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连载】景上添雪 第七十三章

【连载】景上添雪 第七十三章_第1张图片

虽说锦文帝并非是她亲爹爹,可实则对她不错,自打将军府灭府后便揽下了她的生活起居,要说没有感情是不可能的,是以得知这一消息后她心里也是难受的:“那…有办法吗?”

看着小妮子期盼的目光,景瑜抬手摸了摸她的发顶:“除非下蛊之人死亡。”

崔雪儿心止不住的往下沉,这谈何容易?谁下的都不知道,若是景墨,那被抓后必然拿此要挟锦文帝了,可并没有。若是景谦或者景润更不会乖乖呆在封地。景瑜?像他这种腹黑型的男人有上万种方法可以对付锦文帝,是以他大可不必大费周折,景瑟?没这脑子,几位娘娘?越想越觉得头疼:“查到是谁下的吗?”

“可说有也可说没有。”景瑜这句话说的却是事实,人是查出来了,但是找不到,手段如他都找不到人那自然解蛊这事儿也就黄了,可他并未有多少情绪波动,冥冥中一切自有定数,除了她以外他从来不去强求其他的。

令人意外的是第二日谢贵妃居然会找上门,说实在的,四位娘娘她崔雪儿都不太熟,即便是生辰之时也只是差人送礼来的,像这般亲自登门的还是头一回,崔雪儿一时有些摸不着头脑。

外头烈日雄伟的有些刺眼,知了隐匿在树上的某个角落不停的鸣着,地面儿已经肉眼可见的微微扭曲,可屋内因着摆了些冰块儿倍感凉爽。崔雪儿身着湖蓝色薄纱衣,三千青丝用白玉簪子挽起一半,还有一半披散在背后,柔柔顺顺乌黑发亮,难得起了兴致亲自泡制花茶。

中途两人都不曾有言语交流,身边的宫人与婢子也都摒退了出去。淡淡花香萦绕鼻尖,热气中精致的脸蛋儿多了一丝阔静,用木夹夹起被烫过的紫砂杯放置在谢贵妃面前,慢慢斟满茶水,再为自己也倒了一杯:“娘娘尝尝?这是我那顽皮的婢子自个儿研制的。”

谢贵妃点了点头,她的性子与景墨有些相似,平日里就不太多话,面容温婉动人,捏起杯子抿了一口,瞬间花香在唇齿间流窜,不同于以往的花茶,带着少许甜味却不腻人,而这花香也不似平日里喊的出名头的那些,抿嘴轻笑:“真是个手巧的。”

崔雪儿闻言也弯了唇角,毕竟她也是个护短的,有人夸她的人自然比夸自己还要能令她愉悦:“那个不争气的平日里就爱折腾这些,倒是在吃食茶饮方面有着特殊的天赋,也便宜了我这当主子的。”崔雪儿就是不提谢贵妃为何而来,她有着足够的耐心,面对深宫内的女人每一步,每一句都好似战争一般,做之前都得先想想,无脑之人可以分分钟被玩死。

谢贵妃的心里倒是默默对崔雪儿改了观,原以为是个冒冒失失的丫头,毕竟年龄摆在那头,却没想着还有这幅耐心的,倒是自己小看了她。不过她今日来也不是为了试探也并非为了战斗,而是:“此番前来是有事相求。”

崔雪儿的手顿了顿,臻首轻点,原先送入唇边的紫砂杯又被放了回去,静待谢贵妃的下文。

看着已被饮空的杯子有些愣神,半晌眼神才慢慢聚焦,对面的崔雪儿也只是静静的看着她并未催促,也没有半分的不耐显露。谢贵妃从袖中取出一个紫檀木雕花首饰盒,精致典雅,散发着淡淡熏香。放在桌面上并推向了崔雪儿:“想请雪儿暂代保管,十日后本宫若遭遇不测,还请雪儿把它交给皇上。”

崔雪儿有些惊讶,看了看谢贵妃,又仔细瞧了瞧首饰盒,她不会傻得以为里头真会放些金银首饰的,对方的意思只是让她代为保管,并未允她查看。黛眉微蹙,有些为难的看向谢贵妃:“娘娘,雪儿也必须知晓里头是何物,才能考虑是否允诺与你。”

面对小妮子的小心翼翼谢贵妃苦涩一笑:“无碍,你看吧。”

狐疑的起开搭扣并打开,里头躺了些折叠起来的纸张,崔雪儿小心翼翼的取出并打开,瞬间懵了,待所有纸张翻阅完毕才抬眸看向谢贵妃,此时的她已经恢复了往日的温婉优雅,就好似方才那抹苦涩的笑容只是崔雪儿看花了眼,手指有些颤抖,把纸张重新叠好放了回去,小脸儿上多了些许凝重:“娘娘,这些你为何不直接交与父皇?”谢贵妃让她代为保管的东西可谓重中之重,里头每一张纸上都清清楚楚写着旗贵妃做了哪些见不得人的污秽之事,其中条条清晰也有着执行者或目击者的画押,更是详细到画押之人目前身处何处。

“这些就不劳烦雪儿挂心了,只求雪儿能应下此事。”谢贵妃垂眸看着桌面,长而浓密的羽睫遮掩住眸中的颤动。

崔雪儿把盒子盖上,虽说这些信息落入她手得益的是她,可眼下是谢贵妃有求于她,有求于人必然也要付出着代价不是吗?这深宫之人总是会把利益最大化,这是与生俱来的,当然崔雪儿是被后期培养的。若只是让谢贵妃欠她一人情倒是真没必要,毕竟谢贵妃已经失势,景墨如今还被关在地牢,这人情完全没有价值可言。

谢贵妃像是读懂了她的心思一般,如青葱般的食指点了点崔雪儿面前的盒子:“底层有个暗格,里头的信息只多不少,这买卖你绝对不会是亏损的一方。”说罢胸有成竹的看向崔雪儿。

当那些纸张摊开信息进入脑中的刹那,崔雪儿的世界再次崩塌,这次的信息量大的简直快要把她撑爆了,那些如迷雾般的过去被一一解开,袒露在面前的事实却又是那般戏曲化,不仅如此,原本好好立在面前的景瑜却反而再次变得模糊,这种真真假假、假假真真的情况真的容易让人迷失。崔雪儿根本不知晓谢贵妃何时离开的,也不知道自己究竟在屋里坐了多久,当她回神之时天空已经完全黑压压一片儿,闷闷的雷声伴随着风儿晃动枝丫带起的树叶“沙沙声”交相呼应,面前的两个紫砂杯早已空空荡荡,就是底部的残留也早已风干,崔雪儿抬眸望向窗外…身世?景瑜?

作者:

崔雪儿:原来我真有身世

作者:只是刚想到的而已

崔雪儿:你敢不敢写大纲

作者:不敢…

崔雪儿:…


【目录】景上添雪

下一章

你可能感兴趣的