富二代,恰巧是个用钱砸出来的优秀富二代。

最最重要的是,他真心喜欢她,可以给她这辈子完美的幸福。

想想她幸福十足的模样,他扔掉最后一个空啤酒瓶,仰面朝天躺在草地上,踏实地睡着了。

醒来,他找到了宋雨轩。

宋雨轩刚开始并不买一个醉鬼的帐:“你是不是喝多了,玩过家家的游戏?别以为我会感激你。尹薇什么都好,除了找男朋友的眼光。”他把一条腿翘到桌子上,“当然,我是个例外。你确定现在的决定不是一时糊涂?这样做尹薇会幸福?”

简丹看了看他,肯定地点了点头。

“好,信你一回。但是你记住,分手后她幸福不幸福,从此与你无关,以后不要回头,别给她一种藕断丝连的错觉,大丈夫一言九鼎,算我求你。”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连载风云录

你可能感兴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