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做个梦给你》

《做个梦给你》_第1张图片
图片发自App


我打开浴室的门,原先白色的瓷砖已经泛黄,整个浴室弥漫着一股浑浊的味道。

还好,水是热的。

这是这个出租屋唯一的优点。

水流冲刷到我身上的时候,我以为我会像电视里的女主角那样——颓丧而美丽。

然而事实并不是。

当我转过头,在镜子里的自己脸部浮肿,眼角下垂,肥腻得泛着油光的一张脸和与之不符的消瘦的身材。

我想不明白,我才刚刚二十六岁,怎么变成了这样。

洗完澡,林珊吃完了最后一颗避孕药,开始整理男友的东西。

他的东西很多,四年了,他几乎无处不在地渗入进了林珊的生活。想分开的时候,只觉得皮肉绽开般地疼。

她不是没失恋过,她知道该走什么流程,也知道过几天就会好起来,人嘛,总是比自己想象得要坚韧得多。

这次有点夸张,整理了一会儿竟然觉得胸闷。

林珊走出门,拿出手机点了份烧烤和几瓶啤酒。

这个公寓隔音不好,常能听到楼上教育小孩的声音,夫妻俩互殴的声音还有隔壁打游戏的声音……

晚上常常被吵得睡不着,打了几次架也没用,林珊和衫索性起来听他们吵些什么。

“你说,我们以后会变成那样么?”我转过头,好奇地问他。

衫愣了愣:“我不知道,但我至少不会像那个男人一样吧。”

“我们……什么时候也能那样呢?”

他看向林珊,林珊急忙解释道“我不是说要结婚的意思,我是说……我是……就是觉得吵吵架……阿不,那个”

“我现在没办法……你知道的,这条路我还没走稳,我不知道怎么给你承诺。”

“没事儿,我知道。”林珊沉默了一会儿,突然很想哭。

她已经二十六岁了,还是小学的美术老师,周末教小朋友画画赚外快,其实工作也算稳定,就是平淡一点儿。但每次当她看见男友衫的时候,她就觉得自己的梦想在闪闪发光。于是为了这个闪闪发光的梦想,她愿意去做个朝五晚九,下班回家给他洗手作羹汤的人。

林珊认识衫的时候,他是个街头歌手,但已经签约了一家唱片公司,比起其他街头歌手来说,他已经向自己的梦想迈进了一大步。衫很有才华,尤其是抒情歌。

每每听衫唱歌,林珊就会落泪,即使是欢快的歌,她也总是站在人群里落泪。

每天林珊都会在地铁口等着他,听他唱歌,无论人多还是人少,她都站在一旁,安静听他唱歌。

时间久了,他们就走到了一起。

因为衫也从来没有遇到过如此欣赏自己的人,何况,二十二岁的林珊——美丽自信,散发着一股年轻的气息。两个年轻人被彼此深深吸引着,一时被传为才子佳人,是林珊生命中最美好的时光。

但衫却止步于此,他迟迟无法出头,唱片公司倒闭,林珊陪他走过了最难的时候,甚至大多数时间,都是靠着林珊的工资过活。

她觉得没关系,她自认为有情饮水饱,她觉得熬过了这段时间就会好起来。

然而并没有,她记得自己好久没做梦了,就算有,也是灰色的碎片。

大概是忘记了如何做梦。

有时候看小朋友画上那些缤纷的颜色,她记得自己以前也爱画太阳画草地画各种样子的花。

一晃四年过去,林珊并不知道怎么突然变成了这个样子。

比如,她现在喝得通红的脸,她知道自己没醉,只是容易上脸。

这真让人沮丧,动漫里热血的主人公真的不会累么?他们为什么能永远这么热情,永远这么——年轻呢?

林珊喝得迷迷糊糊的时候,一个陌生电话打来,吓得她几乎立刻清醒。

母亲出车祸了。

当时就是脑袋一片空白,根本无法思考。

她站在急救室外面等着,什么也没做,就那么盯着外头的钟。

“喂?”

“我来你这儿拿点东西,你在家吧?”

“不在”

“那你什么时候回家,我今天就得拿走,不然……”

“回什么家?回你妈的家,我他妈没家了!我妈进手术室了,我没家了你他妈知不知道?”林珊突然激动地吼了起来,然后挂断了电话。

平静下来之后,林珊才发现自己脸上已经挂满了眼泪。

后来的事情就更像是浸在了雾里,她走了流程,应该每一步都走对了。

医生宣布母亲死亡,紧接着林珊昏倒在地。

母亲的葬礼是婶婶一手操办的,林珊去事故科跟着警察的流程办好了手续,拿到了赔偿金。

办完葬礼,林珊从出租屋里搬了出来,多年不见的父亲终于出现,吵了一架,拿走了一部分赔偿金就又消失了。

只是这所有的步骤,林珊忘记了请假,被公司开除了。

但好歹,一切都结束了。

林珊终于松了口气。

前后不到一个礼拜,林珊把能失去的都失去了。

梦想、爱人、家人和工作。

其实本来照她那样的情况,不如在还没有被彻底抛弃的时候了结一生。

但她累了,于是睡了好久。

那天早上,天空散发着幽蓝色的光芒,她起来的时候就觉得恶心得很,往水池里吐了好久。

但她并没有喝酒。

看到两条红杠出现的时候,林珊捂住嘴,扶着水池慢慢蹲了下去。

那天晚上,很久没有做梦的她做了个很长的梦,梦里有很多颜色。

你可能感兴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